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17章 煎饼果子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晚上家里吃得是葫芦鸡,先将鸡宰杀煺毛,煮时用麻丝将鸡捆好,添肉汤、料酒、精盐、酱油、葱、姜、八角、桂皮,入笼蒸透。最后一道工序便是油炸,将油烧至八成热反复浇在鸡上等外皮金黄色,便可出锅了。

    因为都是给孩子们吃,季知欢没放辣椒,反而加了点阿音做好的盐入味,皮酥肉嫩,香烂味醇,筷到骨脱。

    因为太香太好吃,就连裴寄辞也吃了大半只鸡,阿清更是连手指都嘬干净了。

    “裴家媳妇在么!?”

    院子里传来动静,阿清抓着鸡腿就起来了,屁颠颠去篱笆外头看,杨婶子低头一打量,就看到了吃得满嘴油光的阿清,她鼻子嗅了嗅,好香啊,“阿清,吃什么呢。”

    “葫芦鸡,后娘做的,可好吃了!”小阿清仰着头骄傲得说道。

    杨婶子闻言笑了,“真的?”

    看来这季知欢没骗人。

    阿清踮着脚把篱笆推开,回头喊道:“杨奶奶来了!”

    杨婶子为人厚道性子也好,阿辞跟阿音都很喜欢他,季知欢起身到门口,正巧跟杨婶子碰了个面。

    杨婶子先打量了一下桌上的鸡,闻着这味就知道好吃,屋内也比之前干净了,没那股子臭烘烘的味道,连床上的被褥也换了齐整的。

    杨婶子点了点头,对季知欢的态度也好了不少,“裴家媳妇,我老三媳妇生了个闺女,给你们送点喜饼吃,别嫌弃。”

    村子里若有喜事,是每家每户都得送礼的,可他们家之前没人情往来,杨婶子还念着,恐怕是担心他们没饭吃。

    这份情季知欢领了,她去厨房把在锅里剩下的葫芦鸡放在砂锅里,都给杨婶子端来了。

    “婶子,这是给嫂子补身子的,还有这个,当给孩子的红包。”

    杨婶子一转头就看到她端了一碗鸡出来,村子里哪有人舍得吃鸡啊,那都是逢年过节大喜事才会杀来吃的。

    “哎呀使不得使不得,我这喜饼才值多少,你们留着吃吧。”

    “我们够吃了,您拿去吧。”季知欢直接把鸡放进了杨婶子的竹篮子里。

    杨婶子见她是真心的,心里当真是对她刮目相看了,“那好吧,我看你这屋子要添置的东西还多,院子里的地也没好好打理,赶明我和我家那口子过来帮你把地耕了,你也种些瓜果蔬菜,你可别拒绝。”

    季知欢没拒绝,“成,婶子别累着就好,有什么只管吩咐。”

    杨婶子本来还怕她说种地累,不会种,一听这话就放心了,农户人家只要有口饭吃那日子就过的下去。

    季知欢又跟她打听了做被褥的事,杨婶子拍掌道:“这哪里还需要买啊,你去镇子上扯点料子回来,我家还屯着棉花呢,剩下得给孩子们做点衣服鞋子都够了。”

    “那谢谢婶子了。”

    杨婶子看她,又看了看几个孩子,心疼道:“说起来啊,我之前对你确实不大信任,但是想想你这么年轻就嫁到这,既然来了,大家一个村的,有什么烦难的尽管说。”

    季知欢点头,她不是个善谈的性子,不过一个人的好与坏还是分得出的。

    一直把杨婶子送下坡,季知欢才折返回来,院子里,阿音一直等着,看她回来了才闪身进了厨房烧热水。

    季知欢勾了勾唇角。

    第二天天不亮,季知欢起了个大早,阿音是被厨房里的动静给吵醒的,她想起了自己的盐,赶紧揉了揉眼睛,趿上鞋子过去看。

    只见锅里的盐已经被季知欢给装好了,她把板车推了出来,阿音诧异道:“要去镇上么?”

    季知欢点头,“嗯,去卖东西。”

    阿音想了想,“你等等我,我也去。”

    季知欢没拒绝,阿音洗漱很快,生怕季知欢自己先走了。

    因为赶路的早,一路上也没什么人,偶尔有送货和载人的牛车经过,也把视线投到了母女二人身上。

    毕竟一个女人带着个女娃儿推车去镇上可不常见。

    进了镇子后,阿音问道:“咱们推去哪里。”

    现在还早,大部分的铺子都在陆续开门,菜市口人是最多的,都来挑拣最新鲜的菜色,季知欢问了周边的人,确定角落里的位置没人,离客云来也近。

    “就在这吧。”

    季知欢从车厢内部抽出了麻布,铺在了地上,将背篓里处理过的山货摆在路边,然后把车内的小炉子拿出来,生了火。

    又从里面拿出一个烙饼用的铁铛,在车上面摆出一摞前天买的鸡蛋,炸好的油条,和早上在厨房搅和好的面粉和调料。

    这是个新鲜东西,一旁的菜贩们好奇得看了过来。

    “做什么呢这是?”

    季知欢抬眸,“煎饼果子。”

    “多少钱一个。”

    “十文钱。”

    “十文钱,巷子口那肉末面只要三文钱,素面两文钱就能饱。”

    季知欢笑了笑,“贵自然是有贵的道理。”

    季知欢用手掌感受了一下铁铛的温度后,用勺子舀出了面糊倒在了铁铛上,随后拿出了一个用竹子做的竹耙子一转,将面糊均匀得抹平在了铁铛上,随后

    单手磕开了一枚鸡蛋,使蛋黄和蛋清混合均匀铺满饼面。

    在鸡蛋液还没凝固时,撒入葱花,和黑芝麻,把饼翻过来再继续烙制,刷上了准备好的甜面酱跟辣椒酱,此时香味已经散了开来,不少人已经围拢在了车前看她做煎饼。

    季知欢将油条摆在上面,用小铲子将煎饼卷好,直接抄入了一旁的荷叶里,让人裹着叶子吃,方便还不脏手。

    阿音瞪大了眼睛看着她这一系列操作,昨晚上就听到她在厨房兵兵乓乓的,她原来是在忙活这个么?

    阿音咽了咽口水,肚子都快叫了。

    季知欢直接当着众人的面把刚做好的煎饼果子切成一段一段的摆在盘子里,对着众人道:“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尝尝看,试吃不要钱。”

    “真的不要钱?”

    “真不要。”

    季知欢说着又摊了一个,完整的一个鸡蛋糊上面,看得人食指大动,这次她递给了阿音。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