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阴界神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阴界神主 第九十一章 除魂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周天羽正色道:

    “看来敖门主也不知道!

    事情是这样的,因为你们有龙族血脉,所以可以使用龙族的力量,但是由于血脉传承过低,所以每次使用都是一次超负荷使用,会导致寿元减损!”

    敖炬大惊道:

    “的确如此,我族寿命普遍不长,最长的也活不过九百年,到了我爹那一代,他们也不过是活了六百年而已……

    可是想要不使用龙力谈何容易,除非做一个普通人,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无可避免,方才你说能够解决?”

    敖炬疑惑而又急切的看着周天羽,显然有些不相信,但是心中又希望他真的能解决这个困扰着他们族人上万年的难题。

    周天羽点了点头说道:

    “没错,寿元的减损增加上就好了,说简单也不简单,说难嘛也不是特别难!”

    敖炬听后失望而又否定的说到:

    “命乃天定,凡人增加寿元本就是逆天而行,况且这可不是轻易就能做到的,可谓是难如登天啊!

    除非遇上机缘巧合的奇遇,否则也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

    “敖门主应该听说过元阳丹吧?

    只要炼制出元阳丹就能轻而易举的解决这个问题!”

    敖炬摇头一笑。

    “你的心意我领了,能活几百年也足够了,那元阳丹是传说中的仙丹,一粒便可增加三百年的寿元。

    但是凡界关于元阳丹的记载也只是只言片语,我听说药城有半张丹祖留下的丹方,且不说这半张丹方炼不炼得出丹来,光是炼制的材料就极其稀有,每一样都不是凡物啊!

    光是半张丹方的药材就凑不齐,更别说炼制出完整的丹药来了。”

    周天羽严肃道:

    “至少比什么都没有要强,有个不好的消息我必须得告诉您,令郎的寿元最多还有五年!”

    敖炬猛然一惊,差点没站住脚。

    “你说什么?五年?

    这怎么可能,就算是我也还有两三百年的寿元,广儿正是年少的时候,怎么可能会只剩五年的寿元?”

    “敖门主,令郎的血脉觉醒程度您比我更清楚,想必他的血脉觉醒程度是近千年来最高的一个吧?

    正是因为你们龙族的血脉不纯,而他的觉醒程度过高,血脉之力就越强,以他现在的修为实力和身体根本承受不住,所以他无时无刻不在消耗寿元!

    如果他的修为两年内没有突破到八卦境,那您可就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敖炬眉头紧锁,缓缓道:

    “也许这就是报应吧!

    其实我们并不是龙族,这龙族血脉乃是敖氏先祖斩杀一百七十七条龙得来的,先祖融合了一部分的龙血和龙骨。

    剩下的世代相传,穿到我们这就什么也没有了,而体内的龙族血脉也逐渐流失,慢慢地开始不稳定。

    老祖宗种下的因果,我们这些子孙后辈,自然要承担只是广儿他还年轻,唉,老天不公啊……”

    周天羽摇了摇头:

    “难怪,敖门主不比感伤,此次令郎有恩于我宗门,我一定尽力为敖公子续命!”

    敖炬没有回答他,而是说道:

    “关于我夫人的毒……周宗主可有什么办法?”

    “今日一过,九龙续命丹的药效就没用了,所以我匆匆赶来也是为此,我收集了五毒,将其制成五毒液,以毒制毒,可为我们争取抓住蛇妖的时间!”

    敖炬依旧皱着眉,心情复杂而又沉重。

    “以毒制毒,你有把握吗?那可是几百年蛇妖的毒,区区五毒能行吗?”

    周天羽自信的笑道:

    “敖门主放心,我这五毒自然不是一般的五毒,毒性绝对没的说。”

    “这……那好吧,周宗主稍作休息,我叫人去把丹房腾出来。”

    万剑城中,人们搭起一坐两丈高的祭坛,悠扬的琴声和箫声在城中飘扬,祭坛下十二名御剑宗的弟子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像是在表演。

    芳笙、赵飞、刘阿九、廖讯站在祭坛的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手里分别拿着木剑、葫芦、符箓、和一个铜铃。

    全城所有活着的普通百姓全部跪着匍匐在地上两祭坛围住,而各种祭品也摆在供桌上。

    一时间万剑城以及御剑宗内的冤魂都聚集到城中,它们都是听着箫声而来,而琴音将其困住,它们咆哮着哀嚎着。

    赵飞打开手里的葫芦,嘴里念念有词,那些冤魂飘过供桌之后便被吸入葫芦,而那些企图逃走的冤魂则直接被芳笙用剑斩灭。

    刘阿九和廖讯也拿着符箓和铜铃收服那些冤魂。

    突然,周围的气温骤降,天空也乌云蔽日,所有冤魂开始狂燥不安起来,祭坛上的南宫秋雪大喊:

    “准备,它来了!”

    随着话音落下,紫苓松的魂魄出现在众人面前,他极力的想表达什么,但是因为生前被割去了舌头所以什么也无法表达出来。

    “紫苓松长老,尘归尘土归土,你与生前的一起都再无任何关系,就让我们送您最后一程吧,希望你来世投胎到一户好人家!”

    紫苓松拼命的摇着头,他很不甘心,他很想告诉他们真相,可是却无能为力,他挣扎着,他想要化作恶灵为曾孙和他自己报仇。

    可是众人根本没有给它走的机会,在四人的围追堵截之下,它终于还是被吸入了葫芦。

    过了一个半时辰,那些冤魂终于全部处理好了,收服的冤魂会经过特殊方式进行筛选,剩下的将其斩灭成聻,聻再通过修炼才能转世投胎。

    而筛选出来的那部分魂魄会暂时封印起来,等到有合适的机会就能直接让其投胎,这样才能平衡凡界的修行者和平凡人。

    而另一边周天羽也炼制出了十瓶五毒液,然后立刻给王素喝了下去,体内两种毒素互相吞噬,相互争斗。

    但是却恰到好处,对王素的伤害减少了许多。

    而且这次王素醒了过来,这让敖炬看到了希望。

    敖炬激动的抱住她,哭道:

    “素儿,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这几天我都担心死了,我每时每刻都在守着你,你放心,我一定让那条畜生付出代价!”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