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阴界神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阴界神主 第二十二章 误会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时间来到中午,赵飞很早手里就提着提盒敲着周天羽的房门。

    “咚…咚。”

    周天羽躺在床上,长长叹了一口气。

    “是赵飞吧,没上门闩。”

    赵飞闻声便推门而入,来到周天羽卧房中,将提盒放到床边。

    “天羽老弟,还没吃饭呢吧,我来给你送吃的来了。”

    周天羽睁开眼说到:

    “嗯,放哪儿吧,我现在不饿,这还没到晌午,我待会儿自己会去吃,不需要你送,我怕你下毒!”

    “你什么意思!我好心给你送来饭菜,你不但不谢我,还说我在里面下毒,你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哐当!”

    赵飞一下将提盒拍落在地上,十分气愤。

    周天羽下了床,将提盒捡起来,说到:

    “我这次的无妄之灾与你,有一定联系吧。”

    赵飞正准备离开这里,刚走到门口就听见这话,他顿时猛地一惊,随后转身假装更加生气的怒道:

    “周天羽!他人陷害你,与我何干?”

    周天羽打开提盒闻了闻饭菜的香味儿。

    “别装了,那名管理内宗弟子名单的弟子是你安排的吧。

    从御清殿到外宗之间的路程,以周谦的修为,一个来回需要一刻钟,而他回来刚好一刻半钟,你不觉得奇怪吗?”

    赵飞冷哼一声回答道:

    “周长老回来时带着一个弟子,一刻半钟,有什么问题?”

    周天羽继续说到:

    “这问题可大了,我说的是以最快速度周谦才能一刻钟一个来回,更别说还带着一个修为只有天阳三天境的弟子。

    而且他们回来时我观察到他们气息平稳,根本不像匆匆而来的样子,就算周谦修为高不累,但那名弟子可做不到他这样。

    很显然他们早已提前在御清殿不远处等着,为接下来的事做准备。”

    赵飞问到:

    “这只是你的猜想而已,若真如此,那名弟子为何要在御清殿附近提前等着,何不就在外宗等着周长老,这样时间不就没问题了吗?”

    周天羽摇了摇头。

    这个问题我也没想通,也许是为了商量如何诬陷我的说辞,也可能是迫不及待想要看周天拓如何处置我。”

    赵飞冷笑道:

    “你不知道那就别瞎猜,就算是像你说的这样,那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周天羽一笑。

    “你若是之前问我,我倒是不知道如何回答你,但我在见到你之后,我就明白了,那名弟子被周谦带到大殿上。

    还没等询问他就开始招了,这不摆明了就是在演戏吗,而他在指证我的时候,一直看向我身后。

    起初我以为,他与我素不相识,如此诬陷我他内心不安,所以不敢与我对视,后来我才明白,他是在看你,我说的对吗?”

    周天羽冷冷的看着赵飞,赵飞也不说话,二人就这么互相对视着。

    “哈哈哈,不亏是我赵飞看中的人,不错,这件事我确实参与了,诬陷你的那个弟子,确实是我安排的。

    他是我赵氏之人,虽是外姓但却比我其他赵氏族人听话得多,我没想到你观察如此细微,心思细腻,仅凭这两点就能想到我,确实不错。

    可是我想告诉你,这件事虽然与我是有点关系,但是,关系不大,可以说几乎可以说是与我毫无关系。”

    周天羽坐在床边,说到:

    “愿闻其详。”

    赵飞笑道:

    “这件事与我只是一个巧合,先前你打伤莫成才,周长老未来得及出手制止,所以莫家让周长老给他们一个交代。

    否则莫家就要开始针对周长老了,要知道莫家三兄弟的爹可是丹殿的长老,宗门上下所服丹药皆出自丹殿。

    周长老不愿与莫家结怨,加上心中憋屈,所以也对你产生了一丝恨意,就这样他们一个想报仇,一个想给你一点教训。

    于是他们便一起找到了少宗主和苏长老,合伙策划了这样一出戏,唯一与我有关系的是在指证你的时候。

    那时我听到他诬陷你,于是我就想出来帮你一把,所以他那时才会看向我,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所以就没有出来替你解释。”

    周天羽点点头道:

    “原来如此,莫成才辱我娘亲,那是他咎由自取,不过他爹是凡殿长老这件事,我确实不知,这样看来,我确实误会你了。”

    赵飞继续说到:

    “后来,我十分不解,来到执法殿买通了执法弟子,见到了那个人,所以我才知道得这么详细。”

    周天羽从提盒中抓起几粒花生丢在嘴里,咀嚼了几下,又打开一瓶东西闻了闻,然后抿了一口。

    “唉,这敬神日只能吃点素菜稀粥,我这刚受了伤,可得好好补补才行啊,这瓶百花露正好,不过,花了你不少钱吧。”

    赵飞轻哼一声,语气带着讽刺的对他说到:

    “哼,你不是说怕我在里面下毒吗,怎么现在不怕了?”

    周天羽一边吃一边说到:

    “有些人,只要是看上了一样东西,不择手段也要必须将其得到,如果得不到那他就会不惜一切代价将其毁掉。”

    赵飞听到后微眯着双眼,盯着周天羽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而周天羽则是自顾自的吃喝着。

    “赵氏乃是名门世家,我相信你一定不是这样的人,不然你赵氏怎会在这御剑宗管辖区内有立足之地呢?”

    赵飞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本来自己就是这样打算的,可现在看来是不行了,因为自己与氏族的脸面还是要的。

    “哈哈哈,这点你放心,我赵氏从来都是以德服人,那样小肚鸡肠心胸狭隘之举我赵飞别说去做,就连想都没想过。”

    周天羽眼角瞄了一眼赵飞,心中想到:

    “哼,说的比唱的好听,今日之事虽是巧合,却也让你心思暴露了出来,你若是想要替我解释作证又怎会因为一个眼神而放弃。”

    周天羽抹了抹嘴。

    “这顿饭,多谢款待了,改日我伤好了一定请回来。”

    赵飞摇了摇头道:

    “不用了,既然你已经吃好了,那我就走了,这提盒乃是膳房之物,我得给人家送回去,你就好好休息吧。”

    周天羽点点头道:

    “那我就不送了,有你这瓶百花露,我的伤就好的快多了,就不劳烦你送饭了,我自己去膳房吃就行。”

    赵飞提着提盒说到:

    “你我虽有天约在身,可毕竟是邻居朋友,而且我也受了周师姐之托,让我看着你点,看来周家对你这个养子还是挺重视的。”

    周天羽淡然一笑:

    “还行吧,此一时彼一时,如今我恢复正常,又能修炼,他们自然对我的态度有所转变,这很正常嘛。”

    赵飞冲他点了点头,默认了他的说法,随后便离开了周天羽这里。

    周天羽盘坐在床上,将剩余的百花露一饮而尽,随后运转修炼法诀,吸收着周围的灵气,将灵气转化为灵力来催发百花露的功效。

    因为百花露是用上百种药草与各种珍露制成,有延年益寿、活血化瘀、治疗内伤之效,还没巴掌大这么一小瓶就是价格不菲,至少得上万两黄金。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