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163 自我怀疑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江河听完笑了下,“我当然不会辜负了笑笑对我这个大哥的信任。”

    周秋菊点点头,“那从明天开始就少采买一些食材,食客相较于以前,会减少一些是正常的事情。”

    看着妻子一本正经替他着想,甚至于还为了笑笑特意叮嘱他的模样,江河的心都软成了一滩水,摸了下她的脸,“媳妇儿真好。”

    周秋菊面上出现一抹红晕。

    ……

    翌日,江笑笑询问了一番,得知最近不太用得着牛车以后,便用牛车拉着调配好的香水,去了素香斋一趟。

    因着把空间的事情告诉了家人,她索性也就不瞒着了,一大早便把调配好的香水装到牛车上。

    侄女这个时候还在睡觉,所以几人并没有反对,反而对她能凭空取出物品的事情惊讶了很久也没回得过神来。

    四人忍不住板起脸嘱咐:“以后得注意点!”

    江笑笑吐了下舌头,“知道啦,我自然有分寸的。”

    趁着还没到上课的时间,运到铺子里让叶景林帮忙卸下,她下午下课了再过来牵牛车。

    叶景林看她那么着急的模样,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想着等会儿她过来牵牛车的时候,再把他打探到的消息告诉她也不迟。

    余林见状,连忙把牛车牵到附近一家铺子的小院后面去拴着。

    如果不忙的话,让他们帮忙把牛车送到清风徐来去其实是最好的选择。

    奈何胭脂坊之前搞出来的事情,让叶景林借到了“东风”,名声是彻底扬了出去,甚至连府城那边也有所耳闻,让素香斋的生意更是上了一层楼。

    铺子里暂时只有他和余林两个人,走一个根本就忙不开。

    叶景林撑着下巴沉思,合计着是该扩增人手了,顺带把周围的商铺给买下来,要不然没有小院儿也太麻烦了。

    余林拴好牛回来,心中闪过一丝了然。

    他之前还在猜测那位江姑娘到底是什么人,竟值得叶掌柜那般对待,没曾想她竟然就是制香之人!

    素香斋外面一直就有人盯梢,当林烟烟从下属那里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眉间溢出一丝冷笑。

    看来她没猜错。

    那个丫头就是那天戴着帷帽,不知天高地厚落了她脸子的贱丫头。

    每每想起最近一落千丈的生意,以及坊间流传出对胭脂坊不好的那些传闻,她就恨得牙痒痒。

    实际上素香斋那面只有妩媚之森和月光两种香,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胭脂水粉了。

    按道理来说,即便素香斋的生意再好,也对胭脂坊也造成不了太大的冲击。

    毕竟胭脂坊经营的范围更广。

    但因着那则传闻,大家都对胭脂坊有了一丝不太好的感官。

    这几天的客人也是稀稀落落的,甚至还明里暗里贬低胭脂坊的香忒俗气!

    林烟烟气结不已,这可是京城那边最时兴的香,都是她们没有眼光!

    至于不利于胭脂坊的那则传闻,林烟烟哪能猜不出是对面搞的鬼?

    想到这里,她舌尖抵了抵后槽牙,压低声音冲几人喊道:“你们今晚,去把那批香水偷过来。”

    “是。”

    就在这时,林烟烟的贴身丫鬟急匆匆跑进来附身于她耳旁低语。

    林烟烟听罢,心里火气又上了一层,脸上一阵白一阵青,“他又跟那贱人厮混去了?”

    丫鬟顿时噤若寒蝉。

    江笑笑并不知林烟烟的打算,她放学以后,又在拱桥那里碰上了昨天那个少年。

    哪知今天那位少年却喊住了她,“姑娘,不知道墨弦先生在不在?”

    “我也不太清楚,这会儿应该还在吧,你去书法课堂左手边的屋子瞧瞧看,”丢下一句话,便急匆匆地走了。

    她每天的时间都排得很满,去叶掌柜那里牵了牛车就得回家学武了。

    抽空还要练一练从芸昭先生那里学到的礼仪,晚上还要在空间里收花、种花、调配香水,甚至于还要跟汤圆玩一会儿。

    她一天忙得跟个陀螺似的,是真的没有空闲的时间去与人闲聊。

    祁渊:“……”

    他看着江笑笑丝毫没有留恋就走的背影,脚步下意识地顿了顿。

    祁渊狐疑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陷入了自我怀疑当中,他看起来……难道很像洪水猛兽吗?

    收回思绪,往江笑笑指的方向往前走。

    他是来接近江笑笑的没错,但同时也是来请教墨弦先生书法的。

    凝眸看了眼屋子正中间的书字,字迹苍劲有力,入木三分。

    字很不错。

    少年伸出骨节分明的手,轻敲了房门三声。

    “叩~叩~叩~”

    “进来,”墨弦从书案中抬起头。

    祁渊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墨弦原本以为是江笑笑跟秦婉柔有什么事情来找他,抬起头,却瞧见一张久违的脸孔闯入视线。

    墨弦愣了片刻,猛地起身,“景安王,你怎么会在这里?”

    祁渊点头,“昨天刚来,今天是特意来请先生赐教的。”

    此前,墨弦一直不曾得到过景安王在茶山镇的消息,听见他所说的,便会错了意,下意识以为他是昨天刚来茶山镇,而不是昨天刚来白鹿书院。

    墨弦无语凝噎,“赐教真谈不上,京中谁人不知景安王写得一手好字?”

    祁渊颔首,“唔……那先生就当我是来会友的,这里没有景安王,先生便称我为景公子吧。”

    墨弦不禁摇摇头,招呼人坐下以后,仔细观察了一番祁渊的神色,发现他眼里的淡漠还是没有褪去,但整个人的气质与以前并不同,好像多了一些什么。

    难道?

    墨弦斟酌了一番辞,“景公子的毒,可是……?”

    祁渊点头,“是有了一些眉目。”

    墨弦由衷为他感到开心,“有眉目了?甚好,甚好!”

    “先生,笔。”

    墨弦连忙把手里的笔递给他。

    祁渊接过狼毫笔,沾了墨汁便开始书写。

    墨弦绕到他身后观摩。

    只见祁渊如有神助般,一个字接着一个字的跃然于纸上。

    一横一竖之间尽显大气磅礴,一撇一捺之间锋力十足,如同笔走游龙。

    他运笔非常自然,每一笔落下的力度,都堪称是最佳。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农门娇娇有空间');;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