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176 气血涌动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百花庄的掌事是个体型比较圆润的男人,还记得周秋菊,与人寒暄了一两句,便把一行人迎进百花庄,为他们介绍着花苗。

    掌事余光扫了一眼几人的衣着,心里顿时有数了。

    正准备往祁渊那边靠近,却被夜北脸上的冷厉之色吓退,到底还是待在了江河身边。

    掌事按照平日间的流程,先是吹嘘了一番庄子里的花苗有多好,长势有多喜人,开的花有多香。

    江笑笑嘴角抽了抽。

    她很想说,有的花不一定就是香的,闻起来反而很臭。

    再说了,他们连花还没有见到呢,掌事就这么一通吹嘘,是不是不太好?

    这话忽悠忽悠不懂行的人还成,忽悠懂行的人可能还真忽悠不了。

    江笑笑忽然有些同情大嫂和娘,她们那天过来买花苗,别也是被这掌事的吹嘘给摧残了一番吧?

    侧过身用眼神询问她,周秋菊眨眨眼,她上次来,掌事确实也是这么吹嘘的。

    江笑笑忍不住给了大嫂一个辛苦了的眼神。

    江河在一旁听得眉头越皱越深,忍不住打断了掌事长篇大幅的吹嘘,“麻烦掌事先带我们去看看花苗吧。”

    掌事噎了一下,心知他的小心思被看穿了,呵呵干笑了两声,在前面带路,“几位跟我来这边。”

    在他的指引下,几人来到了田间。

    江笑笑粗略扫了一眼,说是百花庄,其实花田里的花苗种类还不足一百种。

    掌事眯着眼笑,指着眼前的花给几人看,“你们看,这是鸢尾花,等到来年开放时,一片紫色的看着就赏心悦目。”

    她养花的经验都出自于空间,有灵泉水在,还就没有花生过病,齐景给的手札多是习性那方面的田里的花到底好不好,她一时也拿不太准。

    周秋菊低头看了眼,“鸢尾花的花期是什么时候?我看这些花有的叶片上有黄白的条斑啊,别是有病的花苗吧?”

    江河虽然不懂花的好坏,但他觉得媳妇的话说得还挺有道理的,如果花苗长得好,那么最为直观的体现就应该是在叶片上面。

    掌事一听,就知道几人不懂行,嘴角翘了翘,面不改色道:

    “鸢尾花的花期一般是在四月份到六月份,这些条斑可不是什么病症,”他指了指天,“您几位看这天,就晓得有多热了吧?”

    “叶片上面的斑点,是太阳晒的晒斑,没有什么大碍,买回去在阴凉处放几天,这晒斑自然而然就好了。”

    掌事说得有条有理的,几人一时拿不准,江笑笑偏头望向一旁的少年,“齐公子觉得如何?”

    他如实回答,“这花不怎么样。”

    掌事轻哼一声,“我这花……”

    说到一半,就被祁渊打断。

    “这的确是鸢尾花不假,不过上面的斑点并非是掌事所说的晒斑,而是花叶病。”

    祁渊侃侃而谈,“若是把植株叶片透光看的话,就能看见许多透明的斑点。

    要不了多久就会变成紫色斑点,自叶片下方往上枯萎。”

    少年的音色尤为清透,似泉击碧石,明明他就是在陈述一件事实,但他那双淡漠的眼睛,无端让百花庄掌事心里一寒。

    掌事尴尬地擦了下鬓边的汗珠,俯身仔细看了一会儿,才干笑道:“呵呵,公子好眼力!是我一时看花了眼,把这些看成晒斑去了。”

    他唾了一口,“您几位切莫怪罪,晒斑也是时常有的,这不……两者太相似了,我一时看花了眼。”

    话虽是这么说,但几人心都如明镜似的,压根就不相信他这番说辞。

    何况掌事的举动也已经说明了一切。

    江河原本还怀疑花匠年纪看起来那么小,会不会是半吊子,或者是抱着什么目地接近的他们……

    结果经此一遭下来,他心里的疑虑顿时就打消了大半。

    江笑笑跟周秋菊对视一眼,两人都在庆幸当初的决定,百花庄的掌事明显就不老实,真要是被他的理由搪塞了,到时候不知道要损失多少。

    明显是碰上懂行的人了,掌事再也不敢有什么小心思,把人带到了另一片无病无害的花田中。

    百花庄掌事面上不显,心里却是叫苦不跌。

    他看这一群人明显就不动行,另外两位少年一身锦衣,明显就是不差钱的主儿,一看就是酒囊饭袋,中看不中用。

    哪知……哪知人家本事不小。

    他想从中抠些油水,顺便把病了的花苗处理掉的打算也就落空了。

    江笑笑最后想了想,选了一些香方上面的花苗,还选了些腊梅之类的,到时候种到新房子里,冬日间赏梅也是很不错的。

    询问了齐景,得知这些花苗都没问题后,大手一挥,每种或多或少都买了几十株和上百株不等。

    至于砍价这种事情,江笑笑是真的不擅长,索性就交给了大嫂。

    因着掌事想坑人再先,周秋菊还起价来也不客气了,不仅答应了要送他们一些花苗,还得把这些花苗送到他们家。

    掌事几乎是欲哭无泪,这么一趟下来,至多能赚上小五两银,一点儿油水都没有。

    周秋菊怕掌事不老实,中途会把好的花苗替换成不好的花苗,全程一直盯着他们装货。

    这些花看起来不多,但是最后零零总总加起来,竟然有四十两之多。

    江笑笑看大哥一脸瞠目结舌的模样,眉眼弯了弯,因着有外人在,她只是安抚了一下。

    “大哥,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把本钱赚回来的。”

    江笑笑浑身由内而发的自信,晃花了祁渊的眼睛。

    倏然,体内涌上了熟悉的痛感,祁渊连忙转身,匆忙丢下一句,“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在他转身的瞬间,脸上就爬满了狰狞的纹路,不过这一次的纹路,比上次的颜色要稍微浅一些。

    好在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倒是无人注意到他的脸。

    夜北面色微变,向几人拱手,随后就跟了上去。

    江笑笑眼尾眯了眯,眼神略带探究地看向那两道已经走远的身影。

    不同于大哥和大嫂,她已经孕养出了内力。

    自从她有了内力,便能察觉出一个人到底有没有内力。

    除非那个人的内力比她高出很多,否则不会出现她看不透的情况下。

    像大哥、大嫂,她就能感受得到他们没有内力,至于沈先生,她看不透,只觉得深不可测。

    齐景身边那个少年,就给她一种如同沈先生般的深不可测之感。

    至于齐景,她是半点儿也没感受到他体内有内力涌动的痕迹,也不像沈先生那般深不可测。

    但就在刚才那一瞬间,她察觉到齐景体内涌动的气血。

    “怎么了?”江河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江笑笑收回视线,“没怎么。”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