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11章 极品上门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哦。”既然他不要帮忙,那就算了。

    季知欢直接松开手,裴寄辞被放回了远处,纵然季知欢的动作不算粗鲁,裴寄辞也因为挪动额头上沁出了冷汗。

    她顺手就将镰刀卡入土坑缝隙里,确定稳固,借着力道就要往上爬,眼瞧着季知欢真的要走了,裴寄辞眼里闪过挣扎。

    他当然不想继续留在这里,可是等了好久,来得人居然是这个女人,他才不会相信她有这么好心,可是不回去……弟妹怎么办!?

    就这么想着,季知欢已经离开了土坑。

    裴寄辞呆呆看着头顶的天空和树叶,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只是没过一会,外头又有了动静,好像是蜂群的嗡鸣声,随后又消失不见,裴寄辞紧绷神经,满怀期待的期望来得是附近的猎户,好歹能把他送回家就成。

    结果坑外有人再次探出头,却还是季知欢,她面无表情的甩下一根藤蔓,“缠在自己腰上,赶紧的。”

    等会蜂蜜的汁液可就流出来了,浪费。

    裴寄辞是想拒绝的,一瞬间脑海里也闪过很多念头,这个女人会不会把他拉上去之后,再狠狠松开绳子?摔死他。

    亦或者带着他出去卖了……

    “再不上来就算了。”季知欢没这么好耐心在这等他。

    就在她准备收回藤蔓的时候,另一端受到了阻力,原来是他抓住了末端,缓缓绕上了自己的腰,再暗示性得扯了扯,提示季知欢可以拉了。

    小样,还挺傲娇。

    季知欢才不会跟个半大的孩子计较,把人拉上来之后直接把人提起来,就背到了背上。

    裴寄辞瞪大了眼,他是真的想拒绝的,季知欢已经不耐烦道:“赶紧的,就你现在这样能飞回去?”

    裴寄辞内心震荡,这个女人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完全变成了不认识的样子!?

    季知欢已经一把将他背了起来,这三个孩子都瘦得离谱,背起来都没什么重量。

    她怕阿清那小子等久了,好在他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连小手摆在膝盖上都没变。

    其实阿清还是有点害怕的,怕季知欢把自己丢在这里就不管了,姐姐说晚上一个人在山里是要被野狼叼走的,所以等季知欢一出来,他的眼睛瞬间一亮。

    “你回来啦!”他一下站起来屁颠颠朝着季知欢跑过来,在看到背上的人时,小嘴张开,“大哥?你怎么跟后娘在一起?”

    裴寄辞:这话应该我来问你才是吧!你怎么会跟这个恶毒的女人上山?这欢呼雀跃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裴寄辞小脸紧绷,“回家的时候抄近路受伤了。”

    季知欢把他放在了一旁的树下,赶紧掏出蜂窝,割了点蜂蜜涂在了板栗上。

    裴寄辞眼皮跳了跳,这女人来山上……就是为了烤栗子?

    所以她刚才,是先去捅了蜂窝再来救他?

    裴寄辞差点一口血没喷出来。

    更令裴寄辞气闷的是,阿清这个小傻子虽然陪在他身边,可那眼珠子滴溜溜的已经随着那喷香的板栗而去了。

    想到这,裴寄辞的肚子也十分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他捂着肚子,不想让人看出来。

    就在这时,一双手捧着喷香的板栗放在了他面前,那板栗被树叶托着,外面因为涂了蜂蜜,所以有一层甜香,每个板栗都散发着光泽,更别提那喷香的热气扑面而来……

    裴寄辞咽了咽口水,一旁一只小手已经伸了过来,抓起来就剥了板栗的外壳开吃。

    那绵软香甜的口感,浓郁到溢满口腔,冲击着味蕾,对于许久不曾吃过甜食的孩子来说,简直是美味暴击。

    “好好吃啊!大哥我剥给你吃。”阿清乐颠颠得要给大哥剥栗子,他已经五岁了,是个会帮忙的孩子了!

    裴寄辞刚想说自己不吃,直接就被阿清堵住了嘴。

    !!!

    这口感!太……太好吃了。

    这女人,什么时候这么会做饭了?记得每次她做给他们的饭都跟潲水差不多,还说他们就该吃猪食狗粮,居然会烤板栗给他们吃?

    而且阿清怎么好像很自然的样子,难道他出去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么?

    季知欢吃的差不多了,加上裴寄辞受伤,她不打算继续采山货,回家看看他的腿要紧。

    阿清把剩下的板栗包裹在叶子里,放进小篮子里,他得带回去给姐姐吃。

    季知欢面无表情的过来把裴寄辞背在身上,阿清吃力得帮忙拿着背篓,跌跌撞撞跟在后头。

    “大哥,你的腿疼么?”

    裴寄辞抿唇,“还好。”

    季知欢余光瞥了眼,都快看到骨头了还好,嘴巴真够硬的。

    “还好我们上山了,不然你要被狼叼走了。”阿清嘟嘟囔囔,快到家的时候,却听到了吵嚷声。

    季知欢暗道不妙,加快了脚步,从后山林子里刚一出来就看到了自家院子里来了不少人。

    为首得便是张翠凤,还有一些没见过的村民,不过显然是来看热闹的,全都站在篱笆外,阿音站在院子里,像个炸了毛的小母鸡,死都不让步。

    “臭丫头,你给我闪开!听到没有,不然老娘连你一起收拾了。”张翠凤卷起袖子。

    阿音奶凶道:“你们这是打劫,欺负我家没人上门抢东西来了!想得美!”

    这是那恶毒女人从镇子上赚回来的,这帮人看他们有米粮了就想来抢,凭什么啊!

    张翠凤啐了一口,“凭什么?就凭你娘打了我兄弟,不得赔医药费啊!今儿不把钱交出来,我回头找里正去!”

    她都听齐天昌说了,那季知欢现在可有钱了,本来她还不相信呢,结果一过来就看到了又是板车,又是米粮,还有桂花糕的!

    她打不过她不要紧啊,她找村长,找里正,不给钱就把他们赶出去!

    “死丫头,给我闪开!”张翠凤一把就去推搡阿音。

    村民们其实也有看不下去的,可是谁让张翠凤他们家豪横呢?莫管闲事免得惹祸上身。

    就在张翠凤快碰到阿音的时候,一把镰刀突然飞甩了过来,直接横在了张翠凤的脚边,吓得张翠凤嚎叫一声蹿到了一旁。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