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10章 上山捡娃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季知欢去院子里支棱了木桌,一家三口直接在外面吃。

    阿清早就饿得不行了,季知欢刚把碗放下,小脸就差点埋进去,抓着筷子吸溜面条。

    喷香浓郁得汤底,配上入口外滑内筋,软而不粘,越嚼越香的面条,还有做好的焦香排骨,鲜香满口,连阿音也只顾着吃,忘了防备季知欢。

    死就死吧,这么好吃,死也值了!

    季知欢看着他们狼吞虎咽的样子,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吃慢点。”她说完后端着排骨汤去了里屋。

    阿音本来是想跟进去的,阿清不耐烦道:“哎呀姐,你别操心了,她要是想害爹还给咱们做饭干嘛啊,你看她打架多厉害。”

    阿音想反驳他,可是又找不到好的理由反驳。

    说得是啊,季知欢真想害他们,根本不用做那么多没必要的事情。

    季知欢把排骨汤给裴渊喂下去后,从空间拿出了小药箱,不过这次药箱里额外多出了一瓶药。

    “灵泉?!”

    未穿越前每次出任务受伤,她身边都会冒出这么一瓶药,没想到它也跟来了?

    那之前为什么药箱里没有?难道是时间还没到?

    季知欢果断选择了将灵泉喂给裴渊,随后扒了他的衣服替他换药。

    裴渊这身子饶是她看过那么多国际名模,阅遍各国美男,都可以说得上数一数二的,季知欢趁机摸了两把。

    等再出来的时候,阿音已经主动去洗碗了,季知欢一进厨房就发现了一盆热水摆在那,阿音别扭得不去看她。

    “谢了。”季知欢说了一声抱着盆回了房间,这身体太弱,已经犯困想休息了。

    阿音嘟囔道:“谢什么,还你人情债罢了。”

    因为吃了一顿饱饭,晚上大家都很早就入睡了,阿清睡得四仰八叉,阿音看着窗外的月亮,觉得这样的日子,真的像做梦,不用一醒过来就是饿着肚子,想去找饭吃。

    隔天是个艳阳日,季知欢洗了把脸,把空置的背篓取出,准备上山去。

    昨天傍晚随便逛了逛就发现了不少好东西,她得去弄点来,为过两天做生意做准备。

    阿清正站在小板凳上,帮阿音打扫卫生,听到动静跑了出来,“后娘,你干嘛去。”

    “去采些山货,等我回来做饭。”

    阿音在厨房里听着动静,阿清已经提着小篮子跑出去了。

    季知欢走了两步,发现后面跟了个小尾巴,一转头,阿清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盯着她,有些扭捏道:“后娘,我能跟你一起去么。”

    后娘那么厉害,会抓鱼,还会采山货,阿清也想学!

    季知欢没反对,“跟吧。”

    “好耶!”小豆丁乐呵呵跟了上去。

    季知欢发现这一家子小反派,就这阿清还是个单纯无辜的小可怜,也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变成了三人之中最会杀人的那个。

    阿音本想把弟弟叫住,可是家里还有一堆活呢,暂且信那女人一回。

    主要是那屋子确实太脏了,她是个爱干净的孩子,早就受不了了,现在有了干净的盆,她当然想让爹住的舒服点。

    别看她年纪小,可比傻头傻脑的缺心眼弟弟强多了。

    阿音溜达进了房间,准备把松软的被子拿出去晒晒太阳,看着裴渊的脸却大吃一惊。

    爹爹的气色什么时候变好了?明明之前还苍白得要命,眼瞧着都要没命了,现在看起来就像是正常的时候睡着了一般。

    难道那女人真的会治病啊!?

    -

    季知欢有点后悔把这小子带过来了,他的问题也太多了!

    “后娘,你为什么会抓鱼啊?”

    “那那些鱼都听你的话么?”

    “它们看不到你么?”

    “后娘你采得这个叫什么。”

    “……”想直接把他毒哑巴了。

    季知欢采了点蘑菇,还有野菜什么的,阿清也跟着学,抓起草就往里面丢,后娘的背篓都快满了,他的小篮子也要满起来才好。

    季知欢面无表情地把他篮子里的毒草和毒蘑菇丢掉,“那是不能吃的,吃了肚子疼。”

    “哦,阿清明白了!”小团子抬起头,满脸认真。

    cao,季知欢被这个人类幼崽给萌到了!

    越往山上去,阿清就有点吃力了,他虽然跟阿音是龙凤胎,可是姐姐力气大,体力好,他就不怎么行了。

    季知欢见他小脸憋得通红,叹了口气道:“休息会吧。”

    阿清松了口气,他还怕自己说走不动了,后娘会生气呢,毕竟以前自己烦后娘,她就直接动手打的。

    季知欢找了棵树坐下,就看到了地上的毛栗子。

    “你饿么?要不要吃板栗?”

    阿清眨巴了一下大眼睛,身为吃货他当然不会拒绝!

    “饿!”

    季知欢放下背篓,找了根树枝开始打树上的板栗。

    这个时候正是板栗长得饱满的时候,一口气能打下不少,阿清别提多高兴了,他不知道这个草团子有什么用,砸下来还有点疼,但是他知道这东西是能吃的!

    后娘做东西好吃呀,他又有好东西吃了。

    季知欢用小锄头在地上刨了个坑,然后让阿清去捡大点的石头,堆了个小灶台,直接用一旁的干柴生火。

    阿清人小但是勤快,乖乖依偎在季知欢旁边,看着她给板栗剥外面的那层草皮,也跟着学,小小的手,瘦的连肉坑都没有,季知欢叹了口气,竟然有种想把这小豆丁养成胖丁的感觉。

    剥好的栗子丢在了搭好的灶台上面,季知欢起身道:“你别乱跑,我去弄点天然蜂蜜回来。”

    阿清乖巧点头,虽然他不知道这里哪有蜂蜜……但后娘让他呆在这,那最好别乱跑。

    季知欢之前来这的时候记得附近有个马蜂窝,这烤板栗没糖没蜜就没那个滋味了。

    好在很快就找到了,就在她准备下手去摘蜂巢的时候,听到了一些细微的动静。

    她拨开了一旁的草垛子,发现了一个坑。

    季知欢探头,就看到了有个小少年躺在了坑里,左脚被捕兽器给夹住了,留了一地的血。

    季知欢想也没想的一跃而下,探了探鼻息,发现这孩子还活着,她用镰刀卡入捕兽器,稍微一用巧劲,那捕兽器就开了。

    估计是疼痛袭来,那少年硬生生给疼醒了,惨白着脸色睁开眼,眼里瞬间闪过诧异和如狼一般的杀意,看到是季知欢的时候,才稍微放松,身体下意识皱眉挣扎,语气充满排斥:“是你!?你放开我!”

    季知欢挑眉,刚才没仔细看,现在发现这孩子年纪虽然小,但五官模样都与裴渊有七八分的相似,难道是裴渊的大儿子裴寄辞?!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