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167 乱了辈分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两个少年一站一坐,坐着的那位少年背脊笔直,身姿挺拔,凳子下的椅子并不破败,看痕迹还很新。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江笑笑心里就有种椅子看起来很破的感觉。

    夜北虽然反射弧有时候比较长,但演戏却是个中好手,明明早就已经知道了江笑笑的一切,却还是装作第一次见她的模样。

    他看了看江笑笑,又看了看祁渊,满脸都是狐疑,“公子认识这位姑娘?”

    祁渊状似诧异般扬了扬眉毛,仔细打量了她一眼,像是回想起来了,“你是荷花池的那位姑娘。”

    江笑笑大大方方点头,“是我。”

    随即面上出现一抹狐疑,“你当真是花匠?”

    不是她怀疑,而是眼前的这位少年衣着华贵,看起来也不像是会接触到花的模样。

    因为他这个人看起来太矜贵了。

    祁渊起身,平静道:“是。”

    “不是要去看看地吗?带我去吧。”

    江笑笑虽然很怀疑,但是看他那一脸淡然的模样也不像是装的。

    想知道他是不是装的,带到地里去看看就知晓了。

    回眸看了眼扒在门沿那里看的的江晓月,江笑笑询问了一声,“月月,你要不要一起去。”

    江晓月眸光一亮,正想说话,就感受到身后传来一道威严的目光,她脖子缩了缩,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先生说勤能补拙,小姑姑还是和两位大哥哥一起去吧。”

    夜北眉头皱了皱,按理说按照主子这个年纪,理应跟江笑笑平辈相称才是。

    怎么到了小丫头嘴里,他和主子主子就成了大哥哥了?

    那辈分岂不是全都乱套了?!

    侧眸看了主子一眼,发现他一脸不在意的样子,也就没有多说。

    其实江晓月也是受了自己小姑姑的影响,见到漂亮的姑娘就喊姐姐,自然而然的,见到好看的少年,那就喊哥哥了。

    江笑笑闻背影一僵,也觉得每次到练武的时候就去忙其他事了不好,摸了摸鼻子,冲屋里喊:“先生,我去去就回。”

    说完,也没管里面是不是有回应,脚下的步伐又加快了一些。

    沈先生一脸无语,要不是看江笑笑天赋好,学东西快,他老早就忍不住提溜着她的脖颈,盯着她习武了。

    江笑笑走到大门的时候,却发现那两个少年还站在原地发愣,不由催促道:“你们愣着干嘛?快跟我来啊。”

    祁渊回过神,跟上她,不由旁敲侧击道:“姑娘不是在白鹿书院上学吗?怎么还请了先生?”

    她学武这件事情,祁渊是知道的。

    但明面上他并不知道,况且两人有过数面之缘,若是对此表现出一点儿也不好奇的感觉,未免也太奇怪了。

    是个正常人都会好奇。

    江笑笑反问:“我请先生这件事情,跟我在白鹿书院读书有什么关系吗?多学点东西总没错的。”

    她并没有跟他透露他在学什么。

    祁渊点头,很认同她的话,倒是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面纠结。

    就在两人即将迈出院门的那一刻,周秋菊忽而觉得不妥,喊住了三人。

    “大嫂,怎么了?”

    周秋菊笑了下,“我跟你们一起去。”

    这位说是花匠的少年,年纪看起来也不小了,男女大妨总归是要注意着的。

    有她这个做嫂子的跟着,也不至于让人指指点点,姑娘家最重要的是名声,虽然她知道两人之间没有什么,但别人不知道啊!

    有时候名声真的会害死人。

    “好啊,”江笑笑在现代生活了很久,压根就没有想到这一层,笑眯眯地答应了。

    祁渊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周秋菊是为了什么才跟过来,眼里闪过一丝痕迹。

    “倒是我思虑不周了。”

    周秋菊摇头,“没事儿,咱们快些去吧。”

    江笑笑眸里闪过一抹沉思,如果说之前不知道是为什么,但花匠那么一说,她也就明白过来。

    心里不由涌上一丝暖流,嫂嫂这是在担心她呢!

    一路上,几人都很沉默,还是周秋菊率先打破僵局,“我看花匠,呃,公子身边这位一直抱着剑……”

    祁渊意简赅,“夫人唤我齐景就好,夜北是我的贴身侍卫。”

    周秋菊点点头,“我看齐公子这么年轻,一身的气质也很矜贵……”

    后面的话她没说,但在场的几人都听懂了。

    江笑笑心里也有这个想法,也疑惑地看着他。

    祁渊扯开嘴角轻笑,凝视着她,“夫人是想说我看起来不像是花匠么?”

    周秋菊讪讪然。

    “等会儿自然就能见真章。”

    见他如此淡然自信,江笑笑忍不住开口,向他询问了有关于花的一类知识。

    比如一些花的花期是在什么时候,还有习性等等,结果祁渊都从善如流地回答了出来。

    经过他这么一解答,这下江笑笑和周秋菊都信了他是有真本事的。

    途经田地时,碰上了好些与周秋菊、魏玉梅年纪相同的妇人,甚至还有一些小孩子在田里帮忙。

    田间地野的人们抬头跟她打招呼,脸上虽淌着汗,可眼角眉梢都洋溢着喜意。

    “去田里呐?”

    “我这里有地里刚摘的菜,江河媳妇儿,你拿点回去尝尝,可水灵了呢!”

    “……”

    村民们的热情,让周秋菊和江笑笑无所适从,实在是推诿不了大家的好意,两人连手都空不出来了。

    周秋菊无奈极了,明天给盖房子的人加些菜,不好拒绝大家的好意,就只能从其他地方找补回来了。

    两人哪里能不明白她们这般是为何,估计是因为家里的顶梁柱都在帮忙盖房子,挣的银钱极大地改善了家里的生活,所以脸上才会出现明媚的笑容。

    看起来很淳朴。

    江笑笑心里有了很大的触动,同时也坚定了心里的想法。

    祁渊若有所思。

    看起来,江家人的名声还挺好的,村子里的村民对他们一家人都还挺热情的。

    等一行人走远以后,突然有人拍了拍大腿,“刚才忘了问问那两个少年是谁了,看起来真是俊!”

    “对对对,还有一个抱着剑的半大小子,不知道是什么来头!”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