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阴界神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阴界神主 第十六章 天约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李旭话音一落,周天羽砰地一下从门内冲出,人影一下闪到他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扇下去。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紧接着李旭被扇飞出去,他落地稳住身体,甩了甩头,恶狠狠地看着周天羽。

    “李旭是吧?”

    “我不管你如何说我,但是我今天告诉你,任何人都不允许侮辱我娘!”

    “今日,我只是掌嘴,下次可就没那么轻了,以后在我面前,注意你的言辞!”

    李旭这时清醒过来,右脸火辣辣的,明显的红肿起来。

    李旭怒视周天羽,灵力爆发,将灵力灌注到双腿和拳头上朝着他飞射而去,周天羽站在原地丝毫不惧。

    “呀啊……!”

    “嘭……”

    赵飞迅速挡在周天羽身前,向后滑退三尺才稳住身体,只见他一只手掌牢牢地抓住李旭的拳头,让其分寸难进。

    “赵公子,看在你是赵氏大公子的份上,我不与你动手,快快走开,我今日一定要教训教训这个狂妄的家伙!”

    “从小到大,从未有人扇过我耳光,今日却被一个野种给……这真是难以启齿,若不给他一个教训,我今后颜面何存?”

    赵飞依旧抓住他的拳头,不让他动手。

    “赵飞!你为何阻我?”

    “你别以为我李氏不敢与你赵氏为敌,你可是欺我李氏无人?”

    “我告诉你!我李氏在万剑城也是有名有实力的氏族,若是惹急了,我李氏大不了和你赵氏拼个鱼死网破!”

    赵飞用最小的声音对李旭说到:

    “李老弟,你误会了,我并非想要护着周天羽,而是在为你着想啊!”

    “以周天羽的修为,既便我使出全力,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战胜他,何况是你?你连我都打不过,如何教训这个狂妄之徒。”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何须急于一时呢,以卵击石,可不是明智之举……”

    赵飞说完后,立刻大声说到:

    “我三人如今已是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不要伤了和气,要以和为贵!”

    “况且,是你李旭出言侮辱在先,依我看,这事儿就算了吧!”

    赵飞朝李旭使了个眼色,李旭立刻说到:

    “我可是被他扇了一巴掌!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赵飞继续说到:

    “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就不要在计较了,冤冤相报何时了?”

    李旭点点头对周天羽狠狠地说到:

    “看在赵公子的面子上,我就放你一马,今日之辱,我暂且记下,他日必将千倍奉还!”

    周天羽淡淡一笑,他早就看出了这二人的小把戏,只是没有道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不理会二人,走向自己的屋子。

    周天羽一边走一边说到:

    “天色已晚,早点睡觉吧,想要打赢我,或许在梦里可以!”

    说完就进屋关上了门,周天羽这一句话却把李旭气的七窍生烟。

    “小畜生,你…你欺人太甚!他日我一定要将你扒皮抽筋,以解我心头之恨!”

    赵飞把李旭拉到一旁,塞给他两枚灵晶说到:

    “算了算了,你乃是堂堂李氏少主,跟一个傻子计较什么。”

    李旭看着手里的两枚灵晶,顿时气就消了一半。

    “赵大哥,我怎么感觉你总是偏袒那傻子,不惜以两枚灵晶来平息我的怒火,你心里到底再打什么算盘?”

    赵飞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到:

    “李老弟,瞧你这话说的,我能打什么算盘?”

    “我这也是为了你好,难道你还不相信我赵飞的人品吗?”

    李旭低着头,眼珠子转了转,眨了眨眼,思考了几秒,问到:

    “赵大哥的人品我自然信得过,只是……赵大哥方才所言是何意思?”

    赵飞指了指凉亭道:

    “咱们坐下说。”

    两人到凉亭里的石凳子上坐下。

    “我的意思是,现在还不是时候,要想教训他,日后机会多得是,他虽不是周家嫡系,但再怎么说也是周家人。”

    “俗话说,打狗也得看主人,如果周家真的不重视他又怎么会让他进入到御剑宗来呢?”

    李旭点点头说到:

    “赵大哥所言甚是,是我草率了,没有想到这些细节,如此说来真是细思极恐,多谢赵大哥一语惊醒我这梦中人啊!”

    赵飞站起身走了两步。

    “接下来,你只要等到一个能够教训他的机会就行了。”

    “嗯,我听赵大哥的!”

