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阴界神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阴界神主 第十五章 入宗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你们依次排好,拿出你们的身份令牌,一个一个的进入宗内,跟随你们的这位师兄到外宗试剑场内集合,我在那里等你们。”

    周谦指着身旁的一名弟子说完就走了。

    周谦走后那名弟子走出来对众人说到:

    “众师弟们,请你们先在门后等待,等人齐后随我一同前往试剑场,我叫王阔,你们叫我王师兄好了。”

    王阔说完之后,人们就拿出自己的身份令牌开始进入大门,在门后的那一大片空地上等候。

    而那两名守门弟子也照周谦说的那样去做,看一眼牌子,在看一眼人,遇见好看的女弟子也不忘聊两句放松一下。

    而周谦这会儿灵力灌注于双腿,一步百米朝着内宗御清殿极速奔去……

    不一会儿他就来到了御清殿前,两个守门弟子弯腰行了个礼。

    周谦摆摆手,走了进去,大喊:

    “苏戎允大哥,赶紧出来,我给你送内宗弟子来了!”

    话音一落,“啪啪”两声开关门的声音传出,随后只见一人健步如飞,人影一闪便来到周谦面前。

    此人与周谦年纪差不多,也在六十多岁左右,修为也是达到了八卦境。

    “哈哈哈,周谦老弟,此次招入多少内宗弟子啊?”

    周谦也笑着回应到:

    “此次招入内宗弟子共八十三人,其中有三十三人修为达到了地阴九天境,有十人修为达到了地阴九天境瓶颈。”

    苏戎允点点头道:

    “嗯,这次的人天赋不错啊,咱们边走边说,对了,你还没通知廖讯吧?”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朝着远处奔闪而去。

    “他一个外宗长老,何必浪费时间多此一举呢,这么大批弟子在他外宗地盘上,他想不知道都难,没准这会儿已经到了外宗试剑场了。”

    “唰唰唰”

    两人的身影一前一后,快速的前往外宗试剑场。

    试剑场上一个人正坐在椅子上喝着茶,突然出现两道身影在他面前,他一下站起来,看清来人是谁后,脸上露出笑容说到:

    “周谦,苏大哥,二位请坐。”

    “他们还没来,咱们先聊聊吧,宗主的行踪,查得如何了?”

    周谦刚坐下一听到这话,“啪”地一下拍在桌子上。

    “廖讯,你这是什么语气,你有资格这样询问我们吗?”

    “你又是以何身份问这样的问题?我们不是你的下人,最好给我放尊重点!”

    廖讯收起笑容道:

    “哼!你我皆是外宗长老,乃是平级,你又有何资格说我?”

    “我不过是担心宗主的安危,这才说话急切了点,你在这儿狂吠什么?”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我只是没有证据罢了,否则你早就被宗主免去长老之位了!”

    周谦听完左脸颊轻微抽搐了两下,为了掩饰他立刻瞪大眼睛,愤怒的站起身,灵力汇聚掌中一掌将桌子上的杯子给拍得四分五裂。

    “你!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见不得人的勾当!”

    “我告诉你,你要是想活动筋骨,我今天就陪你活动活动,我一定让你舒筋活络,强身健骨!”

    廖讯笑了笑说到:

    “怎么?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了吗?”

    “要打就打,别这么多废话,你当真以为我怕你不成?”

    周谦灵力爆发怒视着廖讯,随后一掌朝廖讯拍来,廖讯一掌迎上去,两人皆是向后倒退了三步,廖讯稳住身形说到:

    “哼,好久没活动筋骨了,今天我们俩就好好活动活动,看看谁筋骨更好!”

    说罢,两人便拳打脚踢地打在了一起,两人越打越凶,双方都拿出了自己的灵器长剑开始对打。

    周谦剑势迅猛,廖讯剑势丝毫不弱周谦,两人谁也伤不到谁,但是却打得十分激烈,这引得不少弟子前来看热闹。

    “哎哎,这廖长老怎么和周长老打起来了,他们俩到底谁强谁弱啊?”

    有人说到:

    “这…看不出来啊,两人都是实力相当,不分上下,估计很难分出胜负呀。”

    有名聪慧的弟子说到:

    “这么好的观摩学习的机会,猜什么胜负啊,赶紧学个一招半式这才是最实在的!”

    于是那些看热闹的弟子也拿出自己的剑学习着周谦和廖讯的剑法招式,而且人越来越多。

    周谦一剑朝廖讯刺来,剑上灵力汹涌,威力极强,而廖讯横剑抵挡,然后用力推开周谦,随后顺势攻向他。

    周谦稳住身形后,立刻迎了上去,两剑的剑尖触到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剑上的灵力也碰撞在一起,双方互不相让。

    “锵!”

    苏戎允一剑将二人触碰在一起的剑给挑飞,使得两人各自到退了九尺才稳住了身形。

    “够了!”

    “你二人皆是一殿之长老,理应团结一致,相互扶持,共同进退,管理好宗门弟子,处理好宗门事务。”

    “如此这般随意打闹,这成何体统?”

