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156 惊涛骇浪(加更)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因为这些人手里又没有信物,空口白牙就说江河没事,江河在清风徐来那里等他们。

    这话谁能信?

    别说是他们了,就是换成黄口小儿来也不可能相信!

    两人自然不依,奈何侍卫武功高强,根本不是两人能反抗得了的,只道了一声“得罪”,便一人拎着一个回来。

    至于牛车,则是由另外的侍卫赶回来。

    “还有两个侍卫在赶牛车,”侍卫满脸淡然之色。

    侍卫看似是在向于总管复命,其实也是在变相告知江河一行人,不用担心牛车,他们的人会帮忙把牛车带回他家里去。

    “那咱走吧?”

    江河点头,“继续走吧。”

    出手就是两千两的人,他的侍卫自然也不像是瞧得上一辆牛车的样子,所以江河很放心。

    江笑笑掀开车厢的帘子假装透气,实则借此查看汤圆有没有躲好。

    这群侍卫里面,看起来像是主事的人,和大哥的相处模式看起来很诡异,她不敢保证这些人发现了汤圆会不会对它造成什么伤害。

    左右环视一圈,却并没有瞧见汤圆的身影时,江笑笑心底松了口气。

    动物都有趋吉避害的本能,想必是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就躲起来了吧。

    如此倒是不用她操心了。

    放下车帘,江笑笑看着奢华得不像话的车厢敛眸深思。

    她心里有很多疑虑,但明显现在不是个好的时机,只好将一切都压在心底。

    铁蛋和大壮语又止,却又在江平富的眼神示意下噤声。

    于总管因着想套一些消息,所以和四人同乘一辆马车,此时正饶有兴致地观望着几人的眉眼官司。

    车厢外传来江河指路的声音,风把他的声音吹得断断续续,让四人心中不由升起一抹愁绪。

    于总管摆出了和善的假面,“不知我可有荣幸知晓几人名讳?”

    “江平富,江笑笑,铁蛋,大壮,”江平富意简赅,刚才江河都把他们名字喊出来了,再去隐瞒根本就没有丝毫意义。

    “四位好名字!平安富贵,笑口常开,坚如磐石,壮志凌云!”

    于总管谁也没有落下,不动声色把几人都夸了一阵。

    铁蛋和大壮虽然恼怒不由分说就把他俩拎回来了,但冷不丁被他这么一夸,耳根子都红了。

    铁蛋没想到,“铁蛋”二字还能代表坚如磐石。

    大壮虽然不明白壮志凌云是什么意思,但却莫名觉得还挺好听的。

    这位于管家把铁蛋叔和大壮叔的名字都夸出一朵花儿来了,江笑笑只觉得这人不简单。

    江平富心不在焉地附和了两声。

    于总管开始不动声色向江笑笑套话,奈何江笑笑并不是他想象当中的那般单纯,套出的全是一些没有用的东西。

    于总管见套不出来什么,就不再开口,免得被这个丫头绕进去了。

    如果说他还不明白是自己看走了眼,那就白当了这么多年的大内总管了。

    这丫头还真是鬼精鬼精的。

    车厢外的江河听着妹妹古灵精怪,状似天真的话语不禁失笑,心想笑笑还真是得了他的真传,机灵得紧。

    不多时,马车开始颠簸,车厢内的几人顿时明白这是开始走山路了。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马车就停在了江河的家门口外面,赶牛车的侍卫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竟然和与他们先后到达。

    在院子里焦急等待着的婆媳俩听见门外传来的动静,连忙迎出去,哪知推开门却看见乌泱泱一群面色冷厉,且持着刀的人。

    如果两人不是一眼就瞧见了与他们交谈的江河,两人恐怕会忍不住被吓出尖叫声。

    “你们终于回来了!”

    婆媳两人满肚子疑惑,但却顾不得旁的,第一时间确认了江河,以及出去找他的人都完好无损后,才有心思去打量于总管一行人。

    江河绷着脸,互相引见了一番。

    于总管脸上依旧是一成不变的和善,见两位妇人对他们的担心不似作假,以及看见江河后,喜悦之情溢于表的神情后,顿时就确定下来,这里就是江河的家。

    于总管眼底笑意加深,适时提出告辞,“我们就回去了。”

    江河点了下头,站在门外目送几人离开。

    二狗几人见江河没事,关心了一下后,也提出告辞。

    他们一家人肯定有话要说,有他们在也不方便,再说了,明天早上还得早起来盖房子。

    等人一走,四人坐在堂屋,静静等待江河开口。

    江河想着菜方子是妹妹想出来的,而他迫于无奈,不得不把菜方子说出去,这件事情必须要给妹妹一个交代,也就没有要赶她走的打算。

    至于江晓月,她这会儿撑不住困意睡下去了。

    她年纪本来就小,扎了一下午的马步,身体已是疲惫至极,还没熬到江河回家,就忍不住睡死过去了。

    “说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江平富如何能看不出儿子与那位于管家之间不简单,声音低沉。

    江河斟酌了一下辞,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完完全全跟大家说了。

    江平富拔高了声音,“什么?”

    魏玉梅拧了他腰间的软肉一把,“咋咋呼呼什么,你小点儿声!”

    周秋菊失神了片刻,低声呢喃着:“两千两……”

    江河抬眸凝视着妹妹,眼底满是歉意,“笑笑,如果他们真有那个心思的话,以后很有可能就不能分红了,对不住了。这两千两大哥全部都给你……”

    周秋菊回过神来,在一旁附和,“是应该给笑笑。”

    江笑笑听完他的话,心里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根本就没有去在意两人到底说了什么。

    她心智不俗。

    江河这么把前因后果都讲清楚以后,她心里顿时就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测。

    那些将好几家铺子,甚至连铺子里的一干伙计全都关押到一起审问,追问食材究竟是从哪里采买的,甚至还要走了橙香焗排骨和酸菜鱼的菜谱。

    这让江笑笑不得不多想。

    他们要找的,会不会就是灵泉水?

    当这个念头浮现出来以后,就再也压不下去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