    李旭也站起身,对赵飞继续说到:

    “赵大哥若是没有其他事,那我就回屋去了。”

    赵飞转身看着他摆了摆手。

    “去吧……”

    李旭转身朝着自己的屋子走去,而赵飞走出凉亭,他站在风中,衣裳也随风飘动,周围的树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

    他抬头看着满天触手可及的星辰,心中想到:

    “周天羽,等你被逼到无路可走的时候我再出手援助你,我会让你求我,无论怎样我都会解开你身上所有的秘密。”

    “这样,我才能放心得让你为我所用……”

    赵飞回过头朝周天羽的屋子瞟了一眼,随后也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中,他不知道的是,周天羽就如同那漫天星辰。

    神秘、诱人,而又让人触不可及,难以掌握却又让其欲罢不能。

    此时的周天羽正坐在床上吸收着周围的灵气,虽然已经无法将灵气转化成灵力和阴柔之力,但是一样可以强筋健体。

    次日清晨,赵飞和李旭在大院子里相互切磋活动筋骨。

    “赵飞大哥,多亏了你给我的两枚灵晶,我丹田内的灵力与阴柔之力又多了不少。”

    赵飞听后略微有些感到心疼,但却不得不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哈哈哈,那是当然,我这两枚灵晶虽小,但这可是上品灵晶!乃是灵液之精华啊!”

    李旭笑道:

    “赵氏不愧是万剑城里有名的氏族,底蕴雄厚,出手大方,这上品灵晶都能随意拿出手,我李氏可做不到啊!”

    赵飞听到这话心里就更不爽了,心想:

    “这李旭得了便宜还卖乖,这意思不就是说我赵氏人傻钱多吗?哼,此人不可深交!”

    “吱……呀”一道开门声响起,周天羽从屋内走了出来,伸了个懒腰,闭眼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天羽老弟,早啊,昨夜睡得可好。”

    周天羽真开眼看了一眼赵飞。

    “嗯,你不妨问问某人昨夜睡得可好?”

    “昨天半夜,我可是听到有人哈哈大笑个不停,可是在梦中打赢我了?”

    李旭一听,顿时气得火冒三丈。

    那笑声是因为他吸收了灵晶中的灵气导致他的修为更进一步才没忍住笑出了声。

    可现在却被周天羽说成是因为在梦里梦到将他战胜而发出的笑声,这无疑是一种对他极大的侮辱与讽刺。

    “周天羽!”

    “你…你,我!”

    李旭被气得语无伦次。

    他直接一拳朝周天羽打去,周天羽向左一偏躲掉一拳,随后灵力灌注右腿,一脚将他踹飞出去。

    周天羽打了哈欠。

    “原来如此,我说呢,就这点长进值得如此半夜鬼笑吗?”

    “想要赢我,再多修炼两年吧!”

    “你要是对我客气点,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传你一些修炼心得与方法……”

    李旭越听越气,打断道:

    “你个野种,有什么资格教我?”

    “你屡次辱我,三番五次的挑衅我,我实在是忍无可忍!”

    周天羽淡淡的笑了笑说到:

    “哟,我好像也没说什么吧?”

    “怎么?你李大公子这样就受不了了?”

    “你辱我和我娘亲的时候可不见你嘴下留情啊,我这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李旭从地上爬起来,怒吼到:

    “我说的是事实,你娘就是个……”

    贱人两字到喉咙却没敢说出来,因为他突然想到昨日被周天羽一巴掌扇飞的情形,让他觉得此刻脸上都在隐隐作痛。

    他朝周天羽看了一眼,发现他正带着一丝杀气和怒意看着自己,而自己有打不过他,于是李旭便改口道:

    “我说的是事实!”

    周天羽语气带着几分怒意冷哼一声说到:

    “我说的……也是事实!”

    李旭脸颊一阵抽搐,李旭吼到:

    “周天羽,你个小畜生,欺我太甚,我与你不共戴天!”

    周天羽转过头看都不看他一眼冷冷的说到:

    “打不过还放狠话,说出来让人当笑话听吗?”

    “向你这种人,最好注意点,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凡事都要拿实力说话,是人都有一张嘴,说狠话谁不会?”

    赵飞在一旁看着,他心里是支持周天羽的,同时他也在心中想到:

    “此人无论是心计还是修为实力都不简单啊,无论如何,我都要不惜一切代价征服他,若是实在无法为我所用,那就只能将其杀掉。”

    “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

    周天羽扭头看着赵飞。

    “还有你,赵飞!”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在我面前你最好坦诚相待,别试图妄想控制掌握,因为不是什么人你都能掌握得了!”

    “我今天就在这里提醒你,希望你好自为之,有自知之明,不要自找没趣,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赵飞听完心里很不服气,说到:

    “天羽老弟,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一年之内,看谁先让对方心服口服心甘情愿的为对方所用。”

    周天羽叹了口气。

    “你还真是执着而且如此盲目的自信,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不死心,说的就是你这样的。”

    “光是嘴上说说,没意思,不如咱们赌天约!”

    李旭朝赵飞喊到:

    “赵大哥,这天约可不是随便赌的,这与其他普通赌约不同,若是心存反悔之意便会遭五雷轰顶,无处可躲啊!”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