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阴界神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阴界神主 第六章 秘境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周天羽面无表情,回答到:

    “刘叔,我就是周天羽,我就是我,你有何依据说我不是我自己呢?”

    刘阿九转身死死的盯着周天羽,看他有没有露出破绽。

    “你休要骗我,天羽从小痴傻,整个万剑城乃至御剑宗上下,人尽皆知。”

    周天羽丝毫不惧,看着他眼睛反问到:

    “那又如何,这并不能说明什么,我恢复正常,不代表我就是其他人假冒的,你看我,身上没有半点修为。”

    “若真如你所说,我是假冒的周天羽,那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刘阿九打断道:

    “谁知道你混入周家是为了什么目的?”

    “天羽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他痴痴傻傻,怎会读书认字?”

    “说!你居心叵测,费尽心思混入周家,意欲何为?”

    周天羽看着刘阿九淡淡一笑。

    “刘叔,我记得你上午与我说了,我娘亲精通琴棋书画,以我娘当时重阳境的修为,暂时以灵力弥补我残缺的魂魄然后教我点什么,这不难吧?”

    “如果你真的不信,你可以探魂。”

    刘阿九灵力聚集在手掌中,一掌轻拍在他的天灵盖上。

    “好,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试试,我就不客气了。”

    探魂,就是可以获得被探魂的那个人的记忆,如果是被换了魂魄的话,那周天羽的魂魄记忆是不一样的。

    但是探魂会对魂魄造成伤害,当然这只限于修行者,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没有任何危害的。

    因为修行者的魂魄很敏感,会出现抵制,容易造成魂魄损伤。

    而普通人的魂魄比较迟钝,等反应过来,探魂已经结束了。

    焱白昭是通过禁术借尸还魂到周天羽身上的,所以此刻周天羽和焱白昭就是同一个人,两人的记忆可以随意转换。

    所以周天羽根本不怕搜魂。

    刘阿九放下手掌,通过探魂看到的记忆证实了眼前这个人的的确确是周天羽。

    “天羽,对不起,叔叔,错怪你了。”

    周天羽甩甩头,感觉有些晕,不过这是正常现象。

    过了一会儿就没事儿了,刘阿九继续说到:

    “天羽,万剑城南边郊外,周家另有一处住宅,哪里比较安静,没人打扰,适合修炼,明日,我安排十个下人和你一起前去。”

    “你别多想,我不是赶你走,我是怕天武那小子,老是想欺负你。”

    说完之后,刘阿九手里多出一把钥匙,递给他。

    周天羽接过钥匙点点头,说到:

    “下人就不必带多了,随便找两个,我把萱玥带上就行了。”

    刘阿九看了看饭桌上的木盒子说到:

    “嗯,随你自己吧,打扰你吃晚饭了,你先吃饭,待会儿饭菜就凉了。”

    “我去给你挑两个勤快点的下人,明天一早你们就出发吧。”

    周天羽将钥匙放好,然后将刘阿九送了出去,然后吃了饭就在床上躺着,思考问题。

    “这刘阿九,好像对我特别关心,但又不是属于那种对周家的关心,相反是对我个人的,这其中到底有什么我不知道隐情?”

    想着想着,自己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刘阿九就带着两个仆人,加上周天羽和秦萱玥就朝着万剑城南边郊外而去。

    他们来到一处荒山野岭,周天羽一眼就看出了此地另有玄机。

    只见刘阿九有规律的一阵踏步,然后往前一迈,人就不见了。

    周天羽看了看说到:

    “跟着刚才刘叔的步伐走,别走错了。”

    “不然待会儿进不去,可别怪我。”

    话音刚落,刘阿九又出现在他们眼前。

    “嗯,天羽,我真是小看你了,你懂的还真不少嘛。”

    “只是光知道进去的步伐是没用的,身上还必须有钥匙才行。”

    刘阿九随后扔出三块铁令牌,分别给了两个仆人和秦萱玥。

    “这是这所住宅的分钥匙,有了这个你们就可以按刚才的步伐自由出入。”

    周天羽看了看三块铁令牌。

    “这是,法器。”

    然后又拿出自己的钥匙,钥匙闪烁着红光。

    “这钥匙是灵器,想来,不仅仅只是进出这么简单吧?”

    刘阿九点点头道:

    “没错,这分钥匙,只能保证进出和一些东西的使用。”

    “而你那把,是这里的主钥匙,能随意进出,也能随意改变住宅的所在地,同时住宅里的一切东西都能随意使用和更改。”

    “主钥匙仅此一把,天羽啊,你可不能弄丢了。”

    周天羽问到:

    “如此重重之物,我自然会妥善保管,只是你真的就这么放心把这钥匙交给我?”

    刘阿九回答到:

    “我与老爷情如兄弟,你是老爷的儿子,也是周家后人,有什么不放心的?”

    “行了,把你们带到这,我也该回去了,一大堆琐事缠身,还等着回去处理呢。”

    说完之后,他一步跨出,人就已在百米之外了,几个呼吸之间,就不见了身影。

    三人照着刘阿九之前的步伐进到了一个住宅内,这里与外面截然不同,完全是另一个世界的样子。

    就好像世外桃源一般,不少房屋与凉亭错落于山水之间,竹林中鸟语花香,房前屋后溪水潺潺,一座座古香古色的石桥搭建在溪水之上。

    溪面的荷花含苞待放,鱼群在清澈的水底游动,如同一幅绝美的山水画。

    “这里确实不错,生机盎然,只是不知道,灵气浓郁程度与外界相比起来是否一致?”

