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5章 立规矩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走在最前头,拿着擀面杖系着围裙的女人跟那李大壮长得一个样,估摸着就是李大壮老娘了。

    果然,张翠凤人还没靠近呢,一看到自己的儿子,大叫一声道:“我的儿啊!”

    她身后两个高大的农家汉子赶紧冲过去,把倒吊着哭得满脸涨红的李大壮给放了下来。

    李大壮看到了亲人,脸立刻皱得像个苦瓜,指着季知欢嚎啕道:“大舅,二舅,就是这个贱女人,丑八怪把我吊起来,还让她儿子在我脸上撒尿!”

    张翠凤闻言瞪圆了眼,胖滚滚的身材比季知欢整整大了三圈,她举起擀面杖就要朝着季知欢面门打来,“你个下作的小娼妇,我儿子你也敢欺负,老娘打死你我!”

    阿音急得跺脚,“我就知道这帮人一定会来的,阿清,等会他们打我你可别管,赶紧跑回家去。”

    阿清差点哭出来,“不行!我怎么能放着你不管。”

    “你傻呀,我力气比他们大,一拳头抡过去还不知道谁怕谁呢,你管自己跑就是了。”阿音说完,推了他一把道:“赶紧跑啊!傻愣着干嘛。”

    阿清带着哭腔道:“那你往山里跑,得记得回来。”

    阿音点头,转身就要往山坳里跑,至于那个后娘,她自己惹得麻烦,自己解决吧。

    季知欢眼角余光看到那俩小鬼各自逃跑,一看就是被打习惯了,连跑路都知道分散,不过她并没有怪他们没义气,在这还影响她发挥呢。

    张翠凤那动作虽然凌厉,可落在季知欢眼里,简直跟慢动作似得,还没等那擀面杖落下来,季知欢就朝她肚子狠狠踹了一脚,直接把人踹飞了出去。

    张翠凤在岸边的石头路上滚了滚,疼得就跟马上要被宰的老母猪似得嗷嗷叫,“哥啊!妹子要被人给打死了,快来救我啊。”

    张虎张豹一听,卷起袖子吐了口唾沫就要来抓季知欢,季知欢也没等他们过来,弯腰一个俯冲,灵巧的一脚飞踢向了张豹的太阳穴,然后借力一脚,反身给了张虎胸口一脚。

    两个壮实如山的农家汉子原地晃了晃,竟然齐刷刷直接跪了下来,一个捂着心口,一个捂着头。

    李大壮看着打遍村子无敌手的自家老娘跟舅舅都栽了,当即吓得也是屁滚尿流。

    阿清跟阿音怔愣在原地,这……这还是他们那个风吹就病的后娘么!?

    季知欢上前一脚踩在了张豹的背上,举着鱼叉道:“我打你,你服不服?”

    张豹咬牙切齿,季知欢挑眉,“这是不服?那就打到你服。”

    她又是狠狠一巴掌甩了下去,因为用力过大,她还抖了抖手腕子,“长得丑,连皮肤都这么粗糙,差点崴了我的手腕,活着浪费空气死了糟蹋土地。”

    季知欢嫌弃完之后松开了脚,“你们给我听着,不管以前你们是怎么横行乡里的,今儿我就把话放在这,再敢碰我们家孩子一下,我把你那话切碎了喂狗,听明白了么。”

    张虎猛地抬头,“你敢?”

    季知欢又是一脚,顺便还在他手腕上狠狠踩了一脚,“你看我敢不敢,我告诉你,我可是疯的,你招惹了我,小心晚上连睡觉都睡不安稳。”

    张虎和张豹很想反抗,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女人每次一下脚,就跟踩中了他们的命门一般,手脚都是麻痹的,想反抗却根本没力气啊!只能任凭她捏圆搓扁。

    他们老张家在这那是妥妥的地痞流氓,只有他们欺负人的份,哪有别人踩在他们头上的,当即就下了杀心。

    季知欢仿佛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似得,手腕翻转,竖着提起鱼叉就朝着他的眼珠子扎去,张虎大叫一声,拿起手臂抵挡,那鱼叉恰好停在了他眼皮上方,只要再靠近一点,就能直接扎穿了他的眼眶。

    “嗤,我以为你有多大胆呢?合着就这样?”

    季知欢讥讽一笑,“得了,我也不跟你们计较,你家小子怎么欺负我儿子的,现在跪下磕头喊十句爷爷我错了,我就放你们回去,不然的话,把你们捆了丢那山沟里当野狼的口粮,神不知,鬼不觉啊。”

    李大壮哭到抽抽,张翠凤一看自家两个大哥都被打得起不来,孰轻孰重还是分得清的,赶紧一溜烟蹦跶起,抓着李大壮就道:“赶紧磕头啊!你个混账东西!”

    李大壮扁嘴,“这样多没面子啊。”

    张翠凤平日里最是心疼这个儿子,闻言气得一巴掌拍了过去,“你俩舅舅都快被他娘打死了,你还面子!?给我跪下!”

    李大壮噗通一声被他老娘摁在了地上,额头一下一下往地上碰,“爷爷,我错了……爷爷……”

    阿清愣愣得站着,错愕不已得看着站在那的季知欢,随后,那黑白分明的大眼珠子里立刻浮现起了崇拜,后娘,真是太厉害了!

    阿音也没想到季知欢居然能把张家人打趴下,还不费吹灰之力,看起来轻松极了。

    季知欢朝着俩姐弟喊道:“怎么样,还满意么?要不要放他们走?”

    “可……可以了。”阿清有些结巴道。

    季知欢颔首,瞥了眼李大壮,“胖墩,我儿子宽宏大量饶了你,往后你见了他要怎么做,说给我听听。”

    李大壮抹了一把鼻涕,“叫好爷爷。”

    “行了,哭得怪可怜的,别显得我像欺负人一样,我这人是很讲道理的,只要你们家胖崽子往后夹着尾巴做猪,安分守己,我也不会找他麻烦,至于今天的事么,你们要是不服气,我随时欢迎你们来找死,不过下次我就不会这么客气了。”季知欢笑着说完,却没有一个人觉得她是在开玩笑的。

    她朝着阿音招手,“愣着干嘛,把鱼收回去,咱们回家吃饭。”

    阿音点点头,赶紧过来捡鱼,季知欢看了眼身后跟着的俩小尾巴,哎呀,还行嘛。

    张家人看这丑八怪终于走了,好歹松了口气,季知欢突然顿住脚步,回头恶劣一笑道:“友情提示一下,你们要是去报官的话,倒霉的恐怕是自己了。”

    她知道剧情,裴渊是被秘密驱逐出京的,大部分的百姓还以为他们的无敌战神在西北呢,要是真的报官把事情泄露出去,先死得绝对是张家人,到时候恐怕是鸡犬不留。

    就在三人还在河岸边往家里走的时候,有一道人影打开了破草房的门,走向了正在昏迷的裴渊……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