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47章 小小医女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村民们一听,这可不得了了啊,惠民药局的掌柜特地跑到他们村子里来,求季知欢!

    陈开春也诧异,想问到底怎么了,季知欢已经打开了篱笆,对王宏义道:“什么事?”

    既然是惠民药局,那应该是张元桥有事来找她。

    果不其然,王宏义匀了一口气道:“我们接诊了一个病人,无处下手,现在急着救命呢,张大夫束手无策,让我无论如何也要请您去一趟。”

    季知欢敛眸,“好,我跟你去。”

    裴寄辞一下拉住了季知欢的袖子,“我跟你一块去。”

    “成。”季知欢转头让杨婶子帮忙看顾一下家中,就牵着裴寄辞的手上了惠民药局的马车。

    裴寄辞看着两个人牵着的手,本想说自己是大孩子了,压根不用人牵着,但是看季知欢一脸严肃,便也没说话。

    一上马车季知欢就撒开了手,询问王宏义,“你跟我说说病人的症状。”

    “腹部疼痛,吃了药也不管用,病患年纪大了,我们也不敢开什么太猛的药。”

    季知欢一听是松了一口气的,好歹不是脑中风心脏病等大问题。

    马车飞快的朝着茶树镇驶去。

    还留在原地的村民们啧啧称奇,“那裴家媳妇还会治病啊?”

    “真的假的,她还有这本事。”

    陈开春不以为然,“散了散了,指不定是江湖骗子,骗来的钱呢,反正连累不到咱们陈家村。”

    他这么一说,大家觉得合理了,原来季知欢在镇子上骗人啊,难怪这么有钱呢,还能盖房子。

    -

    到惠民药局的时候,门口的药童正等着呢,一看到马车就迎了出来,王宏义率先下了马车,季知欢随后。

    “人怎么样了?”

    “已经疼晕过去了。”药童也急得不行,万一这人在药局里出了事,那可不好交代啊,药局的名声可就毁于一旦了。

    王宏义转头道:“季小娘子,请速速跟我来。”

    药童这才发现王宏义亲自去请的女人,居然长了一张这样的脸,青天白日的是要吓死人不成。

    季知欢出来的急也没带面纱,药局里的人就这么盯着她的脸,什么表情都有。

    裴寄辞心里顿时就很不舒服了。

    从前堂到了后院,才发现这里聚集了不少人,里面还有哭声。

    “让让,快让让!大夫来了。”药童吆喝了起来。

    挡路的人立刻挪了位置,王宏义指着里头的一间房道:“病人就在里头。”

    季知欢颔首,刚想入内,就被门口守着的人给拦住了,“站住!你是谁。”

    王宏义急道:“林夫子,这是我特地去请来的大夫,赶紧放人进去。”

    拦人者正是青云书院的夫子林学文,他闻言面露怀疑,盯着季知欢的脸扬声道:“她?!你居然让一个低贱的医女来救治我的老师?!”

    季知欢脸瞬间沉了下来,扭头就拉着裴寄辞走。

    什么玩意,不治了。

    王宏义一看,这是要坏事了,“季小娘子,季小娘子别生气啊。”

    张元桥从屋内听到动静出来,急得满头大汗,一看季知欢来了又走,纳闷道:“怎么走了,病人快不行了。”

    季知欢侧首看着张元桥,“有人嘴臭,不想治了。”

    张元桥环顾四周,“谁这么不长眼,你甭理他,快进来看看。”

    林学文闻言脸色涨红,“你们惠民药局到底行不行?怎么能相信一个相貌丑陋的医女?我老师的身子可不是能开玩笑的。”

    张元桥差点怒急攻心,“你胡说八道什么,再耽误下去你是要你老师死不成。”

    季知欢这次连张元桥都没搭理,直接挪开了王宏义拦着的手,就往前堂去,扬声道:“赶紧让这位林夫子给他的老师准备一副上好的寿材吧。”

    林学文听了瞪圆了眼,“好你个医女,竟然敢咒我老师?”

    季知欢朝他讥讽一笑,“总好过你为人徒弟,却因一己偏见,置你老师于不顾的好,他今日若是死了,那也是你这个做徒弟干的好事。”

    林文学气得恨不得拿东西跟季知欢拼了,这时候有人从房内哭着跑了出来,竟是个年迈的妇道人家,“大夫呢,大夫在哪呢,别吵了!”

    张元桥板着一张脸道:“你夫君那好徒弟不让大夫进去,我们惠民药局也没办法了,你赶紧把人带走吧。”

    林学文赶紧道:“师母,这药局的大夫医术不精,竟然找了个不入流的医女,咱们赶紧带老师去别的地方。”

    那老妇人闻言目光锁定了季知欢,推开人不管不顾地跪了下来,“刚才若有得罪之处,老身这就替他们赔礼,请女神医一定要救救我夫君啊。”

    季知欢是真的懒得管这档子破事,她空间小药箱多珍贵,要不是张元桥帮裴渊找毒药的来源,她还在家里厨房给自己做甜品呢!

    见这老妇人哭得如此凄凉,她冷下脸道:“你不用跪我,能不能治我可说了不算,但治好了,诊金不能少,他得给我跪下赔礼道歉。”

    林学文见师母下跪,他当即道:“只要你能治好我老师,别说下跪道歉,我见你一次给你行大礼都不成问题。”

    “用不着,看你一次就饱了,闪开。”季知欢挥开人群进了堂屋。

    屋内,病患的年纪果然不小了,两鬓斑白,疼得浑身是汗,床铺都卷成了一团,季知欢给他脱衣检查了一番。

    王宏义面露尴尬,毕竟是个女人,就算对着老者,那也是个男人,这样宽衣解带的,难道不怕自己的名声么?

    何况医馆里还有这么多人呢。

    然而季知欢的表情没有一丁点的尴尬,过了会她冷声道:“刚开始是不是中上腹或脐周疼痛,然后转移固定于右下腹?钝痛或者胀痛?剧痛的时候还恶心、呕吐、腹泻等症状?”

    老妇人赶紧道:“是是是,就是这样。”

    林学文诧异,难道这医女真的有本事?

    季知欢收回手,“急性阑尾炎,想治他也不难,签同意书,有任何问题,不接受医闹。”

    古代现代都一样,出了事就怪大夫,她可不想没事惹一身腥。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