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18章 不速之客不请自来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阿音可没跟她客气,直接拿过来咬了一口。

    有人已经忍不住问道:“好吃么?!”

    阿音点头如捣蒜,“好吃!”

    既然好吃,试吃还不要钱,站在最前面的便有人抓了一小块尝尝。

    “嗯!真的好吃啊,外面鸡蛋香,里头是脆的!”

    “这酱料是什么,好香啊,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煎饼。”

    都说好吃,眨眼间盘子里试吃的已经没了,季知欢切的小份,让人既能尝到味道,又不至于让他们吃饱。

    吃过的还想吃就得买,吃不着的就更想买了。

    那可是一整个鸡蛋啊,还有用料十足的面糊酱料,还有芝麻香葱,那巷子口的肉末面,肉末都找不着,素面更是寡淡无味,这个可不一样,看起来就好吃啊。

    “来一个!”

    “我也要,给我两个蛋!”

    季知欢立刻倒面糊开工,生意瞬间红火了起来,镇子小,有什么稀罕事转眼就传得沸沸扬扬了。

    “快快快,菜市口有个煎饼摊,那煎饼可好吃了。”

    “煎饼能好吃到哪去?干巴巴的。”

    “不干,吃过的都说好吃,每个煎饼一个完整的鸡蛋呢,喷香喷香的!”

    阿音本来以为今日是来卖山货的,结果季知欢这煎饼果子一出来,谁还管山货啊!她摊子都顾不着直接过来帮忙收钱了。

    花香香睡到自然醒下楼的时候,店小二正兴冲冲跑回来,花香香一甩帕子,靠在楼梯栏杆上咂嘴道:“大清早的跑哪去了?”

    小二仰头,“掌柜的,你可算是醒了,来尝尝这个。”

    花香香瞥了眼他手里的东西,“什么玩意也值得你乐成这样。”

    “这可是我排了好久的队伍买到的呢,马上就没了。”

    花香香看了眼小二递过来的东西,还别说,鸡蛋面摊开的卷饼,上面撒了芝麻,里头肉眼可见的酱料,看着就觉得好吃。

    花香香伸手掰了一点塞进嘴里,酥脆又香,她眼睛一亮,“这是谁家的饼?可千万别说是醉仙居的?”

    小二摇头,“哪家酒楼都不是!更不是醉仙居的,那人您还认识呢,就是前两天您带来那个,身边还跟着个女娃娃的女人。”

    花香香一愣,“带我去瞧瞧。”

    季知欢准备的煎饼果子材料不多,也没想到能卖得这样好,现在排队的人还很多,材料却没了。

    “是不是没了啊!?”

    “是的,明日一早我还来,大家放心。”

    “那成,明天我再来。”

    排队的人一散开,阿音已经高兴得蹦起来了,她的小钱娄都装满了,沉甸甸的,好多钱呢。

    她偷偷拿一点,后娘应该不会发现的吧。

    阿音悄悄从钱袋里扣了点钱塞到了自己衣服的内袋里,做完这个一直提心吊胆的。

    季知欢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但没去揭穿她。

    人都散去,也该收摊了,季知欢把鸡蛋壳这些东西都清理干净,准备去卖野味,花香香已经到近前了。

    “大妹子,又见面了。”

    季知欢抬头,一看是她,点头示意,“你等等,我一会去你那送东西。”

    花香香眼珠子一转就明白了,“这么快又有了?”

    “嗯,做出来的菜还好么?”

    “不错得很,有几个老主顾还以为我换厨子了呢,你这就收摊了?哎呀,是我来迟了。”花香香懊恼。

    刚才到街口就见到排队的人了,可惜她一过来人都散开了。

    季知欢闻言拿出了准备给自己吃的那个,“拿去吧。”

    花香香不知道她没吃早饭,直接接了过来,倒是阿音扯了一把她的袖子,小声道:“你自己饿了一早上呢。”

    刚才掰了一块吃的不够味,这满满一大口刚出锅的,果真是齿颊留香,爽脆劲道足,花香香是个吃货,两三口就把这煎饼果子给吃完了。

    “真是越吃越好吃,没想到妹妹你的手艺也这么好!”

    煎饼果子卖没了,山货摊子总算是让人给注意到了,有几个农妇过来选,直接就问能不能拿自己的东西来换,季知欢看了眼都是寻常的瓜果,按照市场价兑换后,很快山货也都清理出去了。

    季知欢要收摊,先跟花香香去客云来,再去野味店。

    正打算走呢,摊位前来了两个人。

    “是你刚才再卖煎饼么?”

    季知欢掀起眼皮,继续忙自己的,“嗯。”

    “我们掌柜的想请你聊聊。”

    “不去。”季知欢言简意赅。

    见到她直接拒绝,两人一下就恼了,“你恐怕还不知道我们掌柜的是谁吧?小娘子,话可别说得太早。”

    “你们掌柜是银票还是铜板?非得都认识他不可?”季知欢一甩抹布,“别挡道。”

    “你!”

    后面那人拉住了前头想发作的那个,目光瞥向了站在那的花香香,眯起眼道:“我说呢,原来是花掌柜啊,这次怎么跑那么快,可惜了,客云来的生意啊,不是跑得快就有用的。”

    花香香又不是吃素的,闻言叉腰彪悍道:“老娘在哪要你管!?滚回你的醉仙居去。”

    那人也不生气,讥讽道:“走着瞧。”

    季知欢看着他们离开,花香香啧了一声,“这下可麻烦了,他们估计误会你跟我合伙了。”

    “说得也没错。”本来她卖盐给她也算合作方。

    花香香一看季知欢淡定的样子就知道她没明白自己的意思。

    “你不知道他们是谁啊?醉仙居知道么?”

    “听过。”

    花香香一甩帕子,不屑道:“醉仙居是池家的产业,池家在咱们这也算一霸了,他们估计找你去,想买断你这煎饼呢,你不给他们脸面,往后估计要对付你了。”

    “那你呢?你不怕他们?”她只是个小摊贩,花香香可是跟他们打对台的。

    花香香翻了个白眼,“我坚强得很,才不是他们找几个地痞流氓能把我吓走的。”

    这么听起来,看来客云来生意不好,还跟醉仙居有关系。

    “走吧,去你那说话。”季知欢已经收拾完毕了。

    花香香仔细打量季知欢,明明就是个乡下小村妇,为什么感觉这么淡定呢,这气场也跟寻常女子不同啊。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