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30章 匆忙救人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季知欢这句话,无异于是在朝着醉仙居挑衅。

    周磊指着她,“好好好,这话可是你说得,将来可别哭着求我们!”

    周磊拂袖而去,花香香没想到不温不火的季知欢还有这样的血性,当即越发觉得跟季知欢投缘。

    季知欢转头对两个孩子吩咐道:“这里有些钱,你们想买什么去买,不够跟我要,我把正事办完咱们再一起回家。”

    若是不知道季知欢的本事,阿音肯定会劝她不要卖方子,大不了换个镇子,可是这些日子眼瞧着季知欢在厨房里变着花样的做东西,她早就不怕了。

    后娘会的东西多着呢,只卖这一丁点明日还有更多。

    裴寄辞不大放心,他生性多疑,加上经历了裴渊的事情,骤然从高处坠落,他对人都有本能的防备。

    “这花老板靠谱么?”

    阿音这才发现他在跟自己说话,“她就是跟咱们买盐的人。”

    裴寄辞一听这才明白为什么季知欢非要找她卖方子,私下买卖私盐,论罪都是一样的严惩,既然都是同谋了,还分什么彼此,处在同一条船上,又有共同的敌人,这样对抗起来才会事半功倍。

    只是季知欢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

    客云来是花香香用心经营的,所以里面的一应物品,包括厨子,她都是用心拣选来的。

    不过到底没醉仙居的名头响亮,也没他手段高,大部分人一听客云来都是宁可去醉仙居。

    后来生意越来越差,几个有拿手菜的厨子也都被醉仙居给挖走了,现如今厨房里忙活的也就几个人。

    见花香香带了个女人进来,说要教他们菜色,当下就有人脸黑了下来。

    不过花香香毕竟是老板娘,再不情愿也得跟着学不是。

    等到季知欢露了两手,让他们尝一尝,各个才心服口服,毕竟他们案板上讨生活的,谁做的好吃那就是师傅。

    这一教,顺带着季知欢又教了花香香所谓的员工培训跟宣传方案。

    花香香干脆做主,把门店口子的位置给季知欢留着,往后摆摊在那就行,季知欢当然不会拒绝,有客云来的人帮忙,干脆把原来的座椅都挪到了这,明天直接过来开张就行。

    醉仙居那边一直派人盯着,当听说季知欢把推车都挪到了客云来的时候,池昌海一把将手里的茶壶摔了出去。

    “好久没有骨头这么硬的人了,我倒是要看看她们能翻了这天不成。”

    回家的路上季知欢为了裴寄辞,还是租赁了牛车一块回去,今日耽搁了太长的时间,夕阳的余晖落在母子三人身上,有点热辣辣的焦灼感。

    道路上人也比以往的多,三三两两的驴车经过,还有货郎挑着扁担走在田埂上。

    季知欢看着眼前的一幕,无比的怀念现代社会的便捷,裴寄辞则在一旁静静地观察她。

    他几乎肯定,眼前这个女人,除了身体和原本的季知欢相似,其他地方没有一丁点像的。

    可如果她不是,那她又会是谁?

    牛车突然停下,车夫啧了一声道:“前面有人挡道了。”

    季知欢回头去看,前面乌泱泱围满了人,时不时还有人的哭喊推搡,有百姓想过去,结果直接被人给推到了一旁摔在路上,霎时间气氛僵持了下来。

    围观的都是庄稼人,见有人抽刀,哪里还敢看,赶紧避让开来,可马车也根本不动,就堵在那。

    阿清还等着她们回家做饭呢,她不放心。

    季知欢直接下了牛车,勒令阿音他们在牛车上待着,走至近前才听马车里的哭喊声。

    “小主子,主子你再撑一撑,大夫马上就会来了。”

    “快滚开,别挡在这!惊扰了我家小主子要了你们的狗命!”有护卫横刀过来勒令堵在路口的人都滚开,可两边都是田埂,让人往哪里去?

    “让我看看你们家主子吧。”季知欢开口。

    护卫一看她是个女人,冷声道:“少来添乱,知道我们家主子有多金贵么,能是你这样的人……”

    他还没说完,马车里一阵哀嚎,“主子!——”

    眼瞧着来不及了,季知欢一下跃上了马车,掀开车帘就钻了进去,车厢内闷得很,密不透风,一个老嬷嬷怀里正抱着个五六岁的女娃娃,粉雕玉琢的脸上此刻全是红疹,小脸憋闷得发红,身上裹着厚重的被褥。

    护卫没想到季知欢居然直接蹿上马车,怕惊扰的贵人,当即举着刀呵斥道:“你给我下来!”

    季知欢没理他,打开了小药箱,老嬷嬷惊疑不定,“你是什么人?”

    “能救她的人,这情况多久了,没去看大夫?”季知欢上手就想去碰小姑娘,老嬷嬷当即把人护在怀里。

    “你怎么敢对我们家主子的贵体?”

    “你再闷着她人都快死了,你到底是想要她活还是要她死?!”季知欢陡然严厉得质问起来。

    怀里的女孩子已经快没气了,大夫还没来,老嬷嬷哭着道:“你是大夫么。”

    “你就姑且算我是,再不放手大罗神仙也难救。”季知欢一把将小姑娘身上裹着的被子扯开,见她里面居然还穿了冬日的袄子,面无表情道:“她这样多久了,快告诉我。”

    老嬷嬷不敢耽误,“昨天晚上开始的。”

    季知欢解开了女娃娃的衣服,发现她的手臂和脖颈都起了红疹,是典型的儿童荨麻疹。

    “吃过什么?”

    “昨晚上就喝了一碗牛乳羹,半夜就开始腹痛,起疹子,把吃进去的东西全吐出来了,后来连话都说不了。”老嬷嬷说着又哭了起来。

    季知欢刚寻思着自己没这方面的经验,就发现小药箱里有一些儿童荨麻疹的药。

    她来不及耽误,拿出里面的炉甘石洗液,命令嬷嬷将孩子的衣服脱掉,开始给她涂抹患处,再喂她服用了药片,又给她吊起了点滴。

    老嬷嬷本来就是吊着心看季知欢为小主子治疗,这拿出来的东西稀奇古怪的,让人看都看不懂,也不知道到底行不行。

    哪知道没一会小主子就醒了过来,一双眼直勾勾盯着季知欢。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