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阴界神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阴界神主 第九十章 道歉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经过周天羽的治疗之后,他双腿断裂的骨头已经接上了,只是如果要下地走路的话还需要一段时间。

    周天羽看了看身后那些发狂的弟子,对赵飞说到:

    “赵飞,去打一桶井水来!”

    赵飞很快提着一桶井水回来,周天羽立刻拿出剩下的母蛊胆汁丢到水里,用舀子搅拌了几下,再次说到:

    “去找两个弟子,把这些水给他们喝下去,他们体内的蛊就会出来,蛊出来之后立刻用火符烧掉,母蛊现在已经被我废了,它们感应不到到母蛊就不会顽抗了!”

    随后周天羽问到:

    “芳长老,紫苓松的尸体现在何处?”

    “他的尸体我们不敢轻举妄动,所以还留在原地,准备将其火化!”

    周天羽立即摇头道:

    “不行,他体内有五毒煞,若是火化会有大麻烦,我已经用符咒将其封住了,还是我亲自处理吧!”

    “我让几个弟子轮流守着,为了防止出意外所以我们想的也是让你拿主意!”

    周天羽看着南宫秋雪说到:

    “二位,我暂且失陪一下,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跟芳长老提出来,我们一定尽量满足。”

    南宫秋雪水灵的双眼转了转说到:

    “我听我师父说过五毒煞,是一种蛊术,我想去见识一下你怎么解决这五毒煞,你没意见吧?”

    周天羽淡淡一笑。

    “当然没意见,那你们就与我一同前往吧!”

    周天羽一边说着一边朝着紫苓松最后死去的地方走去。

    由于几日未处理,所以一股刺鼻的恶臭扑鼻而来,几人立刻皱眉捂住口鼻,就连看守的弟子也是带着面罩。

    其他几人站在远处不敢靠近,而周天羽凑近一看,发现他的尸体已经面目全非,被蚊虫啃食了大半,裸露出森森白骨。

    周天羽掀开龙筋网,然后调动体内的阴阳二力,然后念着咒语:

    “五毒化五煞,毒煞化阴阳,阴阳乾坤逆,五煞化五行!”

    念完之后,之前那些贴在尸体上的符咒开始闪烁红光,五只毒虫依次爬了出来,其他人吓了一跳,连忙躲开。

    周天羽拿出一个瓷罐子,将之前蛇蛊噬心丸的母蛊放进了瓷罐子中,并将罐子放到了地上。

    下一秒,蟾蜍一下就跳到了罐子里,罐子里传来几声蟾蜍叫,随后蜈蚣、蝎子、毒蛇、蜘蛛也都纷纷爬进了罐子。

    周天羽迅速盖上盖子,然后从尸体上扯下之前贴的符咒,快速的贴到了罐子上。

    周天羽做完这一切之后,对旁边的弟子说到:

    “没事了,把他的尸体烧了吧……”

    不一会儿,几名弟子就用干柴堆在了尸体上,然后一把火将干柴点燃。

    众人看着燃烧的熊熊烈火,内心深处百感交集,一个重阳境的高手,宗门的元老,最终以这样的方式死去,众人为此感到惋惜,同时也在憎恨导致这件事发生的罪魁祸首。

    芳笙看着装有五毒的罐子问到:

    “天羽,这罐子里的东西你打算怎么处理?”

    周天羽手上托着罐子,回答道:

    “这里面的五毒虫都有极高的药用价值,可遇不可求,我这符咒可以吸收它们的煞气,等到煞气清楚干净,便可入药炼丹!”

    芳笙惊讶的问到:

    “天羽,多年未见,没想到你长了不少见识,你说的这些连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学会炼丹了?

    之前敖广好像提过,你为他娘炼制了什么续命丹,看来我们宗门崛起指日可待了!”

    周天羽收起罐子,淡淡的说到:

    “你不知道的事多了,宗门崛起还早着呢,眼下重要的是恢复万剑城和御剑宗的元气,不然其他宗门可是虎视眈眈的盯着咱们呢!”

    周天羽看了一下周围,继续说到:

    “芳长老,我还有要事处理,你和刘叔还有邱大哥,帮助秋雪姑娘她们做一场安魂法场,好让这城中的魂魄转世投胎。

    免得他们化作冤魂四处作乱,特别是紫苓松的魂魄,一定要留意,他这样的修为化作凶灵也是也有可能的!”

    没等芳笙回答,南宫秋雪便说到:

    “没问题,这点事儿对我们南宫派来说不过是小事一桩,你就放心吧!”

    “有秋雪姑娘的保证,我自然放心,所以就有劳二位辛苦一下了,时间紧迫,我要立刻前往千幻门解决一件要事。”

    周天羽告别了他们朝着千幻门极速赶去,而另一边敖广看着秦萱玥心里莫名的悸动,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敖公子,这是熬好的药,趁热喝了吧!”

    敖广不知所措的端起药,埋着头一边喝一边偷偷的看几眼秦萱玥,喝完之后他十分腼腆的问到:

    “不知,秦姑娘芳龄几何?可有心上人?”

    秦萱玥微微一愣,她自然明白敖广的意思,她顿时脸红起来,不知怎么回答,因为她心里有周天羽,而且她已经不是完璧之身。

    “敖公子为何问这样的问题,世上女子数不胜数,我……心里有周大哥了,虽然他一直把我当做义妹,可我心里清楚,我配不上他,更配不上敖公子你这样的人!”

    “秦姑娘,我……”

    秦萱玥急忙打断道:

    “敖公子不必再说了,我本就是下人,若不是周大哥,我恐怕早就万劫不复了,萱玥有自知之明,敖公子还是好生休息吧,萱玥先退下了…!”

    秦萱玥端着药碗便逃也似的离开了,敖广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

    “看来得找周公子好好聊聊,让他为我搭桥牵线了……”

    第二天下午,周天羽终于赶到了千幻门,敖炬心里十分担心,但是却只能焦急的等待,此刻他终于等来了周天羽。

    “哎呀呀,周宗主你可算来了,今天已是第六天了,素儿体内的蛇毒好像快控制不住了,你可得想想办法啊!”

    “敖门主别急,这次我是来谢罪的,因为我的疏忽,导致门派弟子死伤惨重,对不起……!”

    敖炬顿时一惊,气愤的抓着周天羽的衣服,吼道:

    “你说什么,怎么就你一个人?

    我儿敖广呢?不会他已经……!

    你,你给我马上滚出千幻门,从今往后我千幻门与你御剑宗水火不容!”

    敖炬一把推开周天羽,而周天羽急忙解释道:

    “敖门主息怒,令郎在战斗中受了伤,如今已无大碍了,之前千幻门的弟子仅剩三十人……

    但是我带来了赔偿,这是二十块灵石,并且令郎的后遗症我会将其治好!”

    敖炬接过一袋灵石心中不断震惊:

    “御剑宗不亏是大宗门,二十块灵石说给就给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光是十块灵石就够我购买不少资源培养出一批优秀的精英弟子了!”

    但是敖炬却突然疑惑道:

    “后遗症?什么后遗症?”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