    这里其实是一个小秘境,只有修为达到金仙才能开辟出这样一个地方,一般这种秘境都是存在于一个特定的地方或者是物品中。

    就比如这处秘境就存在于周天羽身上那把灵器钥匙里,也就是他们现在相当于就身处钥匙当中。

    只是进入秘境的地方是在之前的那个荒郊野岭。

    周天羽看了看自己身后被如此景象迷住的三人,说了一句:

    “别看了,今后我们住这里,你们天天看,也会看腻的。”

    三人回过神来,周天羽看着那个黑大个,又瞧了瞧旁边的一个身形矮小的人,这两人身高体型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你二人,叫什么名字?”

    那个身形矮小的人先回答到:

    “回主人话,小的叫蜀剑。”

    然后指了指身旁的黑大个。

    “这是我哥哥,牛猛。”

    牛猛见周天羽看向他,于是憨厚的笑了笑,左手伸到后面挠了挠头。

    周天羽一皱眉,问到:

    “嗯?”

    “你姓蜀,你哥哥为何叫牛猛?”

    蜀剑低头回答到:

    “主人,是这样的,我俩出生在普通人家,我在家里排老二,所以姓随我娘,我哥哥姓随我爹。”

    周天羽眉头舒展淡淡一笑。

    “原来如此,我给你们取个小名,你们没意见吧?”

    蜀剑立刻回答道:

    “主人赐字,乃是我兄弟二人的荣幸,求之不得呢,怎么会有意见呢。”

    牛猛也点点头道:

    “就是啊,主人你愿意叫我们啥,就叫我们啥,我们的一切都是属于主人你的。”

    “但是,主人,你要是不把我们当人看,我们也不是好欺负的!”

    此话一出,蜀剑立刻踢了他一脚,然后慌忙的向周天羽解释。

    “主人,我这兄长脑子笨,说话比较直,冒犯了主人,还望主人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向您保证,我兄长今后对主人绝无二心。”

    “主人,您宽宏大量,放他一马吧。”

    “大哥,还不快向主人认错……”

    周天羽摆摆手打断了他对牛猛说到:

    “不用了,他也是个老实人,我喜欢这种有话就说的人,不藏着不掖着,到是你,挺机灵的。”

    “再者,我也不是那心胸狭隘,小肚鸡肠之人,只要你们对我绝对忠心,我是不会亏待你们的。”

    “这样,为了方便以后叫你们,你小名就为子鼠。”

    随后周天羽对着牛二说:

    “你体壮如牛,肤色黝黑,就叫你丑牛了。”

    蜀剑拉着牛猛跪下说到:

    “多谢主人赐名。”

    周天羽眼神凌厉的看着他们说到:

    “男儿膝下有黄金,虽然我们是主仆关系,但是你们不必跪我,即使要跪,也不能双膝着地,记住了。”

    “行了,你们俩去打扫打扫这里的庭院,这地方不大,打扫起来也没那么麻烦。”

    “萱玥,你去整理四间屋子出来,然后准备准备做午饭。”

    周天羽安排好之后他们就各忙各的了,他一个人来到一个湖心的凉亭中,看着湖里的鱼群思考着接下来该如何打算。

    中午吃饭的时候,周天羽坐在饭桌前,看到桌子上只有一碗米饭,而秦萱玥和子鼠二人则是站在自己身后。

    周天羽问到:

    “你们是吃过了?”

    子鼠回答道:

    “主人您还没吃呢,哪有我们先吃的道理?”

    “主人,您吃完了,我们再吃。”

    周天羽皱着眉,自己入仙界之前,凡界是人人平等,可后来有些家族和人成仙到了仙界,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才渐渐有了奴仆制。

    他微微有些发怒道:

    “少废话,坐下一起吃,萱玥,再盛三碗米饭来,待会儿菜凉了!”

    三人闻言,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怎么,因为他们从来没想过,以自己的身份能和主子一起同桌吃饭,以为周天羽是试探他们。

    见三人一动不动的站在自己身后,他站起来,亲自盛了三碗米饭。

    “坐下,吃饭!”

    子鼠和秦萱玥两人皆是低头不语,而丑牛却是被子鼠给拦了下来。

    周天羽怒道:

    “怎么,我亲自给你们盛饭,你们嫌弃我身份不够,你们觉得与我一起吃饭很没面子?”

    秦萱玥解释到:

    “周大哥,我们没有那个意思,只是……只是我们觉得下人与主子一起吃饭,没这样的规矩,也不合情理。”

    周天羽继续说到:

    “这里是这里,外面是外面,我是我,别人是别人,哪儿来的这些破规矩,在我这里,我没有把你们当下人,我只是把你们当做我的随从。”

    “听我的,赶紧坐下吃饭!”

    三人这才开始坐下,但依旧是小心翼翼的,光扒饭,不敢夹菜。

    周天羽彻底无语了。

    “你们干嘛,周府之前都是给你们单独吃大白饭,没有菜的吗?”

    “你们如果说没肉吃我可能相信,但是你们要说连咸菜萝卜都没有,那你们可就是在骗我了啊!”

    “哪有光吃大米饭的,夹菜,吃个饭都惹我生气!”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