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46章 日子红火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小娟这一下子,简直大快人心。

    于秀莲没想到这小姑子今天是反了天了,不就是仗着有人给她撑腰么。

    “哎呦,要打死人了啊!造反了啊!”

    杨婶子呸了一口道:“你再扑腾,我这就去找里正和族老,倒是要问问这样刁钻的媳妇,陈家村留下是不是要坏了名声!”

    于秀莲顿时哑了,死死盯着杨婶子,恨不得能从她身上啃下一块皮肉来。

    “小娟,咱们走,谁还给这婆娘洗衣裳,断手断脚了不成?也好意思把小姑子当丫鬟用。”杨婶子拉起小娟要走。

    于秀莲气得胸闷,一溜烟自己爬了起来,扭着滚圆的屁股“砰”一声关了门。

    屋内没一会就传来了摔摔打打的动静。

    “陈兵不在家,这辛辛苦苦赚来的家伙事,全给这娘们砸光,造孽哦。”

    围观的人还在感慨,有人悄悄关上了自家院子的大门,正是上次被张家人打个半死的齐天昌。

    季知欢现在这么有钱,请一个人一天六十文?!居然就忘了他这个老相好?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齐天昌眯起了眼睛,寻思着要怎么把她兜里的钱给弄进自己的口袋。

    小娟是不打算帮家里白干活了,季姐姐给她六十文工钱,还只是做饭,她当即就要去裴家帮忙。

    正好工人也开工了,小娟跟杨婶子就被季知欢带了回来。

    阿清正抱着咪咪,在篱笆外面遛自己的小鸡小狗,小小的人儿远远瞧见了季知欢,兴奋得叫了一声就颠颠朝着季知欢跑过来,后面一串小黄鸡,跌跌撞撞得扑棱着翅膀。

    季知欢一把将他接住,“慢点,跑得浑身是汗,仔细把门牙摔断了。”

    阿清傻乐,随后看到了小娟,高兴道:“小娟姐姐,你也来我家做客么?”

    小娟臊红了脸,“我来帮忙的。”

    阿清赶紧扑腾着下来,然后指着树底下的狗窝道:“小娟姐姐你看,你们家花花和宝宝们都在我家哦!我后娘还给花花猪骨棒吃呢。”

    小娟一看,可不就是自家的花花跟它的崽子们么,原来是卖给了裴家,小娟也就放心了。

    再看这院子里的工人正忙得热火朝天,季姐姐一个妇道人家十分自如得跟男人们打招呼,跟那工头说事情,小娟心里羡慕极了。

    为什么她一个女人一点都不害怕啊。

    “小娟姐姐,快进来喝凉茶。”阿音听到动静出来,赶紧拿凳子,端茶碗出来。

    原主的记忆中,小娟跟杨婶子是村子里为数不多会善待三个孩子的人,所以阿音这样睚眦必报的性子会对小娟格外热情,倒也正常。

    小娟有些腼腆得坐下,喝了一口凉茶道:“怎么这么好喝?里头一颗颗的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后娘弄的,好喝我再给你倒点。”阿音脸上的笑容也多了,穿着整齐好看的粉色衣裳,衬得那张本就好看的小脸蛋越发标致。

    小娟羡慕极了,她也想要家里盖新房,到时候哥哥也不用那么辛苦,自己能穿漂亮干净的衣裳。

    阿清又去桌上抓了一把季知欢从镇子上买的糖塞到小娟手里,“姐姐吃糖,可甜啦。”

    小娟哪里敢要,她是来帮忙干活的,可不是来吃人家东西的,万一季姐姐嫌弃她贪吃怎么办?

    “不行不行,你们吃吧。”

    “我们吃过啦,后娘说,我跟姐姐三天才能吃一颗糖,不然牙齿会长虫,还会疼,哥哥又不爱吃。”阿清说完,又给她抓了点水果,直到小娟怀里都放不下了为止。

    裴寄辞出来打了声招呼,小娟诧异道:“阿辞,你的腿好啦?”

    裴寄辞一看是她,目光柔和了下来,“嗯,已经没事了。”

    “真的,那太好了。”

    “是后娘给我大哥医治的哦,后娘可厉害啦。”阿清作为季知欢的无脑捧哏,找到机会就要吹后娘的彩虹屁。

    小娟瞪直了眼,“季姐姐还会治病啊?”

    以前咋没听说呢。

    杨婶子跟季知欢从屋里出来,拿了之前镇子上买的布料,小娟赶紧放下手上的东西一块帮忙。

    季知欢的意思是小家伙们的外衫有了,睡衣没有,他们心疼新衣裳,坐下来都怕压皱了,干脆做几件用来换洗的衣裳。

    这活她不行,干不了,缝出来那线跟蜈蚣在爬似得。

    杨婶子跟小娟二话不说就动工了,裴寄辞看了会,又盯着季知欢的背影,默默到屋里翻箱倒柜,把裴渊压箱底的布料扯了出来。

    “杨奶奶,这个你给……你给我后娘裁条裙子吧。”裴寄辞说完,脸都红了。

    她一直给他们买这个买那个,自己衣服都还没买过新的,来来去去原来嫁妆里的老三样,因为一直上山,都划破了。

    “好好好,你不说我正这么想呢,你们现在一家子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还盖新房子了,奶奶高兴着哩。”杨婶子笑弯了眼睛。

    季知欢从小药箱里拿了药膏出来,本想给小娟上药来着,突然就听到了马蹄声。

    院子里的人都停下了手上的活计,朝着山坡下看去。

    村子里仿佛来了马车,人都被惊动了,随后有人朝着这边过来。

    季知欢把药递给了一旁的阿音,“拿去给你小娟姐姐,让她记得敷药。”

    阿音点头,赶紧跑回了里屋。

    屋里头的人也听到动静出来瞧,来得人可不少,陈开春着急忙慌上了山坡,指着季知欢道:“咱们村就一个季知欢,你说得是不是她。”

    季知欢清清冷冷瞥向来人,是个年轻的后生,她并不认识。

    那后生恭敬给她行礼后道:“季小娘子好,我是惠民药局的掌柜王宏义。”

    村子里的人都知道惠民药局,但还是头一次见到掌柜,当即议论纷纷,这药局的人找季知欢干什么?

    难道是她惹了麻烦?

    陈开春也是这么想的,立刻开口道:“王掌柜,这女人可不是我们村的,外来的,你要找麻烦可千万别拖累我们村,你只管找她去。”

    王宏义皱眉不耐道:“我是有事来求季小娘子,这位陈村长既然没什么事,就多谢你带路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