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阴界神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阴界神主 第二十九章 解危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邱亮一听,缓缓站起身,随后如一阵风似的嗖一下夺门而出。

    “你也别歇着了,赶紧去通知少宗主,我先去镇住场子!”

    那弟子只觉得一阵风吹过,眼前的人便不见了身影,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话,他心想:

    “呃,不是说有天大的事都不着急吗,怎么跑得怎么快,这邱长老真是口是心非呀。”

    那位十师兄来到演武台上,将剑拿在手上指着周天羽,并让其他人去检查那两个白袍弟子是死是活。

    “十师兄,检查过了,一个丹田被废,一个重伤昏迷,另一个也伤得不轻!”

    那十师兄微眯着眼,略微有些震惊道:

    “你好大的胆子,光天化日之下,竟敢私自废我御剑宗内宗弟子,不仅如此,还接着比武切磋的借口公然挑衅宗规,你目无法纪,我今日……”

    这时一名弟子凑近他的耳朵,用极小的声音对他说到:

    “十师兄,你看他以一敌三,没受一点伤,可见其修为一定不弱,我们这六七个人看住他就好了,若是真打起来,恐怕得费点力气。”

    随后那十师兄便继续说到:

    “咳咳,这个……兹事体大,我们还是等邱长老和少宗主前来定夺吧,你就在此等着,若敢轻举妄动,我便将你就地正法!”

    周天羽只是这么听着,对他根本没有过多的理会。

    不一会儿一道身影便闪到演武台上。

    “邱长老,你终于来了,此人便是行凶者,手段残忍,态度极其恶劣,简直无法无天!”

    邱亮看着那十师兄问到:

    “老十,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没有及时制止呢?”

    “呃,邱长老,我……巡视到这里的时候,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况且他们假借比武切磋的借口,在此打斗,我也始料未及啊……”

    邱亮冷哼一声:

    “愚蠢,既然有人比武切磋,你就理应派人看好台上的一举一动,防止发生意外,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待我回去再收拾你!”

    不一会儿演武台便围了上千名内宗弟子,他们都是来看热闹的,当然也是与演武台保持了一定距离,不敢靠得太近。

    因为万一台上那行凶者狗急乱咬人,一不小心盯上自己,那就说不清楚了,所以为了没必要的麻烦,还是里现场远一点的好。

    但是看热闹的心态却是无法因此而改变的,毕竟这么大的事还是头一回遇到。

    邱亮扭头指着周天羽喝到:

    “大胆狂徒,目无法纪,无视宗规,对我执法殿藐视于无,竟敢如此行凶作恶,你简直罪大恶极,来人,给我拿下!”

    周天羽一步跨出说到:

    “长老且慢!

    我就在这里站着,你们这么多人就算是插翅也难逃,何须急于一时?

    而且你们不分青红皂白,不问事出之因,便如此乱抓人不太好吧,在场这么多师兄看着呢,不妨再等等。”

    邱亮皱着眉不耐烦的反问道:

    “等什么?我且看你如何狡辩!”

    周天羽淡淡一笑,轻声道:

    “来了!”

    一个蓝色身影快速从众人面前掠过,一下跳到演武台上便放声大笑。

    “哈哈哈,傻子,今日看谁还能护得了你,师姐正在闭关,你……完蛋了!”

    底下的弟子纷纷说到:

    “快看,是少宗主来了!”

    周天拓朝邱亮询问道:

    “邱亮,这里是怎么回事,发生这么大的事,你是干什么吃的?

    你执法殿的弟子难道都是酒囊饭袋,又或者说他们的日子过得太安逸了,我是要考虑考虑给你们执法殿的修炼资源减一减了!”

    邱亮是邱明的儿子,因为邱明被周文宇打伤昏迷了三年之久,期间邱亮来找周文宇闹过无数次。

    周文宇无奈只能求自己大哥周文浩把邱亮安排到执法殿做了这一殿的长老,邱亮的年龄要比周天拓大的多。

    可周天拓从来没把他当做是兄长,更像是他的下人,所以邱亮也一直对他不满,但是也不得不看他的脸色。

    毕竟人家是少宗主,而周天拓也看不起这个邱亮,因为他老是对自己的命令阳奉阴违,他一心想要换掉他,可是自己一来没有权利,二来找不着理由。

    但今日之事让他找到了能够换掉他的理由。

    那位十师兄在一旁低着头,吓得直冒冷汗,身体也在微微发抖。

    邱亮低着头对周天拓说到:

    “我也刚到没多久,询问了一下,这确实是我执法殿的疏忽,我自会领罪,请少宗主放心,我绝不轻饶!

    至于此事因何而起,我倒是没来得及询问,既然少宗主来了,那就由您亲自询问吧,如此方显少宗主您对此事的重视。

    这样才不会令宗下弟子寒心,也不会再有人无视宗规法纪的!”

    周天拓朝他冷哼一声,转头对周天羽问到:

    “喂,傻子,他三人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对他们下此毒手啊?”

    周天羽回答道:

    “我与赵飞在膳房吃饭喝酒,此三人受李旭之托来找我们麻烦,我们也没理他们,后来多贪了几杯,与他们发生了言语上的冲突。

    他们说不过我便开始挑衅我,约我来着演武台上切磋,我便答应了他们。”

    周天拓又问到:

    “仅凭你这一面之词,我可不信!”

    周天羽继续回答道:

    “这乃是那黑袍师兄亲口所说,我句句属实,台下部分师兄也是亲眼所见,亲自听到的,他们能为我作证!”

    刚才台下可是有着上百人在场看热闹,所以不少人点头对周天拓等人出声证明表示周天羽说的是实话。

    周天拓一挥手,朝底下的人吼到:

    “行了我知道了,吵什么吵,都给我安静,没问你们就给我把嘴闭上,没人说你们是哑巴!

    哼,周天羽就算他们能证明你说的是真的,可是这比试切磋,你又为何下此狠手,他们虽然挑衅你在先可你也不该如此对待他们!”

    周天羽面不改色,丝毫不慌,而台下的赵飞却是担心得要命,此二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们三个打我一个,难不成我还指望他们对我下手轻点打?

    他们既然收了李旭的好处,正所谓拿钱办事,要他们手下留情那绝对是不可能的,我独自一人面对三个人的拳脚自然要全力以赴去抵挡。

    再加上之前多喝了几杯,这酒劲儿一上来,我就越打越兴奋,下手自然是不知轻重了,我这完全是喝醉了才下的狠手,可不是故意的啊!”

    周天拓恶狠狠地盯着周天羽。

    “这么说,你就没错咯?”

    周天羽摇了摇头,说到:

    “少宗主,我可没说这过错全在他们,我自然也有错,可是我是被迫的啊!

    若不是他们挑衅于我,若不是我又恰巧多贪了几杯,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唉,少宗主,你该怎么罚就怎么罚,我也认了。”

    此时赵飞也没有那么担心着急了,他暗自想到:

    “不亏是我赵飞认的主人,虽然是贪图他的灵石,但主人的智谋与心计确实是让我不得不佩服。

    主人这么说,少宗主一定不会重罚,否则宗内弟子会说三道四,主人此言真是妙啊!”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