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3章 后娘变好了?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那你说得那么神神叨叨的,也不知道真的假的。”阿音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直言不讳得开始吐槽起了这位浑身是血的后娘。

    骂完后,又见季知欢满屋子找东西,最后在角落里找了个脏兮兮的土陶瓮,再去屋子外面捡了个木枝条回来,把还在蠕动的血蛭一个个丢了进去。

    “你干嘛?!这种吸血的毒虫子你还丢陶瓮里!?”阿音诧异道。

    季知欢耐着性子跟她解释,“你爹身上的毒,它们也有一份功劳,往后要解毒指不定还用得上,这可是需要很多时间来培育的,弄死了多可惜,先养着吧。”

    季知欢把地上的血蛭拾掇完,暂时先把陶瓮封好,先来铺床。

    松软干净得床铺铺好后,大红的鸳鸯戏水锦被抖开。

    这时候阿清喊了一声,“热水好了。”

    他小小的身子只能抱着个脸盆进来,热腾腾的水雾蒸腾,他抱得有些吃力。

    季知欢赶紧接过放到了一边,打发了两个孩子出去道:“我给你们爹洗澡擦身,你们再去多煮点热水,放门口就行。”

    阿音被刚才的事情给吓到了,心里记挂着血蛭,便扯着被子跟陶瓮出去,打算自己亲自挑,临走前警告了一句,“你别对我爹动手脚!不然我不放过你。”

    季知欢懒得理她,现在最大的难题可是眼前这个男人!

    实在是太脏了,屋内条件又差,连个浴桶都没有,她将裴渊扒了个一干二净,然后才拿长帕子给他擦身。

    裴渊的身材自不必说,年少从伍,身上的每块肌理都长得非常完美,只可惜他沉睡太久,得不到良好的营养供给,那些肉都有些松散了,看起来现在瘦得有点过头。

    现在如何不碰触腐烂伤口的情况下给他擦身,是个大难题。

    好不容易清洗干净了胸口脖子等部位,看到手腕上深可见骨的刀痕,季知欢心里还是有种莫名的悲愤。

    当初看这本小说的时候,她最惋惜得便是眼前这个少年。

    大晋大半的江山都是他打下来的,直到小说女主当上皇后,边关百姓也不清楚皇帝叫什么,但他们一定知道战神裴渊。

    只可惜……正是因为如此,才会英年早逝,给书里的主角让位。

    季知欢一边想着关于裴渊的剧情,开始打开药箱给他上药,等把腐肉剔除,上了碘伏给伤口消毒治疗。用胶带绑好纱布后才收工。

    打理好一切,季知欢看着药箱的第二层陷入了沉思…因为这些东西实在是太眼熟了!

    这分明就是她豪宅里研究室的药箱,里面的药物也是部队里的新型药——解毒丸。

    名字虽然简单粗暴,可是能够解决毒素并且在身体里形成抗体,是贼好用的玩意。

    季知欢不知道对裴渊有没有效果,但完全可以试一试,死马当活马医了。

    撬开裴渊的嘴可不容易,季知欢直接掐住他的下颚逼迫他张开嘴,把药丢了进去。

    等看着裴渊无意识的把药丸子吞下后,她幽幽道:“我能做的就这么多了,剩下的可靠你自己了。”

    季知欢说完,去一旁破旧的壁柜里拿了件半旧的内衫给他换上。

    盖好了被子,季知欢挠头。

    正想着怎么处理药箱呢,药箱已经从眼前凭空消失。

    欸?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空间?

    季知欢心中一阵狂喜,简直是天降惊喜,困难模式里的一缕光啊!

    两个孩子在门口早已等的不耐烦,正想偷窥一下,季知欢打开了房门,语气轻松道:“进来吧。”

    两个孩子顾不得季知欢,一下冲到了裴渊床前,看着眼前英俊干净的容颜,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就要滚落下来。

    爹爹这样干净整洁的样子,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看到过了。

    “阿姐,后娘是不是真的变好了呀?”阿清凑到了阿音旁边,轻声在她耳边问道。

    阿音摇头,“我不知道,等哥哥回来再说吧,如果她真的能照顾爹爹……我,我以后不跟她作对就是了。”

    季知欢实在是没力气,一屁股坐在门口,肚子咕噜噜叫着,显然是饿得不轻。

    去哪弄吃的呢?她突然灵光一闪,记忆里这附近有条河啊,正好忙着照料裴渊的这段时间里天都放晴了,可以去摸鱼吃!

    她扭头对着那两个嘀嘀咕咕的小鬼问道:“你们饿不饿?”

    阿音防备地看着她,“家里没米粮了,你要是饿,喝点热水吧。”

    “那怎么吃得饱,正好雨停了,我出去一趟。”

    季知欢起身走到厨房,俩孩子对视一眼,默默跟在了她屁股后头,季知欢找了把砍柴的镰刀出来,在手上比划了一下力道。

    “你们在家呆着吧。”季知欢说完,阿音赶紧跟在了后头。

    “怕我跑了?”季知欢挑眉问道。

    阿音脸一红,季知欢也没为难小姑娘的意思,“要跟就跟着吧,注意烂泥地路滑,把门带上。”

    说罢,她提着刀往前走,阿清去把门关上后,跟阿音两个像跟屁虫似得跟在她后面。

    她们这屋子地理位置偏远,但是靠山靠水的也不算差,只要不是戈壁沙漠,都不算最糟糕。

    季知欢到了河边,直接拿着镰刀上到岸边砍树枝,选了一个自己还算满意的,便开始将枝条削尖。

    阿音一直在旁边看着,怀疑道:“你不会是想做鱼竿吧?”

    “那多慢,什么时候能吃上饭。”她说完,将镰刀交给阿音,“拿着。”

    阿音乖乖拿好,季知欢已经将裤腿卷到了膝盖上,弯着腰盯着河里。

    没等两个孩子走近,季知欢猛一出手,就从水里叉出了一条鱼,抓出来丢在了岸上,“编个草绳系上,等会提回家去!”

    阿清定定看着地上的鱼,惊讶的小眉头高高扬起,“姐!她会抓鱼!咱们今天有鱼吃了!”

    阿音也很讶异,立刻欣喜道:“你在这守着,我去编草绳!”

    阿清兴奋得不行,眼巴巴盯着季知欢的动作。

    季知欢神情很专注,站在水里可以一动不动,等到那些鱼以为没了危险再次靠近的时候,她动作迅猛地一扎,阿清都没看清楚动作,又是一条鱼被甩到了脚边。

    这河边的鱼最是难抓,村里许多人都没办法呢,没想到后娘居然这么厉害!

    “哟,快过来看看,这是破屋那几个人出来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