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42章 他有反应了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一群人酒足饭饱,天也快黑了,夕阳西下,瑰丽的晚霞将田埂晒得一片金黄,永宁拉着阿清的手,“我明天再来看你,你要想我哦。”

    阿清郑重点点头,“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好咪咪的。”

    萧阅泽抽了抽嘴角,要不要这么依依惜别!?还咪咪,那是老虎!谁准你们叫它咪咪的。

    好不容易送了永宁上马车,永宁把自己的小竹筐往萧阅泽怀里一丢,“这是我的宝贝小螺蛳,你给我找个盆好好养起来,不听话就打你屁股。”

    萧阅泽:“……”

    这么好的螺蛳不拿去煮粉多可惜?

    萧阅泽上了马,直接启程,他才不会特地去跟那个农妇打招呼呢,那岂不是给她脸了?

    结果萧阅泽自己忍不住回头,发现院子门口早就没人了,只剩下还没进猪圈的猪小八朝他露了一个滚圆的屁股!

    这一家子果然没什么礼仪教养!

    萧阅泽冷哼了一声,“这农妇什么人,可查清楚了?”

    一旁的护卫还在回味今晚的饭菜,闻言道:“早查清楚了,外乡人,半年前来到陈家村的,丈夫是个活死人,那三个孩子都不是她生的,她是个后娘,年纪不清楚,只知道名字叫季知欢。”

    萧阅泽猛然脸色一变,勒紧了马绳,“你说叫什么!?”

    “怎么了么?”

    “你说她叫什么?哪个季?”

    “月季花的季,知道的知,欢乐的欢。”护卫吓了一跳,赶紧说清楚了一点。

    萧阅泽回头看向那平静的小山坡,季知欢。

    会不会这么巧?那季国公府的丑八怪也叫季知欢,可是明明听说她远嫁了啊,但是不知道嫁给了谁。

    国公府如今只剩下季明纾一个庶女整日里在外面应酬,混得如鱼得水。

    她会是季知欢么?那个曾经跟自己有过婚约的季国公府嫡女。

    不,季知欢那个丑八怪是他萧阅泽的耻辱,他早退婚了,而且季国公府再怎么样,也不至于把亲生女儿嫁给个活死人农夫吧?还外带三个拖油瓶。

    应该是自己想多了,同名罢了。

    “走吧。”

    是夜

    季知欢用大锅给三个孩子煮洗澡水,还放了点艾草,免得蚊虫叮咬。

    裴寄辞是不要季知欢洗的,他害羞,每次都偷偷自己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洗,季知欢拿了帕子让他们互相把头发拧干,然后再睡。

    今天三个孩子都很听话的齐刷刷看着她。

    季知欢正准备给裴渊清理一下,被几双眼睛盯着实在是尴尬,“你们先把头发晾干,等我给你爹洗完澡再给你们讲《西游记》。”

    “好哦!”阿清欢呼了一下,快乐得替季知欢拉上了帘子。

    季知欢无奈一笑,掀开裴渊的被子,给他擦身,估计是灵泉起了作用,裴渊的身体也逐渐强壮了起来,甚至能感觉到原本的肌肉状态都在慢慢恢复,身上的褥疮也好了很多,有些都结痂脱落了。

    季知欢给他换好新衣服,又给他喂了灵泉,替他把打结的头发梳好。

    有了营养,裴渊的脸色也不再苍白,嘴唇也红润了起来。

    出色的五官都仿佛是笔墨勾勒出来的一幅画,季知欢给他检查了身体各项技能,对现在这个状态很满意。

    “阿清捡了一只小老虎,说叫咪咪,他觉得养着养着,就会变成小猫。”

    “今天给阿辞买了书,他很开心,我发现你们这的文字我看不懂,看来我还得跟他学习。”

    “阿音现在在攒钱,说要给你做衣裳,你女儿真的很孝顺,看来以前你对阿门不错。”

    季知欢直接把裴渊当成了树洞,絮絮叨叨地说着今日发生得一切。

    等做完了基础的护理,季知欢把小药箱收起来,起身想出去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被抓住了。

    并不算温热的手,有点凉,大掌上还有厚厚的茧子,一看就是行伍之人,长年累月练习弓箭所留下的,季知欢错愕得盯着床上一动不动的俊美男人。

    “裴渊?!”她轻声低呼。

    可是床上的人除了死死抓着她的手,连眼皮都没动过。

    “裴渊,你听得到我说话么?!”季知欢不死心,再次问了一句。

    屋外,裴寄辞竖起耳朵,然后推门而入,“我爹怎么了。”

    季知欢欢喜道:“他抓我的手,他有反应了!”

    裴寄辞瞪大了眼睛,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季知欢身边,俯身看着床上的裴渊,“爹,你能听得到我说话么爹?!”

    阿音跟阿清听到动静也跑了进来,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裴渊在叫,也跟着叫。

    可惜裴渊还是没动静。

    “我没骗你们,你们看我的手。”季知欢试着挣开,可是根本拔不出来。

    裴寄辞胸口激动得上下起伏,拉着季知欢的袖子,仰头道:“你说得复建有效果了对不对?我爹有反应是因为你每天给他按摩是不是?”

    季知欢想了想,“有这个可能,毕竟真的有人这样苏醒过。”

    “太好了,爹爹马上就能醒过来了!”阿音笑着抹了抹眼泪。

    阿清抱住了姐姐,“姐姐不要哭,我们一起陪着爹爹。”

    “嗯。”

    三个孩子都眼眶泛泪,看的季知欢心里也不好受,不过她不敢强行把手抽走,今晚怎么睡就成了问题。

    “后娘跟我们一起睡嘛,这样阿清就能一直听故事了。”阿清对着季知欢撒娇。

    不是季知欢嫌弃他们,而是她还没试过跟那么多人睡在一张床上,那裴渊再不会动对她而言也是个陌生人。

    “好不好嘛后娘。”阿清继续撒娇攻击。

    阿音懂事得去把她的枕头直接给搬来了,“这样吧,后娘跟爹一床被子,我们睡这头就好了。”

    裴寄辞迟疑了一下,然后去把门关上,三个孩子钻进了被褥里,眼巴巴盯着她,仿佛再问:“你怎么还不进来。”

    季知欢没办法,只好脱了鞋,和衣躺在了裴渊边上。

    他身上有药水的味道,还挺像自己家实验室的,床不大,躺在他边上存在感格外强烈。

    她看着对面三双期待的眼睛,清了清嗓子道:“今天还是听一章,说完就睡。话说那石猴入世……”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