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24章 无端挑衅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好在章八两造成的风波很快就平息了,百姓们瞧没事,继续过来排队买,加上这小子带着人招揽生意,今日煎饼果子赚的钱是昨日的两倍。

    季知欢卖完就准备收摊,章八两见状想跑,季知欢清了清嗓子,他又耷拉着脑袋回来了。

    “这我都招揽完了,还不能走啊!?”章八两委屈,他腿疼头疼脖子疼,想去看大夫!

    季知欢让阿音把钱装好,然后走到一旁问道:“池老爷给你们多少钱赶我走。”

    章八两一愣,“五两银子,事成之后再给我五两。”

    他可是镇子里最好的流氓,值这个价。

    季知欢伸手,“拿来。”

    “什么?你打劫啊。”

    “你没完成任务凭什么要钱,给不给?”季知欢不耐烦的勾了勾手掌。

    章八两打又打不过,只能气呼呼把钱给她,“那我现在能走了吧。”

    季知欢收了钱,啧了一声道:“这池老爷害你们受伤了,你们就打算这么算了?”

    章八两都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女人,明明是你害我们受伤。

    “你去跟那池老爷说,已经把我赶走了,让他把后续的银子给你,再包了你的医药费。”

    “你真的不回来?”章八两都不信她说得。

    “我要回来啊,但我也要钱,剩下那五两你们可以留二两看病,如果不给我也可以,小心下面的小金贵哪天就被我给摘了。”季知欢撂下狠话,拍了拍章八两的肩膀,“明日这个时候,记得交钱。”

    “……”这到底是个什么人!什么人啊!!!!我明明是来敲诈她的,怎么成了她敲诈我了!

    阿音不知道季知欢跟章八两说了什么,只觉得章八两那脸色难看得可以。

    “拿去存好。”

    阿音下意识接过手,竟然是五两银子,“放我这?”

    “嗯,以后钱都归你管。”

    阿音傻眼了,一直到跟着季知欢出了镇子,她觉得自己脸上还是火辣辣得疼。

    她偷钱,她还给自己钱……刚才遇到地痞,她也是下意识拉着自己到身后。

    阿音咬咬牙,看着正在推车的季知欢道:“你不要把钱都给我了,我……”

    季知欢静静等着她说下一句,回家的乡间小路上本来就没什么人,太阳热辣辣挂头顶,阿音却突然觉得眼眶有点热。

    “我偷你钱了,你别给我。”她解下钱袋,放在了车板上。

    小姑娘倔强单薄的背影挺得笔直,光是承认偷钱,已经花光了她所有的力气。

    季知欢叹了口气,“我知道,不过我说过了,那是你应得的,何况我从来没想过把钱跟你们分开用。”

    阿音浑身一震,不敢置信得看她。

    她不是居高临下跟她说得,也不是平日里那淡漠的样子,是蹲下来与她平视,“我以前对你们不好,你不相信我很正常,没什么好愧疚的。

    你向我坦白,我也替以前的我道歉。”

    阿音没想到她说出这番话来,“你不怪我?我之前还想把你卖了。”

    “都是过去的事了,说了也没什么意义,不过你向我坦白,我还是很高兴的。”季知欢站了起来,顾全了小姑娘倔强又敏感的自尊心。

    “走吧,回家。”

    阿音看着她,随后缓缓跟了上去,这次不再是一前一后,而是并排一起走。

    “刚才我确实喊了。”过了许久,才听她别扭地承认了真的喊了后娘。

    还是个小傲娇,季知欢勾了勾唇角,“我知道。”

    这一次两个人虽然话不多,但是气氛比以往都要好。

    刚进村子里就见有人急吼吼往祠堂去,打眼瞧见季知欢母女俩,直接喊了一声,“哎,你们家出事了,村长说要把你们赶出去呢!”

    阿音皱眉,“赶我们做什么?”

    “不清楚,我也是听人说的。”

    季知欢与阿音对视一眼,赶紧推着车往祠堂去,刚走近就听到了阿清的哭喊声,还有杨婶子维护的声音。

    其余村民事不关己,或蹲或站,就看着眼前的闹剧。

    裴寄辞护着怀里的阿清,如一头小狼一般,死死盯着眼前的王桂芳,消瘦的身板没有一丝退却,一字一句道:“我说了,我们没偷你们家的东西。”

    王桂芳叉腰,“听听!大家听听,你们家没偷东西!?那陈三家的鸡哪里去了!?你们家那些面粉米是哪来的?”

    杨婶子气不过,“王桂芳,你少在这满嘴喷粪,我早就说了那是裴家媳妇去镇上卖吃食挣来的,你冤枉两个孩子你亏心不亏心!”

    “我亏心?我亏什么心,倒是你成日里包庇贼,你安的什么心,今天这家丢个鸡,明日丢头羊,你来负责么!”王桂芳仗着儿子是童生,自诩高人一等,才不怕杨婶子。

    她越说越觉得自己有道理,手里举着棍子道:“兔崽子,还不说你到底偷了多少东西,信不信老娘打死你我!”

    王桂芳正觉得自己大杀四方呢,张翠凤也加入了进来,“可不是,像这样的人,尽早赶出去才是。”

    有人肯附和,那自己就是有道理的,王桂芳说着就要去把阿清拽出来打一顿。

    “放开你的狗爪子。”季知欢推开人群,冷冷道。

    张翠凤一看是她,吓得赶紧缩到了人堆里,她可是尝过季知欢厉害的人,可不敢上去。

    王桂芳等得就是季知欢,一见她终于回来了,冷笑道:“哟,我当是谁呢,怎么,上哪偷东西回来了,给我看看贼赃啊!”

    王桂芳那得意的嘴脸还没摆完,季知欢抓这她的头发就像拖死狗一样的狠狠拽了两下后,抢过她的棍子一棍子朝她肚子捅了过去。

    论伤人,季知欢最是知道哪里最疼最致命。

    王桂芳没料到她来这么一手,直接把早上还没克化的东西都给吐了出来,疼得差点咬了舌头。

    阿清从裴寄辞怀里抬起头,小小的娃儿哭得浑身抽抽,委屈得朝着季知欢跑了过去,一下抱住了季知欢,“后娘,阿清没偷东西,阿清真的没有,不要让他们把我们赶走!”

    好不容易现在有饭吃,有暖和的被褥,阿清真的不想走。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