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14章 盘算未来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裴寄辞根本不想承认这么好吃的东西是这女人做的,可是根本停不下来。

    天知道他有多久没吃过这样的美味了,加上这几天在路上吃的都是发硬的干粮,这样热腾腾、香喷喷的饭,他都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而且里面还有鸡蛋,裴寄辞吃了两口后道:“你吃吧。”这样奢侈的东西,他得留给弟妹。

    “不用省,以后饿不着你们。”季知欢在另一头说道。

    三个孩子齐刷刷看着她,她面无表情地陈述道:“以后有我一口饭,我吃什么,你们吃什么,不用省,长身体的年纪这不是你们该操心的。”

    她说完继续吃饭,除了把脸都快埋进碗里的阿清之外,阿音跟阿辞两个人的内心,都快掀起波涛万丈了。

    她刚才的意思是……以后会好好照顾他们么?

    当天夜里,三个孩子又能睡在一起了,这次没有肚子饿的睡不着,喝的水也是干干净净的,被子松软,有太阳晒过的味道,更重要的是,不必担心明日一早起来没饭吃。

    在他们陷入沉睡的时候,在另一侧的裴渊手指突然动了动……

    然而在隔壁翻来覆去睡不着的季知欢可就难受了!

    这木板做的床硬得还不如地上舒服!

    漏风的窗户,破了洞的屋顶,但凡遇到下雨天,家里就成水帘洞了,还有那墙壁,估计遇到大风直接能坍塌。

    住在危房里会间接影响到她的睡眠,她不能忍。

    装修房子还需要大量的木材跟防水的砂浆、油毡,这些都得去镇子上采购,季知欢在心里好好算了一笔账。

    好不容易撑到眼皮根本受不了了,这副身子才沉沉睡去。

    -

    第二天一大清早,季知欢起身,刚打开门就看到了两张脸,阿清捧着热水盆等她,不奇怪,小吃货为了吃撒娇卖萌啥干不出来啊。

    倒是阿音怎么也大献殷勤?

    她洗漱完毕后朝着厨房去,阿清屁颠颠跟在后面,“后娘,咱们今天吃什么呀?”

    “小米粥。”

    “哦。”小米粥也好,虽然他很想吃昨天那个奶奶香香的馒头。

    “赶明做奶黄包给你们吃。”现在家里材料有限。

    虽然不知道奶黄包是什么,但阿清的就觉得一定特别好吃呢。

    “你大哥醒了么?”

    “醒了的。”

    “那你去打盆水给你大哥和爹洗漱。”季知欢说完,乖宝宝阿清果然照办,扑腾着小短腿忙去了。

    厨房里一下就剩下了两个人。

    “有事?”季知欢看她站在旁边不吭声,干脆问道。

    阿音张了张嘴,细若蚊声道:“那个,我能跟着你制盐么?”

    “可以。”季知欢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阿音有些意外,这一罐子能卖二两银子的生意,她就不怕自己学走了不管她了么?

    季知欢本来也是要去盐湖捡盐石回来制盐的,光她一个人,做不了太多,教会了阿音以后也方便。

    吃完饭以后,阿音就在门口等着,季知欢背了背篓出来,两个人一起上山捡盐石。

    另一边,齐天昌正在家里躲懒呢,他被季知欢打了一顿,寻思着张翠凤过去应该能要到银子,臭婆娘,居然敢对付他?看他不找个厉害的好好揍她一顿。

    到时候她把钱给自己,自己才勉为其难原谅她才好。

    美梦做的正好,门突然被人给踹开了,张翠凤指使两个哥哥道:“就是这王八羔子,跟我说季知欢有钱让我去讨的,结果害得老娘的肚子疼了一晚上,齐天昌,你今天不把医药费给我交出来,我让你没好果子吃!”

    齐天昌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混子知道什么,叫破喉咙也拦不住张豹两兄弟的拳头,乖乖从鞋底下掏出了二两银子,这可都是从季知欢那骗来的老婆本了啊。

    张家人是满意的走了,临走前还把齐天昌家都给砸了,可这哑巴亏他只能往肚子里咽,谁让他根本斗不过啊!

    -

    有阿音这个金刚芭比在,季知欢乐得轻松,教她如何挑拣盐石后,她去了盐湖旁边的竹林子里砍竹子、木材回来用。

    阿音捡盐石的时候就发现她不见了,嘟囔道:“还说变了呢,还不是躲懒去了。”

    话刚说完,突然听到了动物的惨叫声……

    阿音竖起了身子,不会吧,这么倒霉?青天白日遇到野狼不成?

    她吓得不轻,又不知道该不该出声把那女人叫回来,赶紧下山去,就见到树丛动了动,阿音差点尖叫出声,就见季知欢扛着一头羊钻了出来。

    ……

    她,她该不会是打了一头羊回来吧?

    季知欢把羊往地上一丢,继续钻进了林子里……

    接下去,时不时就丢出野兔子,野鸡,大雁,阿音从一开始的震惊,到后面已经麻木了。

    不过心里还是很高兴的,看来今天又有肉吃了。

    经过两天的相处,阿音已经能确定,她不会吃独食了。

    而且她的本事那么好,能打中这么多野味,若是自己能学一点就好了……这样以后自己也能赚钱。

    等把她的盐石背篓装满,季知欢也干完了活。

    她直接接过了阿音的背篓,然后用竹子现场做了个简易的扁担,将野味和那头羊用草绳捆扎起来绑在扁担上,这样扛着走不会太累。

    临走前,阿音还有点依依不舍的,“这些盐石采完了怎么办?会不会被其他人发现啊。”

    “他们这么久都没发现,往后也不一定。”季知欢说完,阿音觉得有点道理,这可是赚大钱的买卖,千万别让人给得了去。

    “咱们为什么不把那些盐石全部捡走呢,这样一口气能发大财。”

    “就我们两个,发不了大财。”除非变成盐田厂,据书里的设定,盐是国家的,不允许私人开采,除非拿到当地官府的许可证。

    所以这个顶多算个营生,想每日都进项,还得想别的办法。

    阿音有些失落,还以为靠着这个,家里不用饿肚子了呢,接近家门口的时候,阿清已经滴溜溜跑过来了,一看到她们扛着的东西兴奋的大叫起来,“是羊!”

    “你怎么在这等我们?”阿音问道。

    阿清手指着家的方向道:“大强哥来了,说要带大哥去祠堂。”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