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182 把灯给她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江笑笑眼底出现一抹诧异,“齐景?”

    祁渊颔首,“是我。”

    他着一身白衣,浑身气质如同谪仙。

    秦婉柔瞧见他的正脸以后,眼里燃起了八卦因子,手肘捅了捅她的臂膀,语气里满是兴奋,“你跟他认识啊?”

    江笑笑不明白她在兴奋什么,跟她咬耳朵道:“嗯,是认识,但是不是太熟。”

    祁渊听见“不太熟”这三个字,神情有一瞬间的怔忡。

    祁渊这几天反思了很久自己对江笑笑表现出反常的行为,他觉得应该是在茗前雾雨的那一瞥,他被她脑袋上那朵大红色的绢花吸引到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能解释得通了。

    也就有了后来的事情。

    但他也说不清为什么吃过午饭后,会鬼使神差地来到这里,找墨弦先生切磋切磋书法。

    应该只是为了见昔年好友一面而已。

    见江笑笑和她的朋友回来了,祁渊便起身告辞。

    他从少女身旁走过,鼻端霎时出现一丝清冷的香气,祁渊脚步顿了顿,而后平静地走出书法课堂。

    祁渊几乎没有迟疑,一出书院门口,便吩咐夜北,“母后喜欢素香斋的香,你去素香斋买些香回来。”

    夜北:“……”

    他挠了挠头,心想太后娘娘当初不是吩咐凝冬去素香斋买过香了吗?

    他想不通,还是驾驶着马车往素香斋那面跑,结果到了以后,却被掌柜告知今天的香已经卖完了,要买的话就只有等到明天。

    最后自然是无功而返,结果却被主子告知明早天不亮就去素香斋门外排队等着。

    **

    “笑笑,今晚有花灯会,你晚上要不要跟我一起出去玩?”

    江笑笑一脸疑惑,“花灯会?”

    “唔……往年镇上都会办,你没有去过吗?”

    说起来她也是刚过来没多久,她还真就没有去过。

    “明天是中秋呀!一般在中秋的前一晚镇上都会举办一些猜灯谜、对对子的活动,不过我对这些不感兴趣,主要是去看舞狮、耍猴儿,还有吃东西的。”

    “你不知道吗?为了应景,咱们书院特意把赏花会提前了一两天呢,明儿上午赏花,下午和后天一天沐休。”

    江笑笑摸了下鼻子,她一天忙得跟个陀螺似的,要不是婉柔告诉她,她都不知道镇上今晚会举办花灯会。

    怪不得来的时候看见镇上摆了一些花灯呢!

    “我还真不知道。”

    不知不觉竟到了中秋,不过这个架空的朝代过的中秋好像有点不一样。

    “那你现在知道了吧?今晚去吗?”

    “我应该会和我家里人一起去玩,要是你不介意的话……”

    还没说完,就被秦婉柔打断,“不介意不介意,那就说定了?!我酉时来清风徐来找你。”

    江笑笑极为诧异,“你不跟你家人一起去吗?”

    秦婉柔脸都皱成了一团,“跟他们多无趣呀?我爹指定是带着我去猜灯谜,那多没意思。”

    “好,”江笑笑唇畔含笑吐出一个字。

    告别了秦婉柔以后,回家就听见了大家提起了这件事情,江晓月高兴得满屋子乱窜,“可以出去玩了。”

    江笑笑捏了捏她的脸,转眸询问沈先生,“先生,您要和我们一起去吗?”

    他摇摇头,“我不喜欢,你们去玩吧,玩得开心一点儿。”

    见沈先生不是客气,她就没有勉强。

    魏玉梅早早就做好了晚饭,等到家里两个姑娘练完武,就开饭了。

    吃过饭,冲了澡,换上衣服,一家人便往镇里走。

    江河特意给铺子上的人放了个假,早早就关门了,还给铺子里的伙计每个人都分了一包糕点,三斤肉。

    秦婉柔带着丫鬟弯刀在酒楼里等江笑笑,为了方便晚上玩,她和弯刀特意易容了,打扮成了少年的模样。

    她本来就长得英气,换上男子装束站在那里一看,还真是英俊得紧。

    魏玉梅:“我差点都认不出来你是婉柔了。”

    周秋菊:“这一身行头还真是容易以假乱真。”

    江河:“……”看见媳妇儿的视线都放到了秦婉柔身上,他突然就有些心塞。

    江晓月围着她转圈圈,“秦姐姐,你好好看!”

    秦婉柔“唰”地一下展开手里的扇子,“现在得叫我哥哥。”

    江笑笑佯怒,“别逗这小丫头了,快走,我们去玩。”

    “好耶!”

    一群人浩浩荡荡往最热闹的地方走。

    大家陪着秦婉柔先去看了她想看的舞狮、耍猴,几人哪怕已经见识过飞檐走壁的阵仗了,眼里还是异彩连连,被惊得说不出话来。

    路上有碰见卖面具的,在江晓月的央求下,大家都买了一块面具来戴。

    江平富的是鬼面獠牙;江河的是黑熊面具;江晓月和周秋菊选了个兔子面具;魏玉梅选了个狸猫;秦婉柔选的是蝴蝶面具,江笑笑选了个狐狸面具。

    今天镇上的人格外的多,摩肩接踵,江笑笑转头刚想提醒大家牵好手,免得走散了,结果就被突然而至的人群撞开来。

    她会武,完全可以用轻功飞过去,但大家都被分散了,且四周没有能站下的位置,江笑笑也就打消了想法。

    看见侄女被大哥抱在怀里后,心里稍安,转头往猜灯谜的方向走。

    大哥他们说不定会去那边。

    看见一家店铺外面摆着一只兔子模样的灯,江笑笑直觉侄女一定会喜欢。

    刚巧有人正在问,她就没有再询问了。

    “掌柜,你这兔子灯是不是我猜中了灯谜,我就能拿走?”

    “是呢,不止是兔子灯,我这里还有簪子,只要猜对了灯谜就能拿走。”

    掌柜眯着眼,“兔子的灯谜啊?灯谜是黑脸包丞相坐在大堂上,打一动物。”

    江笑笑几乎是脱口而出,“蜘蛛!”

    “蜘蛛!”

    结果身旁也同时响起了一道清冷如泉般的少年音。

    “这……”兔子灯只有一个,掌柜陷入了为难的境地中。

    祁渊面具下的唇抿了抿,只是听声音,就分辨出了猜出谜底的人是江笑笑。

    侧身看过去,便看见江笑笑半张脸都被狐狸面具遮住了,露出饱满的嘴唇。

    她的唇线紧紧抿着,祁渊眼里含着一丝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柔和。

    “把兔子灯给她吧。”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