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165 颇有造诣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江笑笑想了想,又调转了步伐。

    她觉得把报官的事情交给叶景林来做比较好,这样不太会引起别人的猜忌。

    于是乎,素香斋那面的叶景林看着去而复返的江笑笑很是困惑,“姑娘不是回去了吗?可是有什么东西落下了?”

    江笑笑摇摇头,“咱们去阁楼上谈吧。”

    打量了一下铺子,紧接着两人就一前一后上了阁楼。

    当叶景林从江笑笑那里得到了让他去报官的消息时,他整个人是懵的。

    “报官?”

    “对,”江笑笑抿着唇,眼里闪过一丝坏笑,露出双颊边的梨涡,“现在就去报官,今晚就带着那些官差在铺子附近守着,等把人捉住以后,你就告诉林烟烟,是乔韵楚透露给你的这个消息。”

    乔韵楚,便是林烟烟那丈夫在外面厮混找的姘头了。

    能介入别人家庭里的人,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人,所以江笑笑坑起人来丝毫不手软。

    她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不过是想让林烟烟跟乔韵楚狗咬狗,将素香斋,还有她都摘出去罢了。

    叶景林眸光凝了凝,瞬时就反应过来,“姑娘确定胭脂坊那边今晚会动手?”

    江笑笑点头,“是用了一点儿手段。”

    叶景林没有置噱,“好,那我这就去官府。”

    “对了,一定要确保他们拿到那个方子。”

    “好,”叶景林并无不可,内心毫无波动,毕竟这件事情一开始就是胭脂坊动的手。

    既然出手了,那就要做好接招的准备。

    叶景林唇边荡开一抹森然的笑容。

    江笑笑交待完,便施施然起身离开了。

    **

    待祁渊回到别庄后,于总管就便匆匆跑过来告诉了他一个消息。

    “花匠?”

    “是。”

    祁渊眼皮子掀了掀,“把那个花匠拦下来。”

    于总管抹了抹额头的汗,“王爷的意思是?”

    祁渊理了理衣袍,好整以暇地看向他,“正巧,本王在花上面还颇有造诣的。”

    于总管顿时明白了他的用意,王爷这是准备亲自去了!

    想到那个猜测,于总管眸光不由亮了亮,“好,奴才这就去准备。”

    白鹿书院举办赏花的宴会,原本就是祁珩为了祁渊能光明正大接近江笑笑才举办的。

    所有人都没有料到她对花感兴趣,并且还打算自己种花。

    祁渊把玩着玉扳指,忽而轻笑一声,“或许皇兄也没料到,还真是碰巧了。”

    夜北看着他,一副欲又止的模样。

    想了想,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而叶景林则是不动声色甩开了那些盯梢的人,快步往茶山镇衙门的方向赶。

    当他向县令禀明来意后,傅明鹤眉头紧紧锁起,现在要紧的事是陛下吩咐下来的事儿,恐怕还真没多少人手能分给他。

    沉凝一番,正欲把他准备派遣六位衙役去守株待兔,等着晚上捉贼的决定说出来时,他的小厮却匆忙跑过来,附身在他耳旁低语。

    傅明鹤从下人那里,得到别庄里吩咐下来的口令后怔愣了片刻。

    不用想,能使唤得动于总管亲自传话的,也就只有那位了。

    即便陛下不吩咐,他对清风徐来那边的行事准则也会很温和,毕竟有江河卖给他的那个好再先,无论怎么样,还是要多善待一些的。

    只是让他想不通的一点儿就是,清风徐来那里,能有什么东西能值得陛下惦记的东西?

    难不成江河开的酒楼里面当真有能够解景安王的毒?

    傅明鹤下意识就想否定这个猜测,但想着陛下追查清风徐来那边所有食材究竟是在哪里采买的后,又不太确定了。

    他倒是想去问问江河,奈何陛下的人一直跟着,若是被人误以为他是特意去跟江河告密的,那就不太妙了。

    他紧皱的眉头松懈下来,“好了,我知道了,”旋即便把刚才的决定说了出去,“本官这里有一些事情要处理,现在就只有六个人给你。”

    祁珩的人,暂时还没打探到江笑笑制作香水在素香斋售卖的事情,傅明鹤自然不知,否则便会把手里的事情放一放,先去处理素香斋那边的事情了。

    叶景林想了想,点头同意了,跟六个衙役敲定了一些细节以后,按捺住心里的激动,便迫不及待往铺子里走。

    **

    是夜。

    当林烟烟的属下准备出动时,吃了“毒丸”的那个男人却突然捂着肚子,“我肚子痛,要不你们先去吧?你们那么多人我迟会儿来也没事,反正也不差我一个人。”

    同伴犹豫一番,还是同意了,要是等会儿行动起来,他却突然拉了一裤子……

    那画面,他简直不敢想象。

    等同伴都离开了以后,男人直起了腰,眼底满是谨慎。

    不可否认,他对江笑笑曾经的确是轻敌了,这会儿智商突然上线了。

    她既然知道了林烟烟的打算,那么今晚肯定就不会坐以待毙,等着瞧吧,素香斋那里肯定有机关等着他们。

    反正他也没有欺骗她,今晚林烟烟也确实是动手了,他只不过是选择明哲保身了而已。

    这么一看,也确实是没什么大问题。

    夜晚的茶山镇宁静而又静谧,四周都静悄悄的,只余下了大家清浅的呼吸声。

    “吱呀——”

    忽而,一声令人牙酸的声音飘荡在空中。

    叶景林坐在地上,手里端着一筲箕豆子,他屏气凝神,一点儿声音都不敢发出。

    衙役也藏在了素香斋里蓄势待发。

    一群人借着油灯的光亮走了进去,他们每个人都背着一只背篓,就是为了方便转移素香斋的香水。

    其中的一名领头人道:“咱们抓紧时间,把这些香水偷了就走。”

    他们压根儿就没有查探,毕竟今天叶景林和余林离开了铺子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

    他们亲眼所见,自然就不会怀疑。

    而衙役和叶景林就藏身于死角处,根本就不容易被人察觉。

    倏然,有人不小心碰碎了木架上摆放着的一个花瓶,花瓶落地应声而碎。

    倒是把一群人吓了一大跳。

    领头的人呵斥道:“你做什么呢?真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小点声儿!”pace]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