    “若是被新弟子看见,岂不有损我宗形象,有损二位威严?”

    “望你二人思之慎之!”

    二人互相恶狠狠地看了一眼,然后收回了自己的灵器,同时对苏戎允回到:

    “苏大哥教诲,我二人铭记于心,一定打理好外宗事务,令我宗昌盛不衰!”

    苏戎允点点头对二人道:

    “宗主暂时还没有消息,他是奉仙界神尊护法之命前去寻找机缘,将我宗内所有修为高深的人都带去了。”

    “所以我们在宗主他们回来之前,务必要管理好宗门,凡事不可马虎大意,一定要小心谨慎,不可让宗门毁在我们手中!”

    “好了,新弟子也快来了,你二人好好坐下平复一下情绪,等会儿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周谦和廖讯从新回到桌子前坐下,就像刚才的打斗没发生一样,喝茶的喝茶,看名单的看名单。

    可实际上两人心里恨不得从身上对方扒一块皮下来。

    很快,王阔就把这三百多人带到了试剑场上,周天羽喃喃自语到:

    “怎么感觉今天来的人数比昨天夜里的人数多了一些,难道是我的错觉?”

    王阔朝着苏戎允三人施了个礼,并说到:

    “这里总共三百九十一名弟子,其中内宗弟子八十三人,外宗弟子三百零八人,请三位长老吩咐安排……”

    苏戎允点点头说到:

    “各位!你们如今已是我御剑宗的第子了,既然成了我御剑宗的弟子,那这御剑宗就是你们的家。”

    “各种修炼资源,还有法器、灵器,这些东西是不会缺的,当然了,只要你们足够忠心,足够努力,宗门自然不会亏待你们!”

    “那么,接下来请手持朱雀令牌的弟子站到右侧,因为你们凭着自己的天赋与实力以及多年坚持不懈的努力成为了内宗弟子!”

    “我在这里,向你们道喜,同时希望你们不要骄傲自满,能够继续努力的修炼,你们今后的修行之路将会一片坦途!”

    “当然了,成为外宗弟子的人也不要气馁,只要努力就一定会有收获的,我希望你们也会有一天成为内宗弟子。”

    他指了指旁边的廖讯说到:

    “这位是外宗长老,廖讯,外宗一切事务都由他管理,有任何问题和麻烦都可以找他帮忙解决。”

    “我叫苏戎允,是内宗长老,内宗弟子日后若是有什么事情,也可以来找我,接下来,请内宗弟子随我前往御清殿,给各位安排住所之地。”

    苏戎允清点完试剑场上的内宗弟子后就带着这八十三人前往御清殿。

    到了御清殿后,就由王阔给他们安排住处,他们在王阔的带领下来到了御清殿的住宅区。

    整个内宗分为三大区域,一个是修炼区域,一个是比试区域,还有一个就是住宅区域,这三个区域都在御清殿之内。

    很快这八十三人就各自分到了住房,就是一个小宅子,三栋房屋住三个人,一块共用的庭院,每栋房屋后还有一块单独的小院子。

    屋前屋后都是种着各种绿植,景色盎然,鸟语花香,令人心旷神怡。

    而周天羽的其中一位邻居就是赵飞,而另一位则是叫李旭的人。

    “哈哈哈,天羽老弟,咱们真是有缘啊,我们竟然彼此成了邻居,以后可就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了啊。”

    周天羽对赵飞笑了笑,说到:

    “呵……行了,别装了,刚才分屋子的时候,你偷偷塞给王师兄的东西我都看见了,想必这间屋子价格不菲吧?”

    周天羽指了指屋子,然后走到院子里的凉亭中坐下,看着赵飞。

    赵飞此时也是十分尴尬,他转过身对李旭说到:

    “这位朋友,你叫什么名字,今后咱们三个就是邻居了要多多来往,相互帮助啊!”

    李旭看着赵飞笑了笑回答到:

    “噢,能和赵氏赵飞公子做邻居可是我三生修来的福气,我李旭倍感荣幸,别人都只有羡慕的份。”

    “哪像某些傻子一样,自以为是,还真把自己当成御剑宗的主人了……谁都不放在眼里,迟早会被人收拾!”

    李旭说着不屑地瞄了一眼凉亭中正在喝茶的周天羽。

    周天羽也不理他,转身朝自己屋内走去,到门口时才缓缓说到:

    “随你们如何说我,如何看我,总之,最好别惹我,如若犯我,我必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说完周天羽推开门一步走了进去,然后反手一掌将门“啪”一声给关上了。

    “哼,区区一个傻子,野种,哪儿来的的资本如此狂妄?”

    “若不是周文宇长老心善将其收留,他早就成了恶狗之食了,他还真把自己当做周氏嫡系了?”

    “自以为有恃无恐便如此这般趾高气扬,目中无人,果然是不知廉耻之妇所生的野种,有娘生无娘教的无耻鼠辈!”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