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27章 建设家园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回了家,季知欢把裴寄辞放到了床上,卷起他的裤腿开始查看。

    好在没伤到根本,只是被王桂芳拖拽的时候,身上有擦伤和淤青。

    裴寄辞这些日子已经习惯了那个小药箱的存在,每次里面都有不同的东西,各个长得稀奇古怪。

    “这是什么?”裴寄辞吓了一跳。

    季知欢淡定道:“云南白药,是个喷雾。”

    喷雾是个什么东西,裴寄辞很快就知道了,他震惊得看着季知欢把东西收好,然后又往他嘴里滴了一滴东西。

    “每天自己涂抹在伤口处。”季知欢把药膏给他放在床头,然后掀开帘子出来,郑大强正坐在堂屋里看图纸,见她出来,郑大强直接问道:“这图纸都是谁画的?”

    “我,怎么了?能做么?”

    她画得已经很简单明了了。

    “当然能,不过你怎么懂这个啊。”大部分木匠是会画图的,但是他们都是师傅教徒弟,做点家具啥的,像这种精巧的东西可不多,她一个妇道人家,怎么会懂呢。

    “能就行,还有家里的床铺柜子都拜托你了。”

    “成,你放心,保管给你做到满意。”

    “请问是季知欢家么!”外头有人吆喝了起来,阿清滴溜溜从厨房跑出来,“你找谁?”

    外头是送货来的,“我是茶树镇的,季知欢在我们那订了鸡鸭还有猪,没送错吧!?”

    阿音听到动静出来,“是这里。”

    她赶紧放下东西,去把篱笆打开,来的人是直接用牛车拉过来的,总共买了十几只鸡鸭鹅,猪也是挑拣了几只小猪崽送来,阿清可高兴了,蹲下身子就抱了起来。

    杨婶子打眼一瞧,这可真是大手笔了,一口气买这么多,村长家都没这么阔。

    季知欢出来结账,等送货的小哥走了,她又跟郑大壮说起了院子里的布局,两边的房屋早晚是要推倒重新建的,另外多出来的空地旁边倒是弄个浴房,后面靠山,直接到时候用竹子做个排水管,引了山泉水下来,洗澡洗衣服,做饭都能用。

    到时候从浴房再通管子还能把菜地一起浇了。

    郑大强听得一愣一愣的,最后只一句,她只要能说出那东西的样式,他就能做。

    话分两头,相比较起季知欢这,陈耀宗一回家,就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

    等听家里人把事情说了一通,陈耀宗如遭雷击。

    他没想到,自己家突然多出来的那地,居然是裴家的,裴家过的是什么日子,全村人都知道。

    这事情要是传出去,他的风评可就完了!

    “这事我们可不管,耀宗读书那可都是我们凑的钱,现如今又不是我们惹出来的事,怎么就轮到我们给钱了?”二房婶婶已经不满。

    陈耀宗脸涨得通红,陈开春一拍桌,“吵什么,爷们说话有你插嘴的地方么?”

    他说完,立刻就有啜泣声传来。

    陈开春拿出了地契,“用不着你们操心,这钱我还有点,我去送。”

    陈耀宗张了张嘴,“我去吧。”

    陈开春诧异,陈耀宗已经拿了钱跟地契冲出去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口气跑到了半山坡,就看到了院子里的景象。

    阿清正抱着小猪蹲在地上,给他的小鸡们起名字。

    “你叫鸡喔喔,你叫咯咯哒……”

    他眼皮还是肿的,看得出哭过的痕迹,一家子正在帮郑大强一起做鸡窝,厨房里炊烟袅袅,时不时传来笑声,连裴寄辞那小子都坐在椅子上帮忙拾掇干草。

    陈耀宗居然觉得有点抬不起头。

    “你来干嘛!”阿音出来倒脏水,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陈耀宗。

    陈耀宗把钱和地契递了过去,“送东西来的。”

    “你等会。”阿音不认识字,她接过手,跑到了裴寄辞跟前。

    陈耀宗更难堪了,他觉得自己的尊严都被这家人给践踏在脚边了。

    裴寄辞把地契上上下下看清楚,才掀起眼皮淡漠得看着陈耀宗道:“你可以走了。”

    陈耀宗本来也不想待着,他看着满院子的鸡,虽然都是小鸡仔,但已经比他家的鸡还要多了。

    而且这个裴寄辞,明明穷困落魄,却身上总有一股高贵不可攀的气质,装给谁看呢?

    陈耀宗越想越气,看着他们有钱了,觉得自己在裴寄辞跟前最后一点优越感也没了。

    “你们根本不差钱,为什么还这么逼我娘,她身子不好……”

    陈耀宗没把话说完,因为阿清抱着猪站到了他的面前看着他。

    那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的陈耀宗有些尴尬,“你看着我干嘛。”

    阿清眨着大眼睛道:“我后娘说,让你放屁滚远点,别熏着我们家门口。”

    “……”

    !!!

    如此粗俗不堪,他还不屑跟他们说话呢,等自己考取了功名,到时候他们想跟自己攀交情,自己也绝对不会吝啬一个眼神给他们!

    “哼!”陈耀宗甩袖,怒气冲冲离开。

    阿清挠挠脑袋,这人真奇怪。

    -

    隔天清晨,阿音起来的时候发现裴寄辞也在穿衣服,他解释道:“你们去做生意我也帮个忙,不然总待在家里难受。”

    阿音不同意,觉得来去镇上的路那么颠簸,对裴寄辞的腿不好。

    哪知道季知欢同意了。

    “他的腿应该能走了,而且今天确实会比较忙的。”季知欢没解释太多,等去厨房把准备好的东西都装进车里的时候,山坡下也来了一辆牛车。

    车夫戴着草帽吆喝了一句,季知欢这才让阿音把车推下去,绑在牛车的后面。

    “今天为什么叫牛车,我搬得动呀。”阿音以为是季知欢觉得她力气不够大。

    “叫牛车是因为咱们的出摊车太小了。”季知欢将裴寄辞扶上马车,再让阿音也上去,牛车上堆了桌子跟长凳,再加两个孩子已经挤满了。

    季知欢在后面扶着车的方向就好。

    阿清眼巴巴抱着昨天他最心爱的小猪目送他们离开。

    “小八,你要快高长大,这样以后你来看家,我也能跟着后娘他们去做生意啦。”

    猪崽子哼唧了一声,表示回应。

    裴寄辞是第一次跟着季知欢做生意,不知道生意到底有多好,可是一到了菜市口,就立刻明白了。

    都没等车夫把车上的东西卸下来,摊位前已经开始排队了。

    “哎,你们还排队呢,前面街口也有这东西,只要四文钱,现在还不用排队,去那边买呀!”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