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33章 她留下了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院子里,两个小豆丁蹲在一起,抓着蘑菇唱着歌。

    永宁可高兴了,抓起一把野菜跟蘑菇就往老嬷嬷那跑,炫耀起了自己新学的儿歌。

    张元桥坐在长凳上,闻言点头,“这歌不错啊,每年这个时候光吃毒蘑菇进药局的人就不少,像这种童谣朗朗上口又简单明了,若是听多了,也能起到规劝的作用,小娃儿,这歌是谁教你的呀?”

    阿清扭着小屁股,“当然是我后娘啦。”

    张元桥一愣,没想到这小娘子如此聪慧,还能编出这样童趣的儿歌来,说起来她年纪轻轻的,居然嫁给了这样的丈夫,还有了三个孩子,居然没跑了,也是奇迹。

    老嬷嬷也是这么想的,不过看这家里虽然破败,可是该有的一应事物一样没少,里里外外打理的清清爽爽,可见是个过日子的女人。

    只是那一手医术若是男子,恐怕这小村子早就留不住人了。

    老嬷嬷看着正在兴奋挑拣蘑菇的小主子,心里做了一个决定。

    因为今天招待的人多,年龄层也各有不同,作为东道主,季知欢打算把食物分成两大类。

    老人跟孩子的吃食都差不多,得软糯可口,好克化的。

    至于外头虎背熊腰的护卫跟侍女,则选了比较能吃饱的烤肉,季知欢特地在院子里架了个简易炉灶,上头支棱起了铁架子,穿上了今日拿回来的鸭子,做了一道脆皮烤鸭,另一边插上了几个猪蹄,做个脆皮猪肘。

    阿音跟阿辞都来帮忙,阿音帮忙料理食材,阿辞腿脚不方便,只能照看火候。

    季知欢用炭火烘烤,先将鸭子用调味料腌制,将滚烫的开水浇在鸭子上,重复多次,直到鸭皮收缩变紧,出现毛孔,再涂抹上蜂蜜和老抽,等那表皮被烤的油亮酥黄,香味也散开来了。

    有个婢女来帮忙,季知欢让她时不时将猪肘和烤鸭翻滚一下就进了厨房。

    光这两样菜还是不够的,她又整了一些烤串码放在了角落里,借着火撒上调味料就能吃了。

    没一会,那几个站在外院的侍卫鼻翼疯狂吸收,眼睛已经忍不住朝着院子里的炉灶看去。

    什么东西,这也太香了吧?

    这个时代的调味料匮乏的厉害,季知欢是拿了空间里的库存出来使用,这样辛辣刺激有香的气味,无异于是开胃圣品!

    这时候,锅里放下去的东西也煮好了,季知欢端了一大盆的酸菜鱼出来,因为家里实在是没多余的凳子,只能委屈这群人在树底下吃。

    不过谁也不在意,因为!太太太好吃了。

    那鱼肉也不知道是怎么做的,鲜嫩得筷子都夹不住,酸辣可口,那汤汁拌饭都能吃上三大碗,比京城里最大的酒楼做的还好吃。

    因为考虑了男人的食量,季知欢今日可是做了整整一大桶饭,毕竟老嬷嬷一口气给了一袋金子,这点她没必要小气了。

    原本以为酸菜鱼已经够好吃了,等吃烤串的和猪肘子的时候,一群人连说话的功夫都没了,恨不得把筷子都舔干净。

    阿清见状摇了摇头,这群没见过世面的大人,这只是后娘的普通水准罢了!

    季知欢把烤鸭分了两份,当场开始片鸭肉,这烤鸭最讲究的工序便是这个。

    趁热先片下鸭皮吃,酥脆香美,随后才是鸭肉,片片有皮带肉,薄而不碎。108片鸭子肉,不多也不少,鸭架子还能啃一啃,连里头都是酥香鲜嫩,独具风味。

    那烤鸭裹上特别端上来的荷叶饼上,放上切成丝的黄瓜、葱段、萝卜条,配上特制酱料,一口下去,众人全部都眯起了眼睛。

    这是什么人间美味!?还以为今天只能吃干粮了,结果一等等出这等好吃的物什!

    考虑到了永宁的情况,季知欢给她熬了玉米排骨粥,香软可口,几个孩子吃的则是酸甜口的蛋包饭,老嬷嬷自然是小主子吃什么,她陪着吃,张元桥可不管,他是这里蹭了一筷子,那里又捞一勺。

    “好吃,太好吃了!”张元桥恨不得就在隔壁比邻而居,要么话钱把这季娘子请回药局当厨娘。

    不可不可,如此高明的医术,怎么能当厨娘那般屈才!?

    张元桥越想越难过,往后吃不着了可怎么办。

    就在大家忙着干饭的时候,季知欢坐到了裴渊身旁,给他喂了今日的灵泉后才出去吃饭。

    裴寄辞特地在身边留了个位置给她,帮她把菜都夹好。

    季知欢看了眼,裴寄辞只是闷头吃碗里的蛋包饭,她轻声道:“多谢。”

    裴寄辞一顿,耳根红透,头埋得更低了。

    饭后,老嬷嬷特地让护卫们也一起帮忙把碗筷都洗了。

    大概是以后都不一定吃得着这样好吃的东西,他们干活格外起劲。

    老嬷嬷进了厨房,“季娘子。”

    季知欢此时已经摘了面纱,老嬷嬷一看到她那张脸,吓得后退了一步,季知欢并没有因此生气或者闪躲,只是平静道:“嬷嬷有事?”

    老嬷嬷为自己刚才的言行感到羞愧,“我是想来跟季娘子说个差事,若季娘子愿意,可以跟着我们回去,银钱方面……”

    “对不住,你也知道我们家的情况,我走不了。”

    老嬷嬷当然清楚,也知道这是强人所难,但是她还是不想放弃。

    毕竟小主子这病,万一再发作呢。

    “嬷嬷不必再说,何况我这张脸也不适合出现在深宅大院里,若有需要尽管来找我,只要注意饮食,永宁是不会出事的,她的身体很健康。”

    季知欢说完,继续洗碗。

    屋外,阿音脸色苍白的同时,却重重松了一口气。

    她刚才真的怕季知欢就同意了,就撇下他们走了,日子才刚刚好起来,她……她不想让季知欢走!

    老嬷嬷看着眼前瘦削的女子,其实论五官,绝对说不上丑,只是脸上那斑驳的疤痕跟青色的斑点,还以为她是有女子的矜持才戴着面纱,如今看来,是怕吓到其他人。

    “那……打扰了。”老嬷嬷起身,吩咐护卫们准备一下要走。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