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159 全都学武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母后、皇兄以及于总管都见过清风徐来的掌柜,他们过来打探并不合适,这样会让清风徐来心生防备。

    祁渊刚开始心里还抱着希望,认为云神医能找到法子解他的毒,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年、两年……

    他心里那点儿期待也就消散了,渐渐对于生死也就看淡了,忽而整个人都透露出一股淡漠至极的气息。

    他一直认为自己的毒无解,但就在昨天,体内的毒有了一丝松动。

    祁渊那颗已经看淡了的心,也就一点儿一点儿松懈了。

    昨天吐血以后,身体虽然有点虚,但身子是这一年以来从来就没有过的松快。

    云神医说,吐出那口黑血以后,他至少还能延长几天的寿命。

    墨色的眸子晕染开来,染了点点星光。

    夜北看着祁渊的下颚线发神,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瞧见了主子脸上迸发出了以往从来就没有出现过的神采。

    他心底也涌上了一丝喜意,“二爷,属下晚上过来查一查?”

    祁渊眸光顿了顿,而后缓缓点头。

    **

    “你也要学武?”

    一大早,江笑笑的瞌睡虫就被江河也要跟着学武的事情给惊跑了,想到昨天发生的事情,便释然了。

    不由压低声音,“爹、娘、大嫂,干脆咱们都学吧,不求能学多少,学点武功防身也是极好的。

    我把灵泉水给你们喝,可以提升一个人的身体素质。”

    三人面面相觑,江平富有些意动,“我这一把年纪了,当真能练武?”

    江笑笑眨眨眼:“反正试试也不会少一坨肉。”

    三人犹豫一番,下定了决心,“好,那咱们就听笑笑的,试试就试试。”

    江河沉吟道:“可以,不过就暂时不要跟沈先生学吧,爹娘你们先扎扎马步就行了,我跟着沈先生学了基本功以后,再来教你们。

    沈先生是外人,咱们一家子都学武,万一个个都练出了内力,那就太打眼了,免得让沈先生起疑。

    笑笑的……咱们得小心再小心。”

    江平富感慨万千,“好,就这么着。”

    江晓月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马虎眼,不过想着大家都要学武了,打从心眼里就觉得开心。

    她捂着嘴,“我谁也不说,这是我们的秘密!”

    大家眼底出现一丝笑意,“好,月月真乖,这是我们的秘密。”

    ……

    没过多久,清风徐来就开门了。

    江笑笑照常去白鹿书院上课。

    至于周秋菊和魏玉梅则是跟着一起来到了镇上,独留江平富一人在家照看着孙女儿。

    她们俩来,主要还是去深入了解一下种花的知识,这不是家里的小姑娘想种花吗,得抓紧张罗起来了。

    至于中午做饭的事情,魏玉梅请了村长夫人以及明安明礼两人的媳妇儿帮忙张罗着,倒也不成问题。

    虽然笑笑有灵泉水,但两人打从心眼里就没想过要用灵泉水来种花,凡事还是自己多琢磨一下,免得把笑笑置之于险境。

    就像她往井水里滴的灵泉水,后来引发了这么多的事情,两人光是想起来就觉得心惊胆战的。

    要是再用灵泉水来种花,后面又会引发来什么?她们俩简直就不敢想象。

    能不用最好还是不用,她们就当没发生过这件事情。

    ……

    伙计们心惊胆战了一夜,江河少不了又是一阵安抚,待大家缓过那口气了,便开始收拾昨天没来得及洗的碗筷。

    江河也加入了帮忙的队伍中,杜圆则是在大堂里擦桌子、扫地、规整长凳,若是有客人来了,也不至于没人招待。

    “店小二,昨天到底怎么回事儿?”

    杜圆回头一看,就瞧见了一位熟客,不由笑了笑,“都是误会,要是真有事儿,酒楼也不能照常营业不是?”

    东家对他们的好,大家都有目共睹,自然不会见到不利于酒楼发展的事情发生。

    加上今早江河又三令五申过,昨天的事情不许往外传,到时候惹了那位大人不快,那可就不妙了。

    打个巴掌,给个甜枣的理儿江河懂,叮嘱完,又给大家包了个红封,安慰受惊的大家。

    清风徐来的伙计们就没有一个心里不熨帖的,自然守口如瓶,嘴巴紧得跟什么似的。

    “好像是有点道理,我过来是想问问,这会儿能做酸菜鱼吗?我家那位怀孕了,想吃些酸辣的东西,就指望她生个大胖小子呢!”

    杜圆咧开嘴笑,“那就先提前恭喜贵夫人生个大胖小子了,酸菜鱼有的,不过得等一下,鱼估计要等会儿才送过来。”

    这话就没有人不爱听,男人不甚在意地摆手,“冲你这喜庆话我就等得!”

    约莫半个时辰后,汉子心满意足提着食盒走了。

    而在清风徐来对面驻足了有一段时间的夜北有些着急,“二爷,咱们在这里傻等着也不是事,怎么不进去。”

    祁渊沉默了半晌,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自己去体会。

    要去试探,也不应该选择这个时候去试探,酒楼里这会儿人影儿都没有,这不是明摆着告诉他们,他们俩看起来有问题吗?

    夜北思衬了一番,才恍然大悟。

    抬眸看了眼略显奢华的夜北,祁渊道:“跟我来。”

    两人去了一趟成衣铺子,一人买了一件中规中矩,既不会显得太出挑,又不会显得太寒酸的成衣换上。

    但即便是普通的衣衫,也挡不住祁渊的风姿卓绝,一路上惹了好些妇人的注意。

    多数是在为自己家里的女儿相看,这位公子模样生得如此出挑,虽然看起来有些冷淡,但胜在他容貌好!

    妇人们不禁幻想着他成为自己女婿后的场面,心想要是家里那个臭丫头敢跟女婿吵架,她都得抽自家闺女。

    夜北眼神锐利,往前走了两步,替他挡住那些灼热的视线。

    祁渊感受到那些目光,眉头下意识地皱了皱,步伐加快了很多。

    午时左右,清风徐来的食客多了起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祁渊迈步踏入了清风徐来。

    他会武,虽然因为体内的毒不能动用内功,但耳力还是在的。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