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59章 不信命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季知欢出去一趟,买了一辆马车回来,不少村里人都惊呆了。

    马车,那可是马车啊,城里的老爷们都未必有。

    以前只有当官的才能坐马车呢,现在朝廷没约束,很多富裕人家也是养不起马的,陈家村这么多年来就没见过谁家有马车的。

    虽然那马看起来瘦到皮包骨了,可到底还是马呀!

    “裴家媳妇,你们家买马车了啊!?”

    “是啊,刚买的。”季知欢笑着跟几个熟悉的村民打招呼。

    大家都惊呆了,这居然是真的,居然不是在做梦啊。

    一会全围了上来了,好宽敞的马车,里头还有柜子能放东西,后头还能捆箱子。

    “花了多少银子?”

    “不多。”季知欢没说具体数字。

    不多那也是寻常人家压根买不起的。

    嫉妒这件事,向来只会发生在跟你层次差不多的人之间,但凡对方强太多,那就成了仰望。

    人都有慕强的心态,本来还酸溜溜觉得裴家很快就没钱继续装修房子的人,瞬间成了哑炮。

    “马车是挺好的,就是这马,怎么买了这样的,我看外头那些枣红马多好看啊,又结实。”

    季知欢感觉到战影唰得一下转过头盯着那人看。

    “别瞎说,这马看体格就年轻力壮,是一匹好马来的,养养肥保准是个宝贝。”

    战影扬起了下巴,仿佛在说:还算有个识相的。

    季知欢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尴尬地笑了笑,对村民道:“家里人还等着,我们先回去了。”

    “好好好,不耽误你了。”

    季知欢拍了拍战影的屁股,战影终于不耐烦得快速朝着山坡跑去。

    大家只觉得“咻”得一声,连人带马已经跑远了,还扬起了不少沙尘。

    “咳咳咳咳——跑咳咳咳,跑得还挺快。”

    “就是瘦了点。”

    战影一路跑到了裴家门口,倒是把出来喂鸡的杨婶子给吓了一跳,刚想说又是什么人来找季知欢了,就看到了他们。

    “哎呦,你们这是把马车买回来了呀。”杨婶子兴奋得问道。

    “是啊。”

    老邓和几个工人也过来看,只觉得这季小娘子是有本事的,这个家往后,指不定有钱成什么样呢。

    帮忙卸了车,战影就自由了,杨婶子还说要拿绳子栓上,裴寄辞摆手说不用。

    “你带着战影去看看你爹吧。”季知欢道。

    裴寄辞颔首,阿清是跑最前面的,奶呼呼的小团子窝到了裴渊耳边,“爹爹,我回来啦,你看我们把谁给你带回来了。”

    战影低头跨入门口,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裴寄辞,它激动得嘶鸣了一声,跺了跺蹄子,径自到了裴渊身边,可惜地方太小了,它想转一圈也转不起来,又见裴渊一直闭着眼。

    战影微微俯下身,嗅着他的气息,最后缓缓坐了下来,就这样守着裴渊。

    季知欢拿了小药箱进来,叫阿音他们去把今日买的东西先放好,裴寄辞没走,默默帮忙。

    季知欢小心得到了战影身边,见它只是盯着裴渊,才伸手摸了摸她。

    估计她身上有裴渊和孩子们的味道,战影没抗拒她的触碰。

    “它瘦了很多伤,也曾经被用刑过。”季知欢看到它腿上还有留下来的钢钉,打算拿出麻醉剂,免得战影发狂。

    裴寄辞一直在旁边安抚它,听到这句话眸光一冷,“战影代表了爹爹,他们夺走了铁甲军,当然也不会放过战影,它不会屈服他们的,铁甲军没有逃兵,只有战死沙场的勇士。”

    战影得到了裴寄辞的安抚,缓缓闭上了眼睛,眼睛还看向裴渊的方向,身体却放松了下来。

    季知欢将麻醉剂打了进来,才开始正式给它疗伤。

    裴寄辞一直看着季知欢的动作,看到她熟练的操控者各种工具,缝合,包括血肉模糊的皮肉开裂,她也面不改色,裴寄辞心里的震惊已经无法用语言表达了。

    “受不了就别看了,免得晚饭吃不下去。”

    “不是受不了,而是在想,如果军队也有你这样好的大夫,有些将士就不用失去他们的胳膊,双腿了。”

    季知欢手一顿,她没想到小反派会说出这样的话,可见原本都是善良的孩子,是对这个世界绝望了,才会做出屠城那样的行为。

    “医术是一代传一代的,你要相信,以后好的大夫会越来越多,现在治不好的病,在很久的将来,会变的很简单。”

    她不能保证自己在这个时代能救多少人,毕竟她都在在依赖药箱和空间里的东西,也许某一天,那些东西都不复存在了,她就失去了这样的本事。

    但是她能告诉他,科技和时代在进步。

    也在此刻,季知欢终于有了一种,跨越时空,与古人交流的感觉。

    裴寄辞皱眉,“会么?我觉得,上位者只懂权力倾轧,顺他者昌逆他者亡,百姓疾苦他们如何能知。”

    裴渊就是最好的证明。

    季知欢一边处理战影的伤口,闻言直接道:“你信命?”

    “不信。”

    “不信就好,活鱼逆流而上,死鱼随波逐流。人这一生就是跟命搏,跟天斗,做人做事但求无愧于心,无愧于天地,欠你的,早晚得还给你,但要记住,你的刀尖不应该对准无辜的人。”

    裴寄辞瞳孔一怔。

    季知欢能说的也就是这些了,等裴渊好了,他们是绝对不可能就此归隐山林的,不然怎么对得起被男女主迫害的铁甲军?

    虽然她不清楚救了裴渊会对原本的剧情造成多大的波动,但也希望他们不要走上书里的老路。

    “欢欢!村里来人了。”

    门口杨婶子吆喝了一声,季知欢把最后一点处理好,起身给了裴寄辞自己思考的时间。

    她洗了把手,看到来人居然是陈兰兰。

    原主的记忆里,这女人经常欺负原主长得丑,怎么好端端的来了。

    陈兰兰看到季知欢的时候,还以为看错人了呢,之前她去了外祖家,这两天刚回来,没想到这季知欢还真跟别人说的一样,大变样了呢?不过那脸上的青斑跟疤痕还在,恶心得人要死。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