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160 眼神微妙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耳边传来的声音,让祁渊的眼神变得有些微妙。

    夜北虽然在某些事情上反应比较慢,但对于主子的事情却是非常敏锐的,他眸光霎时一亮。

    大堂里闹哄哄的,有吆喝着喝酒的声音,也有谈论胭脂坊那边的声音,各种声音混合到一起,让整个大堂都变得很嘈杂。

    但祁渊还是捕捉到了有一桌人说的话。

    有人说:“老李,你有没有觉得今天的菜跟平常吃起来不大一样,好吃是好吃……”

    那人挠了挠头,“但真要我说具体哪里不一样,又说不出来。”

    “没觉得哪里不一样啊?反正就是俩字——好吃!快别瞎想了,咱们来喝酒,喝酒!”

    别人可能不会把他们随口说的这句话放在心上,但当事人祁渊就不一样了,他心中思绪万千,忽而扬眉一笑。

    看来,他来迟了一步呢。

    不过也不算太迟,从食客那里听到了一些消息。

    杜圆眼尖地发现来客人了,迎了上来,“二位是要去二楼的雅间还是就在大堂里吃饭?”

    夜北极力压制住内心的激动,淡淡道:“大堂吧,我们也是闻声而来,这里都有什么招牌菜?”

    杜圆连忙为两人介绍。

    听完以后,夜北思考了一番,只点了两道菜,“那把你说的那道橙香焗排骨和那个什么水煮肉来一份吧。”

    考虑到他们现在的衣着,夜北就只点了两道菜,还特意避开了酸菜鱼这道菜。

    “好勒,您二位先坐着等等,菜一会儿就来。”

    两人坐下,约莫等了一刻钟,菜便上齐了。

    祁渊伸出筷子去夹排骨,可夜北还是有些担心再发生昨天那样子的事,“主,呃,二,呃……”

    他卡壳了,一时不知道要用哪个称呼比较好,毕竟那个听起来都不太符合他们俩现在的身份。

    祁渊无奈道:“景公子。”

    夜北如蒙大赦,“景公子,要不……”

    祁渊笑了笑,“他们不会。”

    他顿时会意,想着刚才听到的谈话,心里担忧散去了一些,但不免还是有些紧张。

    “夜兄,愣着干嘛?吃啊。”

    夜北听见这个称呼顿时一惊,而后心里便有些自得,若是夜南、夜东、夜西知道了主子竟然与他兄弟相称,恐怕会羡慕死他的吧!

    他呵呵傻笑一声,也不想太引人注意,见主子动筷以后,也夹了一块排骨来吃。

    入口后,他眸光顿时一亮,这排骨味道真不错,几乎能与御厨相比了!

    祁渊入口之后,眉头皱了皱,排骨味道是好吃的,但他昨天吃过这道菜,此时自然就能察觉出菜里好像缺了什么东西。

    暗道一声果然,筷子随后便伸向了水煮肉里面。

    味道竟然出奇的好吃,吃起来又麻又辣的,他不禁多吃了几块肉。

    等吃完以后,夜北又打包了一份橙香焗排骨。

    倒不是为了吃,而是带回去给云神医看看究竟有哪里不同。

    而祁渊也如愿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自然就没有再呆的必要,与夜北一道回去了。

    等他刚走出去以后,江笑笑就来到了铺子里,不过她并没有瞧见祁渊的脸,只看见他的背影。

    仅仅只是晃神之间,那道挺拔、颀长的背影便消失于人群之中。

    ……

    “砰!砰!砰!”

    夜北用剑柄敲了敲门,正在琢磨菜的男人被敲门声打断,脸上出现几分郁闷。

    推开门,便瞧见了王爷身边的侍卫,他心里突然咯噔一下,面色顿时一变,“可是王爷怎么了?”

    夜北摇头,把食盒递给他,“这是今天去清风徐来买回来的橙香焗排骨,你且尝尝看。”

    云神医接过食盒,都没顾得上跟他说话,直接就把门关上了。

    夜北:“……”

    祁珩跟孟青栀两人,也从弟弟那里得知了清风徐来的事情。

    不过两人的神情不太乐观,“于总管打听到,清风徐来的照常采买全都换了个商贩、铺子,清风徐来的掌柜江河可能是被昨天的事情吓到了,所以今天就去其他铺子采买了。”

    祁渊把玩着玉扳指,“皇兄是说……有可能是因为那些食材的缘故?”

    祁珩眼中闪过一道幽光,“不排除这个可能,清风徐来之前的采买还在查,最迟三天就能出结果。不过也不排除是真有什么猫腻,他们动了手脚的可能性。”

    祁渊点点头,“皇兄,我准备让夜北今晚去查一查他们的水源。”

    “巧了,咱俩想一块去了。”

    孟青栀:“祁渊你就别瞎折腾了,交给夜北去办就成,你就在庄子里好好养身子。”

    “知道了,”他顿了顿,“儿子倒是还有一句谢谢没对母后说。”

    如果不是母后,体内的毒可能到死都不会出现转机。

    孟青栀面上难得出现几分不自在,她也是一时兴起,差点儿还害了祁渊。

    “倒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殊不知她一语成谶。

    正是因为她当时的念头,不仅让祁渊的毒出现了转机,甚至还为他带来了一桩姻缘。

    是夜。

    一轮弯月斜斜挂在天边,一阵微风吹过,弯月隐在了云层当中,为夜晚平添了一分神秘的色彩。

    夜北身着夜行衣,身轻如燕,飞快在屋檐上穿梭,他落脚很轻,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他身后还跟着几个蒙面的黑衣人,这些人,是陛下身边的人。

    虽是各司其职,但几人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就是夜探清风徐来。

    一行人借着月色,在清风徐来门前驻足,内力感应了一番屋内,而后无声点头。

    蒙面黑衣人中,走出一位体型稍显瘦削的男人,指尖在月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夜北看清楚了那是一根银针,心里顿时了然。

    陛下身边什么能人都有,其中就有能用银针解锁的奇人。

    索性退到一旁,把开门的事情交给他。

    这件事情不能打草惊蛇,否则到时候江河他们有了防备,再想打探可就不容易了。

    不过十息时间,门锁就发出了“啪嗒”的声音。

    黑衣人打了一个手势,夜北跟着一行人,进入一片漆黑的酒楼当中。

    ;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