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179 违和之感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祁珩眼尾眯了眯,眼中闪过深思,忽然觉得多个弟媳好像也不错。

    江笑笑倒是不知道云闲别庄发生的事情,她这会儿正在帮着把牛车上的花苗给卸下来。

    卸完以后,时间已经很晚了。

    把花苗整整齐齐码到院子里面后,从百花庄那边过来卸货的伙计们,才驾驶着牛车离开。

    三人这才顾得上吃饭的事情。

    江笑笑捧着碗,大口大口喝着南瓜粥,吐词颇有些含糊不清。

    “这些花苗明天一早就种下去吧,免得放在院子里晒蔫了。”

    江平富看着满院子的花苗陷入了沉思,花苗那么多,而且大家都有事情要忙,自己几个人来忙明显就不大现实。

    他想了想,“那这么的吧,明儿一早我上村长家问问,请村长帮忙在村子里召集一些种庄稼的一把手,爹去帮忙盯着,到时候给大家付几枚铜板。”

    “料想种花跟种庄稼也差不了多少,”周秋菊思衬一番后,眼中出现赞同之色。

    两人的话,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同。

    江笑笑也没有什么好质疑的,只要动作轻些,应该没事。

    吃完晚饭,江笑笑便进入了空间,准备去蒸馏、提取出花瓣的精华。

    魏玉梅则是跟着一起进了空间,准备打打下手,帮忙烧烧火什么的。

    她一进去,江平富也打算跟着一起进去,江河自然也打算一起,不过却被魏玉梅拒绝了。

    她想着三人也累了一天了,明天还有事情要忙,晚上还是多休息一会儿得好。

    要不是进空间还要靠闺女,那她指定会连同江笑笑一起给赶走。

    江笑笑不知道她的打算,带着两人进了空间。

    哪知一进空间,魏玉梅就板起脸,“提取精华是不是就是按照你上次弄的那个步骤来?”

    江笑笑诧异地点点头,“对啊,怎么了吗?”

    魏玉梅冲她摆摆手,“娘上次看你鼓捣过,步骤也记得,你上一边待着休息去吧,我跟你爹来帮忙就行了。”

    她眨眨眼,“娘,您是不是忘了我会武,有内力的事情了?就是跑了一趟,搬了些花而已,还累不着我!”

    魏玉梅:“……”她还真给忘了。

    被戳穿了她也不尴尬,她神色如常,“不行,就算你会武也不能胡来,我跟你爹在这里弄就行了。”

    江笑笑还想说什么,但却被江平富拉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你要是怕我们弄不好,那就坐着在这里监督我们。”

    看两人如此坚定,她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看着两人操作。

    短短一会儿的时间当中,江平富已经引燃了火,而魏玉梅则是准备把蒸馏器架到锅上面去。

    江平富连忙喊住她,“等等,你过来看着我,我来架蒸馏器。”

    江笑笑:“……”

    莫名就被塞了一嘴狗粮。

    看着娘娴熟的操作,江笑笑的心稍稍缓了缓。

    又看了一会儿后,发现娘在蒸馏、提取的问题都没有出错时,她才彻底放心。

    四处张望了一番,她觉得与其在这里被喂狗粮,倒不如练练字,练练礼仪,或者是温习一番沈先生今日教导的内容。

    江笑笑拿出齐景给的手札,扑开笔墨,准备誊抄。

    哪怕她已经打开手札看过了,但还是会被齐景的这一手字给惊艳到。

    他的字迹入木三分,苍劲有力,字里行间带着张扬之感。但看久了之后,江笑笑就总觉得有种违和感。

    他的字,跟他现在的性格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

    这个念头只在她心中停留了一瞬,便消散了。

    江笑笑摇摇头,管那么多干什么,还是誊抄手札比较重要。

    她一边看手札上的内容,一边在心里默读,等到誊抄到宣纸上面以后,也就记下了大半了。

    等到誊抄完以后,再熟读几遍,时常温习,想必就能了然于心了吧?

    耳边充斥着爹娘小声的说话声,鼻端花香袅袅,江笑笑就是在这样的场景下誊抄手札的,但她的眼神很认真,丝毫不受其影响,眼中就只剩下了眼前的手札,心无旁骛地抄写着。

    魏玉梅本意是想帮着闺女,好让她去休息。

    虽然她说不累,但练武辛苦啊,睡好了才有精神不是?却没想到她非但不去休息,反而练起了字。

    魏玉梅很是无奈,余光扫了一眼,瞪了眼江平富,示意他小声点儿,别打扰到闺女学习。

    江平富顿时收声。

    ……

    江笑笑抄着手札,抄着抄着就看入迷了,手札里的内容让她觉得很有用,不免就沉浸了进去。

    还是听到有人喊她,她才如梦初醒,恍然惊觉时间已经很晚了。

    “喜欢读书是好事,但凡事得有个度,等到明天再学也不迟。娘刚才提取出来三种花的精油,给你放到大的瓷瓶里面去了,到时候你要用直接取就是。”

    魏玉梅絮絮叨叨。

    江笑笑摸了下鼻子,“知道啦娘,你们也很累了,快去休息吧。”

    瞧见两人的疲惫,便快步走到土坑旁,取了两滴灵泉水,装进小小的瓷瓶里面,随即才拿给了两人。

    江笑笑怕两人的身体承受不住没有稀释过的灵泉水,不禁嘱咐了一句,“爹,娘,你们把这灵泉水倒进碗里,加些井水中和一下,最好是一滴分成两碗来喝。”

    江平富觉得带出去不安全,“我去拿四个碗过来,在这里面喝了再出去,省得还要顾忌。”

    很快他就拿来了碗,舀了一些备在空间里的井水放入一个碗中,才把灵泉水滴进去。

    把井水和灵泉水匀净之后,便分了一半到另外一个碗里。

    紧接着便端起碗一饮而尽。

    两人一口气喝了两碗水,愣是一滴水也没有洒,江笑笑看了眼两人的肚子,“其实不用一次就喝完……”

    江平富打了个饱嗝,只催促道:“赶紧睡觉去。”

    江笑笑连忙把两人带出空间。

    等到江平富夫妻俩躺到床上以后,身体里便出现了丝丝缕缕的暖流,疲惫也有所缓解。

    两人原本想看看喝了水以后,身体会出现什么情况,只是耐不住眼皮子直打架,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当中。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