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172 虎躯一震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天才本站地址:[].!无广告!

    江晓月闻,顿时把山鸡的事情抛到脑后,眼眸晶亮,“想!”

    江笑笑食指抵唇,对她比了个“嘘”的手势,“那你得答应姑姑要保密,不能乱说,还有你得做好心理准备,它们其实很可爱的,一点儿都不可怕。”

    江晓月歪着脑袋想了想,“他们长得很丑吗?姑姑你放心,我不会以貌取人,也不会泄露秘密的!”

    江笑笑一听就知道她是会错意了,好笑般的揉了揉她的发顶,“好,那你等会儿陪姑姑在院子里等着。”

    江河眼底闪过一抹狐疑,“笑笑…怎么是两个?不是就汤圆自己吗?”

    “等明天它跟着汤圆一起过来你们就知道了,”因着她和汤圆被家人当场抓包,所以黑熊打从那天晚上开始就不过来了,是汤圆勒令的。

    汤圆虽然不让它再来了,但每天该带的礼物还是不曾减少。

    大家也实在是觉得不好意思,会送一些好吃的零嘴儿、肉啊、吃食啊什么的作为回报。

    一直以来倒是相安无事。

    周秋菊眼里有一丝小心翼翼,“笑笑,你……这样真的没事吗?”

    “大嫂放心,我有分寸,”江笑笑眼底有暖色化开。

    是夜。

    江家一行六人排排坐,安静等待着朋友的到来。

    江晓月坐在江笑笑怀抱里,晃悠着一双小短腿,看着斜挂于天边的弯月纳闷不已。

    “姑姑,你的朋友为什么晚上才来?她这么晚才来……会不会遇上什么危险啊?!”

    想到这个,忙不迭从她怀里跳出来,“我们去村口接一下她吧,免得她迷路了。”

    众人:“……”

    五人好一阵哑口无。

    就汤圆那个体型,江晓月最应该担心的不是它,而是那些遇上的汤圆的人和兽。

    谁会没事想不开去找老虎的晦气?

    “爷奶,爹娘,姑姑你们怎么都不说话。”

    饶是江笑笑一时也有些语塞,害怕把那位“朋友”是一只威风凛凛的老虎给出来后,吓到了小姑娘。

    一时间不知道要从哪里说起。

    江河只好安抚她,“不用担心,那位朋友很厉害。”

    到底是年纪还小,经过江河这么一说,她就放宽了心。

    倏然,门外传来一道粗重的喘息声,江笑笑眸光霎时一亮,“月月,你做好准备,那位朋友要进来了。”

    江晓月无所适从,不知道应该要做什么准备,仔细想了想,嘴角堆起了甜甜的笑容。

    姑姑的那个朋友一定长得很丑,所以才会提前叮嘱她这么多,嗯!她得摆好表情,不能让姑姑朋友的自尊心受挫!

    “我做好准备了,”她咧着嘴说话,一边笑还一边不忘说话。

    看起来又憨又蠢又可爱,江笑笑忍不住挼了挼她的圆脸。

    “你这孩子,”另外四位大家长借着油灯的火光,把她耍宝的表情看得清清楚楚,一时间也不知道要说她什么好了。

    “进来吧。”

    话音一落,江晓月便听见上空传来一道“咻”声,声音呼啸而过。

    她肃然起敬,心想姑姑的朋友果然跟爹爹说的一般厉害!

    风声止,下一瞬,一个庞大的身躯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江晓月的甜笑僵在了脸上,心里不由自主涌上害怕的情绪,身子往后缩了缩,舌头都捋不直了,“它,它它它!我……”

    她没见过老虎,可却见过老虎的绘图,自然明白眼前的这个庞然大物是什么。

    汤圆见此,没有立马凑过来,反而是歪着头,尽力表现出一副和善的模样。

    江晓月过了很久才回过神,“它就是姑姑的朋友。”

    “嗯。”

    “当真?”

    “当真。”

    江晓月一听老虎就是姑姑的朋友以后,接受得很快,这会儿眼里就只剩下了好奇。

    “爷奶,爹娘,姑姑,我能摸摸它吗?”

    四人眼底满是诧异,“你不害怕?”

    要知道他们也是做了很久的心理准备,才敢和汤圆有肢体接触的呢!

    “它是姑姑的朋友,那么它肯定就不会伤害我,月月不怕。”

    江笑笑很意外她竟然接受得这么快,轻刮她的琼鼻,“想不想骑?”

    “可以吗?”

    汤圆迈步走过来,缓缓趴到了地上。

    江晓月很震惊,“它这是让我骑的意思吗?它好聪明!”

    在江笑笑的陪同下,一家六口接近了汤圆。

    江晓月蹲下身子,眸光与虎瞳对上,软软问道:“姑姑的朋友,你好,我是江晓月。你叫什么名字呀?”

    江笑笑代它回答,“它叫汤圆。”

    “汤圆?真好吃!”

    江晓月一听这个名字,脑海里不由就回想起来软软糯糯甜甜的汤圆了,下意识就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了。

    汤圆虎躯一震,身体紧绷,忍不住想后退。

    呜呜呜,笑笑的侄女好可怕,竟然想吃它!

    江笑笑看见一人一虎的互动,笑得直不起腰。

    直到汤圆向她投来了幽怨的目光,江笑笑才忍不住干咳一声,“汤圆是一种食物,月月说的是一种食物,而不是你。”

    江晓月知道自己闹了笑话,忙不迭道歉:“我不是说你好吃,我是说汤圆好吃……”

    意识到不对,又连忙改口,“呸呸呸!我是说食物好吃。”

    魏玉梅哈哈笑道:“汤圆,改天我做汤圆给你尝尝。”

    众人不禁莞尔。

    江笑笑提过以后,汤圆明白了大家说的汤圆是一种食物,并不是指它,满心欢喜的点头。

    “吼~”

    它低吼一声,眼带催促。

    江笑笑会意,抱着侄女就跨坐到汤圆的虎背上。

    江晓月双手扒住汤圆的背脊,借此来作为支撑点,发出了惊叹声,“哇!”

    汤圆的皮毛摸起来好软好顺滑,感觉比丝绸的手感还要好!

    江晓月眼眸亮晶晶,水泽惊人。

    汤圆带着人在院子里慢悠悠走了两圈,从虎背上下来以后,江晓月一脸焦急,“你等我一会儿。”

    说完,便“噔噔噔”跑回房间翻箱倒柜拿出很多小玩意。

    有吃食、发夹、头花、手镯,甚至还有她最喜欢的衣服,“我喜欢汤圆,这些都是我最喜欢的东西了。想把喜欢的东西,都送给喜欢的汤圆。”

    听着闺女越来越不着边际的话,江河太阳穴旁的青筋跳了跳。

    江笑笑扶额,小侄女儿也太会了吧!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