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19章 小金库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到了客云来,季知欢让阿音把她自己制的盐拿出来,阿音有些紧张地看着花老板,生怕她说做的不好。

    没想到花老板笑逐颜开道:“正好我快用完了,这次的量比上次多,那我给你三两银子吧。”

    阿音没想到自己制的盐居然可以拿到三两银子,当即眼睛就亮了起来,今天回家后她要继续制盐去,把钱都攒起来,然后可以给爹看病,再也不怕饿肚子了!

    花香香去柜台拿银子,俯下身神秘兮兮道:“妹子,我是真的给你个忠告,千万别得罪醉仙居那群人,他们手段脏着呢。”

    季知欢颔首,“多谢。”

    出了客云来,阿音还跟做梦似得,想也没想就拉着季知欢的袖子道:“三两,我居然赚了三两!我以为她会说我做的没你好,只给我几十文呢。”

    “没有,你做的很好。”季知欢如实陈述。

    阿音小脸已经激动的发红了,过了会才发现自己一直拉着季知欢,她下意识同手同脚起来,“谢谢你。”

    “不用,这是你应得的。”

    一路走到野味店,今天张大彪开门比较晚,昨晚上去村里的猎户那收皮子,不是伤口太大影响整皮,就是烂大街的货,卖不出去高价。

    总觉得这两天的生意要完蛋,打眼就瞧见了季知欢母女二人朝着这边走来,张大彪扑腾一下站起了身子,直接到店门口打了声招呼,“小娘子今日也来卖货么?你家郎君可有新货。”

    季知欢微微点头,然后直接打开车厢内部的门,从里面掏出了一整块完整的羊皮,还有已经被她完整切割下来的羊肉,野兔,野鸡……

    虽然比不上外头猎户能猎到狐狸什么的,但是她送来的货可不一般,那庖丁解牛的手法,不得不说她夫君绝对是个行家,不像外头那些猎户瞎来,这手艺没个长年累月练下来,可是一眼就能看出区别来的。

    张大彪可乐呵了,“这次带来这么多呢!”

    季知欢随意“嗯”了一声,张大彪心里犯嘀咕,虽然戴着面纱看不出这小娘子是个什么长相,但性子沉稳,多余的话一句也不带,还挺让人信服的。

    做生意,只要货好,他的价钱就公道。

    “皮毛加上你送来的这些肉,一共给你二十五两如何?”

    “好。”

    张大彪二话不说掏银子,季知欢看了眼他前头摊位,居然还有卖肉的,跟猪肉摊子不同,他主要是卖蛇肉、兔子肉、獐子肉之类的。

    “您这收做好的肉么?”

    估计是季知欢突然开口,张大彪一愣,“哪种?”

    “肉肠、腊肠、卤肉、肉干之类的。”

    “买的人不多。”

    唔,也是。

    张大彪鬼使神差来了一句,“你要是做的好吃,我这能帮你卖。”

    季知欢眼睛一亮,“好。”

    她还得去杂货铺买东西,收了钱就走,张大彪看着她的背影,总感觉这小娘子不简单是怎么回事?

    今天一天下来,阿音的小荷包已经满满当当,前几天卖盐能有二两银子她已经很意外了,今天居然一出手就是二十多两,简直是骤然暴富,阿音忍不住掐了自己一把。

    “嘶。”是疼的,不是做梦,她紧紧捏着荷包,生怕有贼。

    季知欢眼角余光看到了她的小动作,嘴角勾了勾,开口道:“卖盐的钱你自己存着,都是你应得的,还有今天你帮我推车跟收银的工钱,你自己拿。”

    说完这些,季知欢朝前走去。

    阿音错愕得看着季知欢的背影,喉头滚动,心里诧异,是不是她发现自己偷钱了?

    季知欢没拆穿也是考虑到小孩子的逆反心理,本来就是小反派,三观自然跟常人是不同的,原主给她的阴影太大,她无法逆转之前发生的事,以后就得做个正常的引导,免得她价值观崩坏。

    现在有钱了,季知欢到了肉摊毫不客气了选了不少肉塞进了背篓里。

    阿音一阵肉疼,这刚到手的钱还没焐热呢!这就花出去了,还要自己偷拿了点给大哥和爹存着,不然都得被这女人花出去。

    虽然她能赚钱,但也能花钱啊,对,自己只是为了这个家存钱罢了,才不是偷那。

    母女俩随后又去了杂货铺,这次季知欢买了点种子,最后去的是布料店,季知欢这次很实在,直接选了成衣,毕竟她不会做衣裳,与其浪费时间扯布做衣裳,还不如直接买。

    何况这几个孩子已经没什么衣服穿了。

    阿音没想到她居然还给他们买衣服,心里的防线一再后退,正犹豫着要不要跟她说省点钱。

    季知欢已经拿了衣服就在她身上比划,“这颜色不错,你喜欢么?”

    怎么会不喜欢,她已经好久好久没穿过干净整洁的衣服了。

    “那就这套了,再买个头花吧,去试试鞋子。”姑娘家总爱漂亮的。

    阿音红着脸坐在了小马扎上,店家拿来了鞋,不是草鞋,也不是麻布鞋,是粉色的,上头还有花,阿音可喜欢了。

    她自己的鞋都破了,大拇哥偶尔会跑出来,她局促得把旧鞋藏在马扎下面,才拍了拍脚上的尘土,小心翼翼的把脚给套了进去。

    “喜欢么?”季知欢蹲下来问道。

    阿音红着耳根点点头,“嗯。”

    “那就这双了吧,还有刚才我看上的都帮我包一下。”季知欢拿出了在商场刷卡的架势,阿音闻言赶紧把鞋子脱了下来,她可舍不得穿回家,逢年过节再拿出来好了。

    季知欢见状将她摁了回去,“买了就是要穿的,以后会有更好的。”

    她说得平淡,也没故意在阿音面前装好人的意思,可阿音心里的愧疚却越发多了,她偷她钱了,她还给她买鞋子,原来她也是为他们花钱的。

    买了一堆东西,眨眼间车内又满满当当了起来,阿音掂了掂自己卖盐的钱,有些犹豫要不要开口。

    她用这钱给大哥买书,季知欢会不会翻脸啊?

    “是要买书么?我看前头有书局,还卖文房四宝,去看看吧。”

    阿音错愕得看着她,“你不是不让大哥看书么?”

    “那是我以前糊涂,你们这个年纪就应该读书上学堂,赚钱那都是大人的事,所以,要不要?”季知欢等待她的回答。

    阿音果断:“当然要!”

    季知欢不懂古时候这年纪的孩子要看什么,阿音也还是个孩子,便打算进去问问掌柜的,跟阿音刚一进来,迎面就碰上了陈耀宗。

    陈耀宗也看到了她们,纳闷这丑八怪今天怎么蒙面进来,要不是裴棠音在边上,他还认不出了呢。

    “你们是给裴寄辞买书的吧?劝你们省点钱,赚钱本来就不容易,少做无用功。”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