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20章 霸气欢欢护崽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这话可以说的极其不客气了,陈耀宗可不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

    他们家有十五亩地,在村子里都是“首富”了,二房三房四房都是紧着他一个,有肉给他吃,束脩他们给,全家人才把他一个人供出来。

    笔墨纸砚哪个不要钱?就裴寄辞这家境还想读书?省点钱买点窝窝头,往后在地里刨食就不错了。

    人心奢望太多就成了贪婪,读书?哪里是他们能想的。

    阿音气得不行,刚想骂他呢,就听季知欢清冷的嗓音响起,她语调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慵懒,好似根本没把陈耀宗放在眼里。

    “花你钱了?管那么宽。”

    “你!”陈耀宗在村里说话,没有人会不听的,他将来可是要当状元郎的人,说出来的话也是为了她们好!

    “无知妇人!多说无益。”陈耀宗不屑,“书局也是你们能进的?”

    “人家打开门做生意,还会把钱往外推?倒是你,狗眼看人低,也配读圣贤书?闪开!”季知欢伸手一推,直接将陈耀宗推出门外,什么东西?裴寄辞就算不是她亲生的,那也不是被这杂碎当她面欺负的人。

    陈耀宗被这么一推差点在门口摔个狗吃屎不说,手上的东西还散落一地,季知欢低眸去看,掀起眼皮嗤笑道:“这是十九,不是三十,这么简单的题目都做不对你还劝人家别看书?家里没镜子也有尿吧。”

    季知欢刚一说完,不少在书局的学子凑了过来,陈耀宗当然不会相信季知欢,“不可能!你一个乡野村妇懂什么你!”

    季知欢拉着阿音往里走,都不稀罕看他一眼,降低智商。

    “掌柜的,适合练字的笔墨纸砚来一套。”

    “好咧。”

    陈耀宗气呼呼捡东西,有人却看着季知欢刚才说的那道题点头道:“你好像是错了,确实是十九。”

    陈耀宗直接把那张纸抢了回来,红着脸道:“你们看错了,她不可能做对的,大字不识一个的女人懂什么。”

    季知欢翻了个白眼,完全没把那家伙当回事,又挑选了几本现下学子们最流行的书籍付钱走人。

    经过陈耀宗身边的时候,隔着面纱,陈耀宗都能感觉到这女人嘲讽到极致的眼神。

    身边的人已经散去,陈耀宗站在原地,不可能的,那女人哪里会做算题?一定是瞎蒙的!

    阿音回头看了眼站在那傻愣愣的陈耀宗,再看了看季知欢,总感觉后娘很厉害是怎么回事!?

    -

    另一边

    裴寄辞睁开眼,太阳已经高高升起,大概昨晚上这被褥太舒服了,自己居然睡了个懒觉,阿清跟阿音都不在房间里了,门大开着,阳光直接明晃晃的透了进来。

    一个小脑袋探了进来,阿清眨了眨眼睛,“大哥,你醒啦!?”

    裴寄辞点头,“阿音呢,你们还没吃饭吧,我现在就起来给你们烧饭。”

    阿清摇头,“厨房有饭,我这就去拿。”

    有饭?是阿音做的么?还是……那个女人。

    正想着,阿清已经迈着小短腿回来了,手上端着的盘子还冒着热气,阿清奶呼呼地往裴寄辞身边凑,“后娘跟姐姐大清早就出去啦,这是后娘一大早做好的,阿清已经吃过了。”

    裴寄辞盯紧看去,盘子里放着一个奶白色的小馒头,圆咕隆咚的,还做成了猪的样子,这么可爱好看的馒头,他还是第一次见呢。

    “哥哥快吃,可好吃了,阿清早上吃了3个呢。”说着,他还挺出小肚子让裴寄辞看。

    原本瘦的凹进去的肚子,果然是鼓的。

    裴寄辞捏起那热腾腾又白又软的馒头,一口咬了下去,扑鼻的浓郁奶香瞬间席卷口腔,好吃到令他差点咬着舌头。

    “这是后娘做的?!”

    这比阿爹当初找的宫内御厨做的还好吃!

    “对啊,后娘做东西都很好吃。”

    阿清说着,就去掀开被子,裴寄辞两三口就解决了那猪猪奶黄包,转头道:“你要做什么。”

    “抱着爹爹去复建啊,晒太阳,我昨天都跟后娘学过了,跟爹爹说话,帮他按摩,爹爹就会醒过来了。”阿清认真道。

    裴寄辞无奈,“你抱不动的,等阿音回来吧。”

    他抱着爹都够呛,何况爹这么高大……

    正说着话呢,就听见院子里阿音的叫声,“阿清!快出来帮忙。”

    “来啦!”阿清一听到这声音,喜滋滋跳下床往外跑,裴寄辞也想动,可惜腿脚不方便,只能隔着窗户的破洞往外看。

    阿音推着车进了篱笆院,见阿清跑出来,赶紧招呼他,“看看我给你带回来什么。”

    阿清睁着眼睛等着她,只见阿音从身后拿出一根糖葫芦,“想吃么!”

    “哇——是糖葫芦,我拿去给大哥吃!”阿清乐得找不到边了。

    “你们去玩吧,我去整理东西。”回到村子里,不用做生意,季知欢直接把面纱摘了,提起箩筐里的东西往厨房走。

    阿音趁着阿清追着季知欢问东问西的档口,坐到了裴寄辞旁边,将自己的小钱袋塞进裴寄辞怀里。

    裴寄辞一愣,摸了一把,里面少说是几两银子,“哪来的?”

    “卖盐啊,我的盐卖了二两银子,我会赚钱了。”她怕裴寄辞骂她,藏了个心眼,把自己偷钱的事情给隐瞒了下来。

    裴寄辞不疑有他,毕竟在他心里,妹妹单纯可爱,除了力气大了点,都是需要他这个大哥来保护的。

    “那你好好放好,别给我啊。”

    “我用不着这些,你拿着,等存着上学堂,哦对了,这是我跟那……季知欢一起买的文房四宝,还有书,你都想不到今天我们生意有多好,我已经迫不及待再去赚钱了!”阿音小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裴寄辞心里一痛,“你赚点钱本来就难,怎么还给我买书,她能同意?”

    “同意了,文房四宝是她挑的,书也是她买的,还问掌柜的要了现在学生们最爱看的书,你看。”阿音从小背篓里拿出了季知欢选的。

    裴寄辞随手一翻,便知道这些书不便宜,刊印清晰不说,还都是时下学子们都要学的典籍。

    她,肯让自己读书?

    “阿音,把你爹挪出来复建了,让你哥也出来晒晒太阳,等会我给他换药。”季知欢在外头喊了一句。

    “哎,好!”阿音下意识回道,连他们自己都没发现,不知不觉跟季知欢已经越来越像一家人了,有应有答,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