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52章 夜半惊魂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静谧的山村,树梢被夜风吹得哗哗作响,齐天昌深一脚浅一脚地到了篱笆门外,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一圈。

    他刚才可是在下面呆了好一会,看着屋里的烛光熄灭了才来的。

    就在他刚准备进去的时候,肩膀被人拍了一下,齐天昌吓了一跳,一扭头居然是于秀莲。

    “怎么是你!?”齐天昌震惊道。

    于秀莲双手抱胸,“我出来喝口水,就瞧见你小子贼溜溜往这来,你要做什么?”

    齐天昌清了清嗓子,“我路过。”

    “你糊弄谁呢,这山坡后头是荒山野岭,你跑到这路过?哦~齐天昌,你是来跟季知欢偷情的吧?”于秀莲越想越对。

    她绕着齐天昌走了一圈,“好你个齐天昌啊,这样的货色你都下得去嘴,我说你最近怎么不来找我了,原来跟这丑八怪给好上了。”

    齐天昌脸都黑了,一把拉过于秀莲躲到了树后,“哎呦我的姑奶奶,你家小姑子成日在家干活,我想找你,也得有机会啊,再说了上次差点被陈兵给发现了,要不是我从后门溜出去,我们都得浸猪笼。”

    于秀莲冷哼,“我才不信呢,原先我就瞧着那季知欢看到你就脸红,寻思着你看不上她,现在你大半夜巴巴得跑来,你俩定是有首尾,难怪呢她今天居然敢针对我。”

    齐天昌见于秀莲这么胡搅蛮缠,不耐烦道:“你想什么呢,我是来跟她要钱的。”

    “要钱?是偷吧!”齐天昌这尿性于秀莲还能不知道?陈兵给自己的钱大半都是被齐天昌给偷走的,还每次都趁着夜深人静,她也不好去找他,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

    “你少胡说!”齐天昌死不承认。

    于秀莲眼珠子一转,伸出了手,“要我不说也行,你偷了钱分我一半,那婆娘被你得了手想来也不敢声张。”

    齐天昌哪里啃,可是于秀莲一副你不答应我就不走的架势,终是让他低下了头。

    “成,那你在这别动。”齐天昌说着就要过去。

    于秀莲跟了过来,“就你这样,早晚得被人发现,跟我来。”

    于秀莲到了篱笆外,花花刚好探出了头,一看是原先的主人,那尾巴就摇晃了起来,于秀莲嘘了一声,花花果然不叫了。

    她得意得打开篱笆,推了一把齐天昌,小声道:“赶紧的。”

    这婆娘又是买鸡鸭又是买猪,还要盖房子,那银子少不得有几十两呢,正好用来买簪子。

    齐天昌没想到季知欢还养了狗,真是幸亏于秀莲来了,他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朝堂屋走去。

    屋内,季知欢猛然睁开了眼睛,死死盯着门口,随后她起身,刚掀开被子,裴寄辞就出声了,“怎么了。”

    季知欢一看他就知道刚睡下就被惊醒了,她瞥了眼已经四肢摊平的阿清,轻声道:“有人来了。”

    裴寄辞脸色一白,紧张得抓着季知欢的手,一瞬间,裴寄辞脑海里闪过了无数可怕的画面。

    记忆中那满天的火光,不断喷溅出来的鲜血,还有源源不断为了保护他而倒下的侍卫。

    可是季知欢没给他反应的时间,他被季知欢摁回了床铺,而她则轻巧地落地,套上了外衣,脚步轻盈地如同鬼魅一般躲到了门后的位置。

    齐天昌倒是没着急进堂屋,而是到了那窗户口朝里看。

    原本那破窗户都是漏风的,可前段时间季知欢买了新的窗户纸给糊上了。

    所以齐天昌舔了舔手指往窗户上戳了个洞,那眼珠子刚往里头瞅呢,直接就被扎了个正着。

    “哎呦我的眼睛!”齐天昌一声惨叫,从窗台处蹦跶了两下,脚一滑直接摔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季知欢直接将门拉开,提着齐天昌像拖死狗一般拖拽了出去。

    他还想叫,结果被季知欢抓了一把土塞进他嘴里,裴寄辞跟着跑了出来,季知欢回头道:“是齐天昌。”

    裴寄辞松了口气,还好,还好不是刺客,不是来杀爹爹的人。

    屋内阿音被齐天昌这么一叫唤也醒过来了,结果就见门大开着,大哥跟后娘都不在,她一溜烟爬了起来。

    刚走到门口,季知欢已经大步朝着篱笆外掠去。

    裴寄辞摁着齐天昌,见阿音出来,赶紧道:“快来帮我。”

    阿音卷起袖子,一手直接摁了下去,咔嚓一声,齐天昌的手骨断裂,“啊!——”惨叫声刚响起来就被裴寄辞拿破抹布给堵上了。

    这抹布他要是没记错的话,下午那些工人刚擦过脚底板的淤泥来着……

    于秀莲没想到这齐天昌这么没用,进去就被人给抓住了,她忙不迭往下跑,还没走出两步,就被季知欢揪着衣领子给拽了回去。

    “季知欢,你干什么,我是路过的,你抓我干什么!”她刚开始嚷嚷,季知欢直接一巴掌扇了过去,于秀莲半边脸瞬间浮现出了一个巴掌印。

    “你叫吧,叫破喉咙这半山腰也没人来救你。”

    季知欢一个用力将她提溜进了院子。

    她看了眼在地上疼得打滚得齐天昌道:“他怎么了?”

    阿音挠了挠头,有些忐忑道:“刚睡醒没控制力道,把他手给捏碎了。”

    “干得不错。”季知欢面无表情地表扬了一句。

    齐天昌:“……”你们母女俩还是不是人!?

    一刻钟后

    厨房里,齐天昌给于秀莲被麻绳捆在了一起,裴寄辞将门一关,黑漆漆的环境下,季知欢瞬间打开了强力手电筒,亮得于秀莲跟齐天昌狼狈得脸无所遁形。

    而裴寄辞跟阿音两个娃娃站在季知欢这丑八怪身边,愣是有种到了阎王殿的感觉。

    “你无权保持沉默,并且从现在起,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季知欢说完标配台词后,将手电筒对准齐天昌。

    “今晚上在我家偷偷摸摸,是要做什么?”

    齐天昌当然不会承认,不过阿音在旁边揉了揉手腕子,一拳头在一个木桩子上打出了一个小拳头后,他咽了咽口水道:“我真的是路过,来看看你啊。”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