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175 有些眼熟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江笑笑拿着书包,走出书院大门,一眼就瞧见临街对面牵着马车缰绳的大嫂。

    伸手冲她挥了挥,便快步跑了过去。

    江笑笑虽然不是第一次见马车了,但还是有些新奇地围着马车四下打量。

    “你吃饭没?马车里有芙蓉记的糕点,要是饿了就先吃着垫垫肚子。”

    江笑笑没打量太久,想着今天还有事情要干,轻车熟路就爬上了马车,“我在书院吃过午饭了,现在不饿,大嫂咱们走吧。”

    似是想起了什么,“对了,大嫂,你有没有给大哥说,让他一会儿回去的时候给沈先生带十五份招牌菜啊?”

    江河自从坚定了要学武的信念后,就交了两个月的束脩。

    每天上午去酒楼帮忙,等到吃过午饭,再驾着牛车回家学武,学完武了再去酒楼看看。

    一天得来回往镇上跑好几趟?

    不过好在这样的日子倒是维持不了几天了,新房马上就要竣工了,等到新房盖起来了,就能让爹娘帮忙着照应一下。

    周秋菊笑答,“放心,我记着呢!”

    江笑笑:“大嫂什么时候学会的驾驶马车?”

    “马车和牛车没差多少,很容易就上手了,对了……齐景今天有空吗?”

    其实周秋菊也不确定齐景有没有空,想着家里有闲钱了,租一天与租两天马车的差别也不大,索性就租了三天。

    原本他们就计划着,要买一辆马车了,如今也只是事先熟悉一下。

    江笑笑一副乖宝宝的模样,“他拖先生转告我了,等会儿酉时会在酒楼里面等我们。”

    她跟周秋菊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倏然,马车停了下来,紧接着外面就传来了“到家了”的声音。

    江笑笑怔愣了片刻,掀开马车帘子看向外面,“这么快?”

    周秋菊眼里闪过一丝无奈,“马市里的马不怎么好,看起来歪瓜裂枣的,也就这匹马看起来出挑一些,不然速度还能快一些。”

    江笑笑无,好像上好的马匹是能日行千里,也就没有过多追问。

    正在盖房子的汉子们见江河媳妇儿竟然驾着马车回来了,眼睛都看直了。

    当然,不是看人,而是看马。

    二狗眼里闪过一丝艳羡,“嫂子,你们买马车啦?”

    “不是,是租的,我们今天有点事情要出去一趟,这不是想着路途很远,干脆就租了一辆马车。”

    宋有奎看大家心思都跑远了,不由敲打道:“回神了回神了,谁要是耽搁了盖房子的进度,那我可不依了啊!”

    众人哪里敢再去想马车的事情,连忙收回了心神。

    恰逢魏玉梅和江平富正端着一口大锅走出来,“你们俩回来啦?快把马车拴好过来尝尝娘做的桂花酒酿圆子。”

    汉子们远远就闻到了食物甜蜜的香气,舔了舔干涩的唇,连连摇头拒绝:

    “江婶子(江嫂子),我们这一天又是白面又是肉的,哪里好意思再喝糖水,给笑笑和月月两个丫头吃吧。”

    江平富佯装发怒,“你们不喝我可就倒了啊?”

    江笑笑也在一旁劝大家都尝尝。

    众人实在是推诿不过去,才舀了一点来尝味道,桂花的香气;白面的软糯;魏玉梅又舍得放糖,喝上一口直叫人甜到了心里面去。

    大家想着,反正白面、肉都吃了,也不差这一碗糖水了,倒不如等到暖房宴那天,给他们备上一份厚礼。

    这么一想,心里的负担也就少了些。

    江笑笑见大家不再拒绝,眉眼弯了弯,随手拿起一个干净的碗,盛了桂花酒酿圆子就开始喝。

    唔……好喝!

    因着等会儿还要学武,她压下了还想再喝的欲望,强迫自己移开视线,转身就回院子了。

    她扎马步的时间改成了一个时辰,其余的时间都用来学招式了。

    扎马步扎到一半的时候,江河带着沈先生的十五份招牌菜回来了,沈先生纠正了江河扎马步的姿势以后,便囫囵吞枣吃了起来。

    江平富夫妻两人对视一眼,旁若无人般回了房,按照沈先生教的姿势,偷偷摸摸扎起了马步。

    周秋菊见大家都有事情做,转头就去喂马吃草了。

    学习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间,就快到了江笑笑跟齐景约定好的时间。

    江笑笑换下被汗水浸湿的衣服,想着时间不早了,就只是随意用毛巾沾水擦了擦汗,换好衣服就出门了。

    江河也在其列。

    马车速度很快,赶在酉时前一刻钟来到了清风徐来门口。

    江笑笑探出身子,齐景一身的气质很难令人忽视,她只是往大堂里随意扫了一眼,就瞧见了人群中的齐景。

    有江河在,去喊人的活儿自然落不到江笑笑头上。

    他径直走向齐景那桌,微微颔首道:“齐公子?”

    祁渊转过头,与他的视线对上,“我是。”

    江河是第一次见到他,在看到齐景长什么模样以后,心中警铃大作,不动声色打量了他一眼,又觉得现在担心这些还太早。

    万一笑笑本没有那个心思,他这么一提醒又有了,那才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江河强行压下了心里的想法,端出了与平常一般无二的表情。

    但不知道为何,总觉得眼前的少年看起来有些眼熟。

    江河眼尾眯了眯,在记忆里搜寻了很久,也没有找得出有谁的脸,能够和他的脸对上,就没太放在心上。

    江河道明了来意,祁渊跟着起身,转头吩咐夜北,“你去把马车牵过来。”

    约莫一百息后,夜北就牵着一辆马车停到了清风徐来的门口。

    “江公子在前面带路吧,我跟夜北在后面跟着,”说完,便钻进了马车。

    “好,”在江河眼里看来,齐景除了长相比较具有诱惑力以外,在行方便倒是没有什么错处。

    周秋菊去过别庄,就待在外面为江河指路。

    马车的速度很快,只用了半个时辰就到了百花庄。

    马车刚在百花庄外停下,庄子里的人瞧见来了两辆马车,便知来的是大主顾,堆起笑容就出来迎接。

    无需几人费心马车,百花庄里的人就帮忙把马车给停好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