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169 受人所托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江笑笑点头,眼里满是困惑,“对啊,他去找墨弦先生,恰好在荷花池那里遇上了,就问路了啊。怎么了吗?”

    问路嘛,那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就像她自己找不着路,也会询问路人的啊。

    所以这件事情在江笑笑眼里看起来很正常。

    但周秋菊却有点儿怀疑,齐景长得是人模人样,玉树临风的,但谁知道他对自己妹妹有没有什么小心思呢?

    看着五官明媚的笑笑,周秋菊觉得还是多提防一点儿好,神色有些不自然:“没怎么,嫂子就是问问。”

    她轻咳了一声,“就是感觉好像有点儿巧。”

    江笑笑歪着头想了想,“好像是有点儿巧?”

    想了想,也没从两人的行举止上发现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或许齐景只是有种花这个爱好罢了。

    毕竟白鹿书院那么大,男女又不同堂学习,碰不上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江笑笑思衬一番,没发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很快把这件事情放到了脑后去。

    她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嫂嫂,你之前不是和娘去过镇上吗?”

    周秋菊被她那么一看,心都软成了一团,语气不自觉就柔和下来,眼中满是宠溺,“是,我们打听到茶山镇附近的别庄就有一些花,等你明天放学咱们一起去看看,看看你有没有喜欢的。”

    说完,便拍了拍荷包,表示她有的是银子。

    江笑笑很想答应,可想到已经放过沈先生很多次鸽子了,再放鸽子也不好,语气有一点点心虚。

    “大嫂要不先买些花苗回来我看看?每种都先买一株回来,到时候等我看过了,下午学完武再去吧?”

    周秋菊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颊,“好,都依你,按照你的时间来。”

    “嫂嫂真好~”

    周秋菊有些迟疑地看向江笑笑,询问着她的意见。

    “咱们毕竟是要大批量种植,要不到时候喊上齐景一起去看看?我看他对这方面好像还挺擅长的,这样也不容易被坑?”

    江笑笑仔细想了想,“好,是该请他帮忙看看。”

    她在这方面看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的,但还是觉得有懂行的人一起比较靠谱。

    江笑笑留下一句话,便匆忙往家里跑,她没忘记家里还有个先生等着她呢。

    周秋菊看着她咋咋呼呼的模样不由失笑,摇头跟了上去。

    回到家,沈先生已经是吹胡子瞪眼睛了,江笑笑最后免不了又是一阵温声软语,才让先生的面部神情松缓了下来。

    江晓月在一旁捂着嘴巴偷笑,那模样像极了偷腥成功的猫儿,满脸都是餍足。

    “小姑姑一点都不乖。”

    她叹了口气,哄完先生以后还要听侄女的训话,江笑笑表示自己很心累。

    不过说得没错,她确实是不乖,想反驳都没处反驳,眉眼不禁耷拉下来。

    ……

    等到江河回来,便知道了花匠这件事情,原本他还没多想,猛然间听闺女提及花匠和笑笑是同窗,都在白鹿书院上学,神情有一瞬的愕然。

    这事儿放在以前他可能还不会多想,但发生了之前的那档子事后……关乎于妹妹,由不得他不多想。

    他留了个心眼,准备等到明天跟秦修远打听打听,他找的那个花匠年纪到底对不对得上。

    翌日。

    祁渊一大早,特意挑了一个墨弦还没有开始授课的时间,找了过来。

    彼时墨弦正端坐于大案后面,一笔一划写着字。

    “叩~叩~叩~”

    他头也没抬,“进来。”

    祁渊手里拿着一本书,听见回应旋即就迈步走进去,见此情景并未着急开口,反而站在一旁欣赏他的字。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墨弦搁下毛笔,抬头就瞧见一张少年的脸孔,他挑了挑眉梢,“景公子一大早是来找我叙旧的?”

    话音刚落,墨弦的视线中便多出来一双修长的手,他惊疑不定,“你这是?”

    祁渊郑重其事道:“受人所托,忠人之事。麻烦先生帮忙把手札转交给江笑笑。”

    墨弦眉头微拧,“江笑笑?”

    他点头示意。

    墨轩抬眼打量着他,观察了半天,却发现根本从他的神情当中判断出什么,语气略显踌躇。

    “公子何时认识了江笑笑?她,她是个好丫头,你别……”

    祁渊眉心一跳,先生这么说……他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先生的外之意是在说他不好?

    这个猜测让他如鲠在喉,身体也僵硬了下来。

    他木着脸,“最近正在体验人生百态,所以接了一些活儿,恰好去了江笑笑帮忙看田适不适合种花。”

    他这么一说,墨弦就明白了几分,摸着下巴来回扫视了他好几眼,“行吧,手札放这儿,待会儿下课再转交给他。”

    祁渊放下手札,便淡然地离开了这里。

    好在这会儿时间还很早,一路上并未碰见什么人。

    待人走了以后,墨弦眼底出现一抹沉思,但愿是他说的这样吧。

    另一头。

    江河把食材卸下牛车,便匆忙跑到了秦府去拜访秦修远。

    得知了想要的信息以后,江河那一颗心才算是放了回去,秦修远找到的那个赫赫有名的花匠,年龄差不多就是十六七岁左右。

    两相对比下来,倒是没有什么出入。

    有秦修远帮忙找到很厉害的武功高手在先,江河就先入为主地相信他的人脉很广,找到一位擅长种花看土的花匠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自然就不知道他这次找的花匠出了差错。

    不过此差错并非彼差错。

    花匠是花匠没错,但这其中的“水分”很大。

    多是坑蒙拐骗,积攒名声而来。

    秦修远也是被“花匠”装腔弄事搞出来的名声给麻痹了,否则也不可能把这样的花匠带到江笑笑家里去。

    秦婉柔要知道了,非得削死他不可。

    最后倒是弄巧成拙了。

    也幸好夜北把人截了下来,否则秦修远就该担心担心那个水分很大的花匠,要怎么从江笑笑的魔爪下逃出来了。

    云闲别庄内,也就是祁渊居住的那个庄子里,此时正发生着这样的一幕: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农门娇娇有空间');;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