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171 不好忽悠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江笑笑只留给她一个后脑勺。

    ……

    江晓月抬了个小板凳,坐在门前,撑着下巴望着远方。

    唔……小姑姑怎么还不回来?

    小姑娘望眼欲穿。

    回到家,远远就瞧见门那里坐着一只小团子,看起来小小的,软软的,江笑笑手掌心蠢蠢欲动。

    “小姑姑!”江晓月眼睛锃亮。

    江笑笑一把把人捞起来,抱到怀里捏了捏她的脸。

    正欲开口询问,却被她催促着往家里走。

    一进院子,就发现院子里摆了很多花苗,而沈先生正坐在屋前喝茶。

    她看不清他的神色,却能感受到他周身洋溢着的幽怨气息。

    江笑笑干咳了两声,讪讪然:“沈先生。”

    江晓月犹不自知,一只手圈着她的脖子,一只手指着满地的花苗撒娇,“小姑姑快看,我也是出了一份力的,我把压岁钱、零花钱都贡献进去了。”

    “改天姑姑把零花钱给你补上好不好?快下来,我们该学武了。”

    “好吧。”

    瞧见两人如此乖巧,沈先生那一身幽怨的气息散了个干净。

    江笑笑练着练着,想起对叶掌柜的承诺,开口询问道:“先生,您认不认识一些比较靠谱的练家子?”

    他眼皮子一掀,“做什么?”

    江笑笑老老实实道:“素香斋的掌柜托我打听打听,想聘请一些练家子来震慑一些人。”

    对于做了香卖给了素香斋的事实,她也没想过隐瞒。

    他也不追问,只道:“我倒是认识,不过他们可不便宜。”

    江笑笑不动声色打探,“一个月需要多少银子?回头我也好跟掌柜说一声,让他心里有个底。”

    “月银二十两。”

    江笑笑暗暗咋舌,不过想到既然是沈先生认识的练家子,那肯定是靠谱的,“那我回头问问掌柜,他要是乐意,我再跟沈先生说。”

    “嗯,”他咳了咳,“对了,你们酒楼刚出的那个招牌菜,你有没有带?”

    江笑笑:“……”

    沈先生一看她那个如同便秘一般的表情,就知道她没有带,顿时大失所望。

    “我明天就给先生带,三份够不够?”

    江笑笑看他兴致不高,又连忙改口,“五份?十份?”

    “嗯,那就十五份。”

    江笑笑:“…???”

    她不禁怀疑人生,她什么时候说过十五份了?

    等到两人练完武,时间已经很晚了。

    周秋菊和魏玉梅两人这会儿才从屋子里走出来,因为不想打扰两人练武,除了给人送茶水以外,一般都不会出现。

    江笑笑这个时候才有空去看花苗,周秋菊在旁边陪着,魏玉梅则是去外面看大家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

    她一眼看过去,就明白这些花苗都是什么花了,反正她感觉自从激活了空间以后,对花还挺有天赋的。

    花苗很小株,不过就绿油油的叶片来看,长势还是很喜人的。

    有些花苗在这个季节就会开花,顶端挂着一朵花。

    江笑笑不禁感叹,这花苗懂事得好像有点儿过分了。

    周秋菊也不知道买回来的花苗是好还是不好,“我也不会买花,就按照庄稼的标准来买了,选的全是叶片肥厚,枝干粗壮的花苗。”

    江笑笑感觉按照这个法子来挑选不会出大错,“那我们明天下午去别庄看看?”

    周秋菊点头,“那……那位齐公子?”

    “齐景和墨弦先生应该认识,我回头请先生帮忙带句话。”

    周秋菊想着有先生帮忙搭话是最稳妥的事情,不由点点头,“那你明天放学了要不要跟书院里的先生请个假?”

    “别庄距离这里远不远?”

    “坐牛车的话要一个时辰。”

    江笑笑想了想,“大嫂,要不我们明天去租一辆马车吧?”

    周秋菊怔愣了片刻后反应过来,拍板道:“好,那就租马车,这样来回还要省些时间。”

    云闲别庄。

    祁渊正在煮茶,刚巧进行到了洗茶碗的工序上面,案几上还摆放着一盆不知名的花卉。

    夜北站在一旁向他禀报花匠的事情,眼神不自觉就被那盆花卉吸引了。

    他突然有些怀疑主子之前说的话了。

    主子擅长与花卉有关的事情确实是不假,但是自从他中毒以后,就再也没有接触过花了,反而是一心品茶。

    他和江笑笑……当真就只是一面之缘吗?

    应该是的吧?

    他只是多想了。

    “夜北。”

    听见祁渊的声音,夜北回过神来,“花匠坑蒙拐骗,骗了很多钱,主子要怎么处理他?”

    祁渊从善如流般倒掉茶盏里的茶汤。

    “把他骗回来的银子都还给那些人,如果都给挥霍完了,那就押去挖矿,什么时候挖够了那些钱,那就什么时候放了他。”

    “是,”夜北眼里闪过一丝同情,他相信,这位花匠去西北挖过矿以后,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敢坑蒙拐骗了。

    夜北转头就出去处理了,不出意外,年轻的花匠老早就把那些骗来的银子用光了,夜北按照查到的消息,先把银子帮忙给垫上了。

    这中间又耗去了不少的时间,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

    江晓月在吃晚饭的时候,盯着饭桌上的一道蘑菇炖鸡看了很久。

    眼里盛满了疑惑,“娘,你今天杀鸡了?”

    周秋菊想到鸡和蘑菇的来历,手心不由紧了紧,平静地夹了块鸡肉放到她的碗中。

    “没有啊,这是娘今天买花的时候,回来顺道买的山鸡,肉质吃起来比较瓷实,你尝尝。”

    江晓月似信非疑,“但是我今天没在牛车上看见山鸡啊!”

    空气突然停滞了一瞬。

    周秋菊脸不红,气不喘,心不跳道:“是吗?那你一定是记错了,娘记得娘买了山鸡的。”

    这么说也没错,她不好意思接受汤圆的馈赠,索性就以物换物,用糕点跟汤圆换的山鸡和蘑菇。

    除非笑笑主动跟闺女说,否则她是不会僭越的。

    江晓月较真道:“我明明记得就没有。”

    饭桌上的五人面面相觑,暗暗感叹现在的小丫头是越大,就越来越不好忽悠了。

    江笑笑想了想放下碗,一脸严肃,“月月,你想不想认识两个新的朋友?”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农门娇娇有空间');;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