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49章 想要拜师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裴寄辞摇头,轻声道:“你真的把人救活了么?”

    季知欢听了觉得好笑,“人又没死,只是里面有东西坏了。”

    再说还有灵泉呢,有灵泉滋养,他会好的比寻常人更快一点。

    老妇人一看季知欢这不理不睬的态度,就知道刚才是真的把这位神医得罪惨了,她呵斥道:“学文,还不过来赔罪。”

    林学文一张老脸也是涨得通红,他这一把年纪还要给个小辈赔罪,着实是舍不下脸。

    但他还是过来行礼,想了想师娘都跪下了他哪能站着,干脆也一掀衣袍,给季知欢行了个大礼,“方才情急之下,口出恶言,还请神医娘子不要见怪。”

    季知欢不搭腔,也生生受了他这一礼,“用不着,我又不是观音菩萨,收钱办事而已。”

    王宏义赶紧眼神暗示,林学文抬眸,“您要多少诊金?”

    “看你老师的分量。”季知欢看这林学文一身锦衣,可不像是没钱的样子。

    老妇人二话不说抬眸道:“神医娘子,五百两可好?”

    林学文一愣,“师母,那可是你全部家当了。”

    季知欢一听,神情缓和了下来,“不用那么多,按照惠民药局开的价给吧。”

    这老两口一把年纪还只剩下个学生护在身边,又是讲道理的人,季知欢虽然烦林学文,但不会对那老夫人有什么偏见。

    她拉着裴寄辞去了前堂等候,很快,王学文就把钱送来了,“季娘子,那乔先生夫妇俩早年丧子,这些年也没多少积蓄,我这作主开了一百两,您看可以么?”

    “行吧。”季知欢把钱收好就准备领着裴寄辞回去了,张元桥跟了出来,“季小娘子,我有个不情之请。”

    季知欢满脸排斥,一脸:都说不情之请那你还强人所难?

    张元桥脸皮厚着呢,舔了舔嘴唇道:“老朽能否拜您为师?”

    张元桥把话说出来心里顺畅多了,“我知道有些人的医术呢,是不外传的,但是我就想啊,要是我也能学会,那能救多少人啊。”

    “我知道了。”季知欢想了想道:“用不着拜师,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就是。”

    反正那些东西也不是她的,都是从古至今的知识结晶。

    张元桥一听还是不依,“不好不好,我到底是个老头子呢,你是个女儿家,若无师徒名分,岂不是让人说闲话么。”

    裴寄辞拉了拉季知欢的袖子,轻声道:“我觉得他说得有道理。”

    村子里的人嘴巴有多碎,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

    张元桥喜滋滋道:“您要是不想大张旗鼓,赶明我就做一顿酒席,正式拜师就行。”

    季知欢还在犹豫,说实话她压根不想收徒,也不想在这个书里留下太多自己存在的痕迹。

    她是要走的。

    王宏义眼珠子一转,心想也是这么个道理,若有季知欢这样的医术,惠民药局只会越开越大,那是多少的事啊。

    “季小娘子,既然张大夫开口了,我也想若有什么疑难杂症,能否请您来看看,放心,诊金绝对不会少。”

    一提到钱,季知欢眼睛一亮,“如果有治不好的可以来找我,但我丑话说在前头,我不是什么病都能治的,神医这个名号担不起。”

    王宏义见她没这么强硬了,心里也松了口气,“季小娘子放心,平日里我们绝对不会来烦扰于您。”

    季知欢没正面答应张元桥收徒一事,但是张元桥自个是认定季知欢就是师傅了,亲亲热热叫药童带着车夫送季知欢母子俩回去。

    裴寄辞不放心,抽空问了一下毒药的进度,张元桥趁着四下人少,轻声道:“毒药的事我有放在心上,暂时还没有眉目,但我确定一件事,那毒并非中原之物,不然我不会不认识。”

    裴寄辞满脸担心,“有劳张爷爷了。”

    “没事,如今咱们可是一家人了,你也算是我小师弟,回去吧。”张元桥腆着老脸看着季知欢道:“师傅慢走,回头我上你家蹭饭去。”

    季知欢: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马车刚走不久,乔正通就悠悠转醒了,林学文赶紧出来找人去看看,张元桥询问了一下情况道:“没事没事,在我们药局好好休养个三四日就能回去了,等会我把后期注意的地方写一张纸给你们带回去。”

    乔正通虚弱问道:“不知道刚才救治我的神医可否还在?”

    张元桥冷哼一声,“问问你的好徒儿,人没给他气死就不错了。”

    乔正通已经听妻子说了,林学文跪下认错道:“学生也是关心则乱,请老师责罚。”

    乔正通无奈摇头,“我早就说过你性格莽撞,等我身体好了,我亲自去赔礼道歉。”

    张元桥摸了一把胡须道:“那丫头……我师傅她老人家不稀罕你们赔礼道歉,不过你们不是开书院的么?她家三个孩子呢,自己寻思着怎么报恩。”

    张元桥感觉自己也算点到即止了。

    上一次去裴家,看那大儿子就着厨房那么点昏黄的光看书,怪心酸的,小孩子家家被教养得极好,爱干净,懂礼仪,更重要的是说话有条理,若在村子里岂不是埋没了?

    旁边的乔老夫人听了也是连连点头,“是的是的,那孩子我看了,生得好呢,正好是上学的年纪,现在启蒙也不晚。”

    林学文懂了,“学生去打听住址,亲自去请他来上学,老师放心。”

    张元桥满意得挑了挑眉毛,救人一命,换娃儿上最好的学堂,也不算亏。

    话分两头,马车已经到了陈家村。

    季知欢下了马车,村民们都还没走呢,聚拢在一起说闲话。

    见她回来都围了上来,“裴家媳妇!你真会治病啊。”

    “是啊,给谁治病?”

    季知欢将裴寄辞抱了下来,小子满脸抗拒,一副我是大人了,哪里需要来抱的架势,压根没空搭理村民。

    倒是惠民药局的药童吆喝了一句,“季娘子可是神医呢,医术高明得不得了。”

    “真的假的,不是吹的吧?”季知欢会看病,打死他们都不敢信啊。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