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58章 买下战影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马行的几个壮汉已经提着刀朝着战影过去了,阿音都不等季知欢反应,冲了上去,“不要杀战影!”

    她这是本能的维护,就像当年战影在战场上一样,与裴渊并肩作战,以身躯为裴渊杀出一条血路。

    “阿音!——”

    好在阿音的出现,让马行的人都停下了手。

    “哪来的孩子?”

    “谁家的女娃,怎么能跑到这么危险的地方。”

    方才还狂躁的战影,却突然沉寂了下来,它定定得注视着眼前小小的少女,想从她身上,找到过去的影子,或者是味道。

    “危险,赶紧把孩子抱走。”有人要来抱走阿音,战影突然再次发狂,用身体顶开了靠近自己的人,它脖子上的缰绳,被勒出了血痕,血红的双眸重新染上了癫狂的杀意。

    就在所有人精神紧绷的时候,季知欢赶紧把阿音从马行的人手中抱了下来,“请不要靠近它,也不要伤害它!”

    她伸出手,将阿音护在身后,面对已经疯狂的战影,季知欢选择让马行的人退开。

    “战影。”

    几乎是马行的人刚往外圈退去,裴寄辞就主动走向了它。

    战影已经到了精疲力竭的时候,但是在看到裴寄辞的那一瞬间,它不敢置信得盯着他,再看了看阿音。

    它再次安静了下来,这次没有人再打扰,他们也察觉到了这匹马不对劲。

    裴寄辞伸出手,声音有些发颤,但吐字清晰,“战影,到这来。”

    马行的人面面相觑,这马根本是疯的,天天训也不见它听话,会听个毛孩子的么?

    可就在这时,出乎意料的一幕发生了!

    那桀骜不驯,死也不会低头服软的野马,竟然缓缓低下了头,小心翼翼凑近了那孩子,用鼻子轻轻嗅了嗅他的味道,随后闭上眼,仿佛找到了家一般,亲热得拱起了他的掌心,试图寻找那么一丁点的安慰。

    裴寄辞一把抱住了战影的头,在上面蹭了蹭,“战影,好战影,你竟然找到了这。”

    阿音也忍不住了,到了哥哥旁边。

    马行的人都看呆了。

    这……这马不是野马啊?还被家里人找来了?

    小全也看得一愣一愣的,“季娘子……这。”

    季知欢突然想起了在原来世界里,她也有一匹马,是赛级的小母马,不知道她穿越到了书里,伊丽莎白还有没有人照顾。

    “我要买这匹马,开个价吧。”季知欢开口。

    既然这马沦落到了马行这,人家哪里会因为你跟这马认识就免费送给你?

    马行的人面面相觑,这野马的价格可不好定,你说它脾气暴躁恐怕出人命吧,但它又是最好的马,看那体格就跟一般拉货的不一样。

    但你说它绝顶好马为何没去军营,还不是因为它疯么?本来搭在手里都觉得快完蛋了,没想到现在遇到了原先认识的人要买,马行的人生怕季知欢他们跑了,赶紧去找了掌柜。

    掌柜也很快就到了,打量了一下季知欢道:“娘子要买马车,还要买这匹马?”

    “没错,现在就要。”

    那马都饿得皮包骨了,难得遇到个主顾,小全在旁边搭腔,“便宜点就卖了吧,加上马车,也有五十两银子了。”

    掌柜想了想,总比浪费好,“成,但是这马一旦卖出去了,再送回来退钱是不可能的。”

    “好。”季知欢二话没说,也不讲价,希望这掌柜要是知道自己五十两连车带赫赫有名的战马王卖给了自己,以后不要哭断肠才好。

    裴寄辞与阿音对视一眼,靠在战影身边,轻声道:“战影,咱们可以回家了,爹爹看到你一定会开心的!”

    交钱画押,马行的人帮忙把马车和马鞍套在了战影身上。

    见它乖乖巧巧的,嘴里嘀咕起来,“你说这马也看人的么?见了鬼了,平日里一碰它就恨不得尥蹶子踹死咱们,现在倒是好,乖巧得不像话。”

    “只能说跟咱们没缘分,希望往后去了季娘子家,能养的胖一些,说真的,我这辈子还没见过体型这样好的马。”

    爱马之人总是惜马的,能遇到好主人比什么都好。

    裴寄辞全程陪在旁边,阿音就去拿了饲料喂给战影,就像小时候那样。

    裴渊总是会把阿音驮在肩头,拉着她肉肉的小手,去马厩里看马,阿辞就像个小尾巴似得跟着。

    季知欢没去打扰他们,等小全说都弄妥当了,这才让两个孩子上车,她试着赶马看看。

    小全不放心,“要么我骑着马先送你们回村子我再自己回来。”

    这不会赶马车的人是要出事的。

    他刚说完,战影就主动走了起来,根本不需要人鞭策,又稳又结实,到了门口还知道拐弯,直接出了马行。

    “……”

    合着是多不想在我们这待下去?都会自己赶自己了。

    季知欢本来是坐在外面拉着缰绳的,结果发现这马居然还是个全自动声控,裴寄辞坐在她边上,手撑在车辕上,淡定地给战影指引方向就好。

    “前面直行,过了牌坊顺着路就走好了。”

    “……”季知欢真的是开了眼了。

    不过好在这时候已经出了镇子,季知欢问道:“战影是你爹的战马吧。”

    裴寄辞看了眼季知欢一眼,点了点头,“嗯,它是我爹的好兄弟,它是最好的战马,战场上它跟我爹一样的骁勇。”

    说实话,这是季知欢第一次从裴寄辞脸上看到钦佩的表情,可见他真的是以裴渊为傲的,原主糟蹋这几个孩子不要紧,糟蹋裴渊,骂他是个活死人废物,想来才是让这反派动了杀心的最大原因。

    “它受了很多伤,得好好休养一段时间。”

    裴寄辞担心问道:“能恢复得好么?”

    “当然可以,回去我给它包扎,再给它弄个宽敞舒服的马厩,让它陪着你们。”

    裴寄辞松了口气,“谢谢你,谢谢你为我们做的这些。”

    你不是季知欢,你大可以走的,可是你还是选择了留下,做了那么多其实不关你的事。

    季知欢挼了一把他的头发,“年纪轻轻的老气横秋,小心以后没姑娘家喜欢你。”

    裴寄辞不自然地别开了脸,耳根都红透了,谁要姑娘家喜欢了,他……是有大事未做的,家仇未报,何谈儿女私情。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