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38章 想当咸鱼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不是说最近张大彪那野味店突然推出了卤肉?你去问问方子。”

    池昌海平复了一下心情道。

    他还就不信了,难不成这农妇做的是神仙吃的美味不成?他还找不到比她更好的!

    不过就是尝个新鲜罢了。

    周磊可不敢在这呆着,赶紧去找张大彪了,没一会,周磊回来了,脸上露出极度尴尬的神色。

    池昌海掀起眼皮看他,“做什么?张大彪怎么说,要多少钱?”

    周磊摇头,“张大彪说那方子他没有,也是那农妇给的,以后他就跟农妇一起卖卤肉。”

    “什么!!!”池昌海这下真的绷不住了,刚才护住的茶盏一下摔在了地上。

    “好啊,真的是多少年了,没遇到过这样的硬茬。”池昌海磨牙,“你去跟县衙那边说一声,今日我要请张主簿吃饭。”

    俗话说得好,民不与官斗,他这次要给那花香香来个狠的,与其这让客云来时不时恶心自己,不如连锅端了。

    -

    “今日总共是这么多,去掉了食材,这是二十两,这边是那今日那贵客打赏的,里头有金叶子。”花香香拨打算盘,将账本推过去,“你看看,是不是这个数?”

    “不用,我信你。”季知欢说完,厨房那边也把她明日要用的食材准备好了。

    “那我先回去了。”

    知道季知欢家里还有个活死人丈夫跟小儿子,花香香是心疼得不行,“如今你也有钱了,不如买辆车,来回也方便。”

    “好,我会打算的。”

    主要是能送阿辞上学了,她得打听打听哪些学堂好。

    季知欢把两个孩子的零花钱装在了两个小钱袋里分给他们,“这是你们今日的工钱。”

    阿音不是第一次收工钱了,喜滋滋得放在了自己的小口袋里存起来。

    裴寄辞本来是不想要的,季知欢已经往他怀里一塞,起身去招呼了章八两过来。

    章八两倒不是不想走,而是他怕了季知欢了,被打的恐惧实在是想起来晚上都得尿湿了裤子。

    “给你的工钱。”

    章八两瞪大了眼,不敢置信地看着季知欢,“给我的?”

    “不要算了。”季知欢作势要收回。

    章八两赶紧抢了过来,仔细一看居然有二十文,虽然少了点,但居然有诶!

    “我这人很公道的,帮我干活了,总得有钱拿不是。”

    章八两不得不说,这女人是他见过的女人里,最特别的一个。

    “成,你这么说,明日我还来帮你。”

    “去吧。”季知欢早就打听过了,章八两也不是以前就是这么个混蛋,家里有个得了痨病的老娘,他去码头运货还被人给刁难,久而久之成了这样的恶霸。

    接触下来,也不算无药可救。

    如此,母子三人总算是能回家了,不过还是去买了一些必需品回来,又给裴寄辞买了好些书。

    回家的路上,裴寄辞想了想还是提醒道:“那章八两就是个地痞无赖,给了钱就能为人所用,不可信。”

    季知欢自打知道这小子是本书未来最大反派后,就没把他当个孩子还相处。

    听他这意思,居然有点关心她被人骗,她琢磨了一下措辞道:“识人需要眼力,用人需要胸怀,如果投靠你的人有利可图,会比所谓的情分更可靠,用人的最大境界就是谋心。”

    这是上辈子当特工的时候,为了靠近目标人物的时候学的。

    季知欢说完,裴寄辞浑身一震,默默在琢磨季知欢说的话。

    阿音听不懂,拉着裴寄辞的手小声道:“后娘说得是什么意思啊?”

    裴寄辞摇了摇头,“没什么,你现在还太小了。”

    没必要知道这些。

    阿音头脑简单,也没他想得复杂,闻言踢了踢脚边的石头。

    不过裴寄辞也算可以松口气了,尤其是张大夫来过之后,找爹以前的属下倒是不急于一时,当务之急,是让爹的身子好起来。

    想到这,裴寄辞的脚步也轻快了起来。

    现在这个后娘的医术是真的特别好,他的腿居然没几天就好了,说出来恐怕都没人信。

    三个人一前一后回到陈家村的时候,打老远就看到了马车,还有马匹。

    季知欢眯起眼,看那马车的样式,不就是昨天永宁家的马车么?

    院子里果然传来了孩子的笑声。

    “阿清!”阿音率先推开了篱笆,发现院子里的护卫正在树下乘凉,那些护卫一看到季知欢,眼前一亮。

    仿佛看的不是人,而是一盆行走的菜。

    阿清正拉着永宁卷起袖子在捏泥巴呢。

    “姐姐。”阿清乐颠颠朝着阿音跑过去,献宝似得指着院子里的土堆道:“永宁带了军队来!”

    什么军队?

    三人定睛一看,竟然是木偶做的小人,整整齐齐一溜,身上还有精致的衣服,而阿清就在用泥和水,做城池呢。

    阿音对这个没兴趣,她现在一心只想搞钱!

    跟傻弟弟没什么共同话题了。

    “那我跟后娘去山上了。”

    “我也去。”这说话的是裴寄辞。

    他身为家里最年长的男丁,怎么能让妹妹一直去山上那么危险?

    “那我也去!”阿清有样学样,反正家里现在那么多人呢,不缺他看着爹爹。

    “那我也要!”永宁奶声奶气的举起手。

    季知欢觉得心累,不带你们我能带更多东西回来。

    “姜嬷嬷!”永宁怕去不了,回头就要找坐在那的嬷嬷撒娇。

    姜嬷嬷只当是去山上采蘑菇,毕竟昨晚上小主子在耳边唱了一晚上的红伞伞,白杆杆。

    听得她都快躺板板盖棺棺了!

    “好好好,让人跟着您去。”

    爬山她就不去了,老骨头一把。

    “好耶,阿清我能去了!”永宁拉着阿清的小脏手跳了起来。

    阿清也跟着她原地蹦跶,“你也能一起去了!真好!”

    孩子的快乐,季知欢大概永远也不会懂。

    不过她只能认命的带着几个孩子和跟上来的护卫上山。

    因为有外人在,很默契的没选择去盐湖打水,只是在附近采一些山货,整个山头都回荡着那俩小豆丁的魔性洗脑一问一答,季知欢觉得比摆摊还累。

    不想当后娘养崽了,她想当一条咸鱼。

    “哇,这里有一只小猫咪。”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