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164 穿肠毒丸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等到祁渊落下最后一笔,墨弦忍不住夸赞,“好字!”

    他从景安王的字迹中看出了他对生活不同的态度,以往是古井无波,犹如一潭死水般,什么浪花儿也掀不起来。

    而今字里行间却多了一丝灵动之感。

    定是他的心境生出了变化,所以才会体现到字里面。

    “先生谬赞。”

    墨弦不由也起了一分心思,那起笔便行云流水般在宣纸上书写起来。

    祁渊在一旁等着。

    而另一头的江笑笑回到素香斋以后,便从叶景林口中得知了他打探到的消息。

    得知林烟烟身边并无真正会武之人以后,江笑笑松了口气,压低声音道:

    “我今天拉着牛车过来的事情,被那些人看到了……

    我给叶掌柜的那些‘方子’,现在就可以开始准备了,说不定林烟烟会在今晚选择动手。”

    叶景林眸光一动,想到姑娘今早拉过来的香,说不定还真有那个可能。

    “好!”

    江笑笑眼尾眯了眯,看来最近得先把手里的事情放一放了,得把重心放到林烟烟身上来。

    她要是没有那个心思最好。

    要是真起了心思,那她会让林烟烟明白,她的东西也不是那么好觊觎的。

    叶景林沉吟一番,“他们还打听到一则有关于林烟烟的消息,不知道对姑娘有没有用处……”

    “叶掌柜请说。”

    接下来,叶景林便把林烟烟的相公在外面找姘头,被林烟烟发现了的事情大致提了一下。

    江笑笑眼珠子转了转,心里有了一些模糊的想法,不过得提前打听到林烟烟准不准备今天动手再说。

    若是她准备今天动手,那就有好戏看了……

    “我先把牛车牵回去,等会儿再过来一趟。”

    叶景林并无异议,点了点头。

    把牛车牵到了清风徐来,让大哥下午帮忙驱使回去以后,便转身往回走。

    她走得很慢,特意吸引了胭脂坊派出来跟踪她的那一波人。

    不过在江笑笑的有意之下,身后那群人逐渐分散开来,现在身后就只有一个人还跟着她。

    在此期间,她还在小摊子上买了一个麻袋。

    江笑笑七拐八拐之间,躲进了一处无人的暗巷当中。

    等男人一过来,就把麻袋往男人头上套过去,将人打了一顿,才问:“说,林烟烟派你跟踪我干什么?”

    她没有松开束缚,男人此时依旧被麻袋套着,视线里一片漆黑。

    对于江笑笑,他根本就没有防备,只觉得她之前几次躲开都是运气好,哪里知道她的力气竟然那么大,一个不察就被人给打了一顿。

    现在是一张嘴就痛,闻左顾而右他道:“姑娘认错人了吧?我只是恰好路过此地,况且我也不认识那劳什子林烟烟啊!”

    江笑笑冷笑一声,她每次来素香斋都会被人跟踪,而那些跟踪的人里面恰好就有他,这话拿去骗鬼还差不多!

    索性也不跟他废话,揉了揉拳头,手掌顿时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爆响声。

    男人听到声音,身体顿时僵硬了下来,“你……你要干什么?”

    江笑笑阴恻恻笑了一声,“你说我要干什么?”

    话音落下,男人肚子就挨了一拳。

    他只觉得好像有一块好几十斤的石头撞到了肚子上,传来的剧痛让男人瞬间变了脸色。

    “别……别打了,我说!”

    “她让我们跟踪你,掌握你的动向,顺便偷……偷走妩媚之森和月光。”

    江笑笑一听,顿时就明白林烟烟是知道她就是那个戴着帷帽的女孩了。

    眼尾眯了眯,揭开麻袋,伸手在怀里摸了摸,假装是在拿东西。

    实际上是借着这个动作,从空间里拿出一个瓷瓶。

    旋即从瓷瓶里倒出一粒绿褐色的丸子,掰开他的嘴就给他喂了下去。

    江笑笑唇角勾起一抹艳丽的笑容:

    “这是穿肠毒丸,如果没有解药,一个月之内身体便会从五脏六腑开始往外腐烂。

    到了那个时候,你还不会立马就死去,只能眼睁睁让五脏六腑一点儿一点儿腐烂,但你却什么也做不了……”

    男人想象着那个场面,不禁打了个哆嗦,舌尖抵着毒丸想要吐出去,奈何下巴被人捏住,根本就动弹不得。

    毒丸顺着他的喉咙滑进了他的肚子里,一股又苦又腥的味道在舌尖发酵,男人几欲作呕。

    江笑笑放开对他的禁锢,居高临下俯视着他,“说,林烟烟今晚还准备做什么?别想着隐瞒,这毒除了我以外,谁也不能为你解毒,只有我才有解药。”

    男人立马抠着嗓子眼儿,想借此把吞进去的毒丸吐出来,只是抠了半天什么也没吐出来。

    索性自暴自弃道:“林烟烟让我们今晚去偷素香斋的妩媚之森和月光,也就是你早上拉来的那些东西。”

    江笑笑心里一动,面上丝毫不显,“如果你骗我,你们今晚没有去偷妩媚之森和月光,并且你把这件事说出去了的话,那么你就永远也得不到解药!”

    丢下这句话以后,她转身就走出了暗巷。

    而后放轻了步伐,躲入一旁的店铺里,等男人从地上爬起来,踉踉跄跄往外走时,她又悄悄跟了上去。

    其实这穿肠毒丸只是空间里长的野草罢了,她混合了一点点泥土在里面,这并不是什么毒药,就是她心血来潮弄出来唬人的东西。

    哪曾想今天就派上了用场。

    他得知自己中毒了,心里的第一反应肯定是不相信,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必然是医馆。

    但她给的又不是毒药,大夫自然什么也检查不出来。

    如果检查出来了,那么男人可能还不会那么慌。

    要是什么都检查不出来,那么这中间的问题可就大着了。

    江笑笑如此风轻云淡的模样,也着实是震住了男人,男人脸上满是阴晴不定,在岔路口停顿了很久,才下定决心往右手边的方向走。

    正如江笑笑所料,男人去了一家医馆。

    江笑笑并没有进去,只是背靠着墙,运起内力,听着里面传来的谈话声。

    男人最后只得到了大夫一句:“公子无碍。”

    他面色铁青,根本就不相信大夫的话。

    明明就吃下了毒药,怎么可能会没事儿!

    一定是这个大夫医术不精!

    犹疑一番,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出了医馆,往胭脂坊走。

    江笑笑眉梢挑了挑,迈步往县衙的方向而去。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