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162 影响不大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没过多久,墨弦便走进了课堂,轻咳一声。

    他的声音就好像是有什么魔力似的,众人的声音顿时就小了下去。

    “好了,上课。”

    ……

    等到中午放学以后,江笑笑照常跟着墨弦先生练了会儿字,教了秦婉柔一些基本的招数以后,才收拾书包。

    秦婉柔依旧是跟她一道,眉梢眼角都洋溢着喜意,“笑笑真厉害,看来我大哥还真是没说错,我这不入流的三脚猫功夫怎么可能打得过你。”

    江笑笑睨了她一眼,冲她挥了挥拳头,满脸都是傲娇的小表情,“那可不!唔……我就不计较你的大不惭了,嗯,我想吃红豆酥,明天可以给我带一份吗?”

    秦婉柔拍着胸脯,“别说一份了,一百份我都满足你。”

    江笑笑瞪了瞪眼,“你是在喂猪吗……”

    两人互相打闹着,在穿过荷花池的那座拱桥时,迎面走来一位少年。

    江笑笑被惊艳了一把,侧目看了看秦婉柔,唔……婉柔也长得很好看,心里那点儿惊艳顿时就消散了下去,旋即视线就挪到他的眼睛上去了。

    哪怕少年容貌生得极好,第一眼注意到的并不是他的脸,而是他那淡漠的眼睛。

    她对他的脸没有什么印象,反而是对他的眼睛记忆深刻。

    这双眼睛,她很熟悉。

    嗯?

    是那个在大夏天还穿着高领衣服的人?

    想到那天的事情,江笑笑眼里不由出现一丝古怪,拉上婉柔贴着拱桥的边缘就走了。

    等人走远以后,祁渊身体僵了僵,向来古井无波的眼里出现一丝疑惑。

    他没错过江笑笑眼里的惊艳,但从惊艳到古怪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颇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

    皇兄昨晚给他的折子里面,便有江笑笑在放学后跟着先生识字的事情,所以他是提前过来等的,哪知……

    **

    江笑笑回到家,不出意外,就看见了躲在围墙后面,畏首畏尾的小萝卜们。

    她不禁招呼了一声,“躲着干什么,快过来。”

    江晓月耳朵动了动,“蹭”地一下蹦起来,眸光晶亮晶亮的,她听见姑姑说话了。

    自从练武以后,她的听力就变得很好,听见江笑笑的声音,欣喜地跑了出去。

    看见来人,飞扑进她怀里撒娇,“小姑姑,你终于回来了!”

    江笑笑捏了捏她的圆脸,“今天在家有没有乖乖听话。”

    江晓月点头,“我可乖了!”

    说完,才看见跟在她身后的萝卜头,忙不迭从她怀抱里退出来,面上出现一抹红晕,她跟小姑姑撒娇被人看见了,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丫丫,虎子哥你们来了?快跟我进来。”

    几人有些局促:“月月,你们下午不是还要跟着先生上课吗?我们……我们就在外面写字等你们吧?”

    江晓月跺跺脚,“先生今天下午有事,快进来吧,我们一起跟着小姑姑识字。”

    “啊?真的吗!”

    他们脸上不由出现一丝惊喜。

    江笑笑昨天就听沈先生提起过这件事情,在一旁点头,“是真的!”

    在江晓月的邀请下,几人才不好意思跟着走了进去。

    魏玉梅端了一小盘子饴糖上来,给大家都分了分。

    吃过饴糖,江笑笑便开始在地上教大家写字。

    她现在怎么也算是一个小富婆了,她并没有提出要把家里的纸给大家练习的事情。

    并非是她不愿意,而是小萝卜头们的家长不会接受,纸张对他们来说,到底还是太贵重了。

    江笑笑早先试过一次,只是最后那些叔叔、大哥们,反而送来了比纸张价格还要贵的东西。

    她后来也就不用纸了,就在地上教大家认字。

    虎子眸光亮晶晶的,“笑笑姐,我会写我的名字了,爹今早还夸我了!”

    江晓月很捧场,“虎子哥真厉害!”

    江笑笑轻声笑道:“嗯,厉害,咱们再加把劲。”

    ……

    晚上江河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一个消息。

    ——花匠的事情秦修远帮忙打听到了。

    江河缓了口气,便继续道:“过两日那个花匠会过来帮忙看看咱们的田,我让他到时候下午过来。”

    江笑笑眸光一动,心里涌上了期待,“好,那我跟沈先生请一天假。”

    “不过那个花匠怎么样?”

    江河点头,“听修远说,花匠还是很靠谱的,解决了很多大户人家里养的兰花、牡丹、芙蓉……对于看土壤这一块还是有些真本事的。”

    江笑笑听完,顿时放宽了心。

    江晓月满脸好奇,“姑姑都打算种什么花呀?”

    “先看看吧,就种当季的花吧。”

    她可不准备从空间里拿花,因为灵泉水的缘故,有些不是这个季节种的花,都能绽放。

    偶然间见到一朵、两朵,别人可能还不会多想,但要是数量多了,并且还是大批量的繁殖,就显得太扎眼了。

    江笑笑觉得刚出了灵泉水那档子事情,能低调就还是尽量低调一些吧。

    跟大家说了这个消息以后,江平富忽而没头没脑丢出了一句:“老大,清风徐来今天的生意怎么样?”

    江河顿了顿,“没什么大问题。”

    听见他的回答,江平富眼里闪过满意,没什么大问题,那就是有些小问题,他猜也能猜出是食客减少了一些。

    但江河并没有说,可见他是把他的话放在了心上的。

    一旁的江笑笑则是舒了口气。

    听大哥的语气,应该是有点儿问题,但问题应该不是很大。

    不用灵泉水以后,可能菜的味道就没有那么惊艳了,客流量应该会减少一些。

    不过福叔的手艺是真的没得说,少了灵泉水以后,清风徐来损失的只是食客来吃饭的次数少了一些而已。

    只要福叔的手艺好,影响是不大的。

    事实上也正如江笑笑所说,酒楼今天采买的食材没有用得完,不过因着福叔手艺好,影响并不大。

    这件事情江河并没有说,他也不打算对妹妹说,而是隐瞒在了心底。

    他总觉得说出来就不对味了。

    听起来挺像是在责怪笑笑,索性就不说了。

    江河觉得即便是不依靠笑笑的灵泉水,他也能够让清风徐来的路走得更远。

    等到躺倒床上时,周秋菊忍不住叮嘱丈夫,“酒楼的食客应该减少了吧?减少也就减少了,咱们可不能对不起笑笑的信任。”[space]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