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174 欣然应允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祁珩眉头微敛,陷入深思当中。

    如果江河真拥有解毒的灵丹妙药,应该没有谁会不心动,他自然也不能免俗。

    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道理?

    虽然江河拥有的东西,不一定对病能起到作用,但只要有解毒这一点儿就够了。

    不仅仅只是为了解祁渊的毒,同时也是为了防患于未然。

    不过,他却从来没有想过强取豪夺。

    如果他们真拥有解毒的东西,把人逼急了,不给他们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到时候弟弟的毒,那可就真没有法子了。

    祁珩不愿意发生这样的事情,甚至为了杜绝这种现象,他宁愿放低姿态,将江河一家奉为坐上宾。

    祁珩笑了下,“等神医有了结果再说吧,现在还为时尚早。”

    于总管默然,旋即便退了下去。

    **

    现在还不到上课的点,江笑笑不知道墨弦先生这个时候在不在书院里,抱着忐忑的心态敲响了房门。

    没曾想屋里真传了回应。

    听见熟悉的声音,江笑笑连忙回:“先生,是我。”

    墨弦手上的动作停顿了片刻,狐疑地看向门那边。

    江笑笑?

    “嗯,你进来就是。”

    她推开门走了进去,看见墨弦先生还在写字以后,就没有开口。

    墨弦掀起眼皮子瞧了她一眼,一边写字,一边问:“你大清早过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情?”

    江笑笑连忙道明来意。

    “齐景?”

    末了看先生满脸疑惑的模样,为了方便他回想起来,又添了一句,“就是昨天把手札交给先生,让先生转交给我的那个少年。”

    墨弦正想说他不认识什么叫齐景的人,结果听江笑笑这么一说,顿时就明白了齐景是谁。

    他搁下毛笔,从案几上抬起头,“你与齐景的关系几时那么好了?”

    江笑笑一脸纳闷,“我跟他关系一般啊,也就是有一些金钱上的往来罢了。”

    墨弦眉头蹙了蹙,这丫头是个有天赋的,学习也认真、刻苦,他还挺欣赏有这么一个弟子的。

    想着祁渊那天的态度,墨弦打从心里觉得有点不对劲。

    真要给手札,派遣身边的人过来就行了,哪里用得着他亲自出马。

    出于一个先生对学生关心的角度,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到底还是学习重要一些。”

    江笑笑一头雾水,不明白种花怎么就耽误学习了,她又不会只种花而不练字。

    “请先生放心,学生会把练字放到第一位,不会因为种花而耽搁了学业。”

    墨弦:“……”

    看来是他想多了,他听她的话就知道,她压根就没有这方面的意思。

    他好笑般摇了下头,对江笑笑挥挥手,“行了,我知道了,会帮你把话带给祁……齐景,不过他没有空,我就不知道了。”

    祁与齐读音本就相同,江笑笑没有听出什么不妥,向他道谢以后,便走了出去。

    墨弦沉吟片刻,也起身往外走。

    趁着还没到授课的时间,他决定去棋院那边知会祁渊的先生一声。

    ……

    等到课间休息的时候,祁渊便被先生叫走,告诉了他墨弦今早来找过他的事情。

    他正准备往外走,却被棋艺课堂的一位锦衣少年郎喊住,少年郎满脸都是不服输的表情,“齐景,你先别走,咱们来弈棋。”

    “不了,我有点事情,你要是还想和我对弈,那就等我回来再说吧。”

    祁渊眼神虽然淡漠,但行为举止却是温润有礼的,让人根本挑不出丝毫错处来。

    看着齐景当真走了,那少年郎闷闷不乐,也不管齐景听不听得见,对着他的背影高喊:“我找到一局残棋,我等你回来!”

    另一位黑衣的少年走了过来,满脸都是桀骜不驯,“高寒,我来会会你这残局。”

    锦衣少年高寒不大乐意,“不行,得等我和齐景对弈了再说。”

    黑衣少年面上出现一抹诧异,“你确定是齐景?他不是靠关系进来的吗?他能有什么能耐跟你这棋堂第一人对弈?”

    高寒虽然对齐景不服气,但听见黑衣少年这么说,眉眼不禁都耷拉了下来,“什么棋堂第一人,我昨天与他对弈……输了。”

    还是输得很彻底那种。

    “你输了?”

    心高气傲的高寒虽然很不想承认这个事实,但输了就是输了,打不过就是打不过。

    他棋已经输了,总不能连品格都一起输没了。

    高寒梗着脖子点头,“输了。”

    黑衣少年杨荀一脸不可置信,“你输了?怎么可能!”

    “等你与齐景对弈过后,便知分晓了。”

    两人的对话,恰好被棋堂的一些学生听见,纷纷摩拳擦掌,都打算与齐景在棋艺上杀出个胜负来。

    祁渊并不知高寒和杨荀两人为他树立了多少对手,他这会儿刚找到墨弦。

    “先生找我有什么事情?”

    “江笑笑让我问问你有没有空,她酉时要和她家里人去庄子里买花,想请你帮忙去看看花苗。”

    祁渊欣然应允,“江笑笑有没有说在哪里会面?是卖花的那个庄子还是哪里?”

    “她让你去镇上的酒楼——清风徐来等她。”

    祁渊点头,“那就请先生帮忙转告一下,我酉时会去,我就先告辞了。”

    墨弦嘴巴张了张,想说些什么,结果却什么都没有说得出来,最终千万语化成了一声叹息。

    另一面,周秋菊正在镇上的马市里相看马车,准备租一辆马车。

    马市可以卖马,自然也能租贷马车。

    周秋菊看了又看,都觉得不太满意。

    马市里的马看起来都很瘦,看起来无精打采的,一看就知道跑不快。

    她今天来得不巧,好马都被别人买走了,马市就剩下一些不怎么样的马匹了。

    周秋菊没有法子,只好挑了一匹精神看起来一般的。

    跟掌柜签了契约,周秋菊仔细检查了一番,没发现契约里面有不对劲的地方,才拿出十两银子押在这里,随后驾着马车出了马市。

    她能够驾驭牛车,马车与牛车的差别不大,在掌柜的指点下,很快就上手了。

    [space]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