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2章 自带空间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你不准再靠近阿爹!”阿音从一旁蹿了出来,张开小手阻拦季知欢。

    如果季知欢没记错的话,根据原剧情,原身的丈夫裴渊,曾经的大晋战神勇冠侯已经中毒许久,手脚俱废,三个月后便是死期。

    “不想你爹死的话就闪开,没工夫跟你们瞎BB。”季知欢拎起她的衣领将她提到了一边,直接掀开了那破败不堪的床帘。

    刚才她一进来就闻到这屋子里一股怪味,直接能把人给熏到质壁分离的境界。

    油腻而斑驳的墙面,结了蜘蛛网的窗框下,有微光透过,床板上躺着的男人就算闭着眼睛,也无碍他俊美的面容,只是面色惨白似鬼,连眼皮上的细小青筋都能看的分明。

    不难想象,如果他没中毒的时候,十七岁靠军功封侯,是怎样的鲜衣怒马。

    季知欢掀开了盖在他身上那层发臭发黑的被褥,才看到了他身上狼藉一片的伤口和腐肉。

    这情况简直比自己想的还要糟糕。

    季知欢皱眉,要是有碘酒酒精纱布这些就好了,好歹能给他清理一下伤口。

    刚想完,季知欢手里一沉,突然一个药箱出现在了自己的手上。

    ???

    什么鬼!

    想什么来什么么!

    季知欢下意识去看那两个小鬼,发现他们并没有察觉到异样,便立刻打开了药箱去检查里面的东西。

    正好就有她想要的那几样东西,季知欢直接道:“我要给你们爹包扎伤口,去烧盆水来,我给他擦擦身体,都发臭了。”

    俩孩子对视一眼,“你搞什么鬼!”

    季知欢没空跟他们解释那么多,皱眉道:“多耽误一会,你们爹的危险就多一分。”

    季知欢扒下了裴渊的衣服,“还不快去!”

    阿清怔怔往外走,看着同样表情凝重的阿姐道:“我怎么觉得这个后娘怪怪的,她嫁进来之后什么时候管过爹啊。”

    阿音抿唇,“就看她耍什么花样,我能卖她一次,就能卖她第二次!”

    季知欢费力得把被褥整个掀开,这被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洗的缘故,沉得不得了,又厚得像块铁一样磁实。

    裴渊昏迷不醒,是指望不上他能帮把手自己翻个身了,季知欢抱着他两只伤痕累累的胳膊让他坐起来,发现他后背的情况比前面还严重。

    这张床垫上全是已经发黑的血迹,后背的伤口撕裂,有一小部分还粘着衣服的碎片,定然是刚才自己力气太大给扯下来的。

    她想起了原主还藏了自己的嫁妆,那原本是季国公府带出来的,原主怕那三个孩子拿来给裴渊,自己都舍不得盖。

    季知欢把裴渊的身体小心靠在墙上,从主屋出来。

    阿音正在厨房添柴烧水,余光看到她出来,吼了一句,“你干嘛去!”

    这女人拿了三十文钱,支开他们,果然是想拿钱跑路吧!被她给抓到了。

    季知欢也没藏着掖着,“你过来。”

    阿音才不怕她呢,淋着雨就冲了过去,季知欢带着她推开了原本自己居住的小矮房里。

    阿音心里诧异,这女人嫁进来之后,不是死都不准他们进这个房间么?

    好几次阿清偷偷溜达进来,差点被她打个半死,这次怎么那么放心让她跟着?

    “你力气大,帮忙把这口箱子挪过去。”季知欢从床板底下拖出一口描了鸳鸯合欢的箱子。

    “你怎么突然动你的嫁妆了?”阿音直言不讳。

    “里面是干净的被褥,把你爹洗刷干净了让他睡里头。”

    “……”阿音怀疑自己的耳朵出现毛病了。

    该不会她在门口摔了一跤直接摔傻了吧!?她不是恨不得爹死么,还老咒他们三个是拖油瓶。

    “帮不帮?不帮我自己挪过去。”季知欢见她不动,刚想自己提,阿音几步过来帮忙拉着拉环。

    嘿,这小丫头还真不愧是天生神力,一个大人都吃力的木箱子,她轻轻松松,现在才五岁呢。

    有箱子挡着雨水,里面的被褥倒是还干爽,季知欢让阿音帮忙架着点裴渊,自己爬到了床板上,把那脏臭不堪的被褥给全部扯了下来。

    不过她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那被褥怎么还会动弹。

    季知欢拉住被套,往两边用力一扯,竟是从那发黑的棉絮里,蹦跶出了不少吃得滚圆肥胖的血蛭。

    阿音就算比寻常孩子老成,也还是吓了一跳,“这是什么东西。”

    季知欢一脚下去踩死了一个,瞬间血浆涌出,全是黑血。

    季知欢倒抽一口凉气,沉声道:“这是专门吸人血的血蛭,但又不是单纯的血蛭,它们有剧毒。”

    看来这书里的情况比自己想得还要复杂,裴渊能撑到三个月后再死,可见生命力之强大。

    阿音脸色顿时煞白,“怎么会有这种吸血虫子,晚上我们三个也是跟爹爹一起睡的啊,没有感觉被虫子咬啊。”

    季知欢抬眸,“因为这血蛭经过饲养,以毒为引,只会让你爹身上的毒性一日比一日增强,陷入永远的沉睡之中,消耗掉他所剩无几的生命,你们三个小豆芽还不值得那人废心思。”

    阿音心里害怕,面上强装镇定,“那我们怎么办,你现在得意了!知道我爹爹遭遇不测,你是不是又想跑路了!”

    季知欢瞥了她一眼,“别有事没事大呼小叫的,我没耳聋,咱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你爹活着,那人还会稍微忌惮几分,你爹死了,咱们谁也逃不掉。”

    阿音一双大眼睛眨巴了一下,“你知道害我爹爹的人是谁?”

    “不知道。”她也没看到那么后面,只看到女主怎么一路过关斩将从一个庶女变成了当朝皇后,匡扶二皇子登上帝位。

    不过嘛,也不难猜,裴渊还有心腹手下,包括铁甲军那么多将士还在等着主帅回归。

    对方没一口气宰了他,也许是裴渊在民间的声望太高,若突然无故英年早逝,岂不是惹人猜忌?

    像这样慢刀子磨肉,一边让他昏迷不醒,一边慢慢架空他在军队的声势,岂不是一举两得。

    所以裴渊不能死,还得好好活着,重新站起来,只有裴渊活的久,她才能一直平安。

    季知欢做了一个决定……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