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门娇娇有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门娇娇有空间 184 有拍花子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江笑笑:“……”

    “你给我站住!”

    四周正在猜灯谜的人群,闻声一脸诧异地看向戴着半张蝴蝶面具的江笑笑,一时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看了一会儿,发现没有什么热闹可以看后,又把目光转向了花灯。

    江笑笑舌尖抵了抵牙槽,虽然他会传音入密,还给了她一块劳什子的通宝钱庄的玉佩,但但江笑笑只要一想到他骗走了那个莲花形状的花灯,还是气得跳脚!

    什么小狐狸?她看他是狐狸才对!

    江笑笑运转内力,准备往去把那个少年抓出来,但就是耽搁了这一会儿的功夫,人就不见了。

    街上几乎到了人挤人的地步,她要是飞上高空,那就得被人当成猴看。

    她恶狠狠道:“最好别让我抓住你!”

    敛眸看向手中的玉佩,如果不是玉佩质地上乘的话,她都要以为她被骗了。

    因为茶山镇根本就没有通宝钱庄。

    至于府城到底有没有通宝钱庄,江笑笑也不清楚,她压根儿就没有去过府城。

    玉佩翠色温碧,还不足巴掌大小,通身晶莹剔透,莹润富有光泽,倒是好看得紧。

    入手有温润之感,玉佩乃流云百福之相,雕有蝙蝠与层层纹线。

    江笑笑眸光暗了暗,她的直觉告诉她这是一块上好的玉佩,翻转背面看了眼,发现背后刻着一个“安”字。

    安?

    是他的名字?

    江笑笑磨了磨牙齿,莲花灯已经被骗走了,便是再生气也无济于事。

    她把玉佩放好,决定改天去请人鉴定一下。

    或者说,拿着这块玉佩,亲自去府城看看到底有没有通宝钱庄就能见分晓了。

    中秋沐休,原本江笑笑就打算去翟阳府城瞧一瞧,如果看见了合适的铺面,就把铺子盘下来,不拘是做投资,还是留着以后开素香斋的分店,都是很不错的选择。

    但沐休的时间,也就只够她去府城那边盘盘铺子而已,除此之外还真做不了什么。

    茶山镇到底是距离府城太远了,若是现在就把分店开到府城,中途发生了什么事情,从时间上来看,根本就来不及。

    单是从素香斋遇上的糟心事就可以预见,如果真把铺子开到府城,这样的事情,只会多,不会少。

    如果她一直住在府城倒是不成问题,但是……

    江笑笑摇摇头,现在想这些还太远,且等到以后再说吧。

    而另一头。

    夜北好不容易从那位着湖蓝色长裙的女子手里买下月亮花灯,钻进人群当中,便瞧见咬牙切齿的“狐狸姑娘”。

    主子却不知去向。

    夜北神色莫名,难道是狐狸姑娘没中月亮花灯,所以主子气得来没顾得上等他就走了?

    想到这里,他心神一凛,连忙追了出去。

    好不容易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祁渊,夜北搓了下脸,抱着月亮花灯朝他走过去。

    “主子,月亮花灯我买回来了。”

    祁渊眉头微蹙,颇有些一难尽,眼神都没有给他一个,只是淡淡道:“那灯还是你自己留着吧。”

    夜北这才看清主子怀里抱着的莲花花灯和月亮花灯,他一时之间只觉得丈二摸不着头脑。

    主子又是哪里来的月亮花灯?

    看着祁渊小心翼翼护着两个花灯的模样,夜北凑上前,“主子,我帮你拿着吧。”

    祁渊下颌紧绷,唇线紧紧抿成一条,想也不想就拒绝道:“不必。”

    夜北看着花了大劲买回来的月亮花灯,陷入了到底是要还是不要的抉择中。

    想了下,随意喊住一个路过的小孩,把月亮花灯塞进他怀里就走了。

    小孩瞪大了眼,似是不敢相信竟然有大哥哥把这么好看的花灯送给他,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等到夜北走远了,小孩才兴奋地扬起手中的花灯,冲着走远的人影高声喊:“谢谢大哥哥!”

    约莫过了有一盏茶的时间,抱着花灯蹦蹦跳跳地小孩,突然被一双粗糙的手捂住嘴巴,小孩顿时挣扎起来。

    “唔……唔……唔!”

    怀里的花灯因他的挣扎落到地上,很快就被往来的行人踩烂。

    捂住小孩嘴巴的,是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他的举动引起了行人的怀疑,对着他指指点点。

    “别是拍花子吧?”

    “他上去就捂住那小娃娃的嘴巴,我看挺像的。”

    满脸横肉的男人眼神凶厉,四下扫了眼,却没找出是谁在说话,不禁冷笑一声,“我家娃娃不听劝告乱跑,我这当爹的不得教训教训他?用得着你们瞎管闲事?”

    说完,抱起小孩子就给了他屁股两巴掌。

    小孩疼得哭了出来,发出“呜咽”声。

    他很想说,这个人不是他爹,但是他说不出话。

    小孩张开嘴,就着男人的手咬了一口,但是两者之间的力量悬殊太大,对男人来说无异于是在挠痒痒。

    男人怒目圆瞪,又给了他两巴掌,“你这小兔崽子乱跑还敢咬你爹!”

    众人信了他的说辞,更多的是因为男人看起来就不好惹,所以没有人愿意多管闲事。

    小孩泪眼朦胧,眼里发出祈求的光芒,奈何一张张冷漠的脸庞映入眼帘。

    男人阴恻恻笑了一声,抱着小孩就走出了人群。

    江笑笑在寻找大部队的时候,隐隐约约听见有人谈论拍花子的事情,心里霎时一紧,唯恐侄女被人贩子拐走,也没有要继续逛下去的心思。

    她加快了步伐,心里隐隐浮上一层隐忧。

    好在十几分钟以后,就在一处对对子得簪子的铺子前找到了大哥和侄女儿。

    江笑笑一颗心瞬时有了着落,拍了拍大哥的肩,“大哥,大嫂和婉柔他们呢?”

    “小姑姑!”江晓月满脸惊喜。

    江河听见熟悉的声音连忙回头,心里不由松了口气,“我跟他们走散了,不过他们几个人都待在一起,你倒是可以放心。”

    大家都被人群冲散了,江河想着大家都待在一起,笑笑也会武,想在人山人海里找到人可不容易。

    说不定大家会来这边瞧瞧花灯,索性就抱着江晓月一路寻找过来,顺带看看别人猜灯谜、对对子什么的,没想到真碰上了笑笑。

    江笑笑把兔子花灯递给侄女,看向大哥的目光有些凝重,“镇上好像出现拍花子了,咱们去和爹娘、大嫂、婉柔他们汇合了,去衙门报了官就回去吧。”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