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61章 你怎么跟耀宗比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村子里的孩子基本都没读过书,要么就不是那块料,陈兰兰这话虽然说得是裴寄辞,可就像是一个打巴掌,直接拍在了其他人的脸上。

    顿时气氛就尴尬了起来。

    季知欢笑道:“孩子们,昨晚上跟你们说得故事你还记得么?”

    阿清点点头,奶声奶气认真道:“记得,故事的寓意是,做人做事,不能骄傲自满,也不可当井底之蛙,要多去看看这个世界,学习他人的所长。人有人的交流方式,狗有狗的交流方式,不要企图去干预狗的世界,因为狗眼看人低。”

    季知欢笑得愈发慈祥,“说得很好,我们阿清真棒,这小孩子都懂的道理,有些人活一辈子进了棺材里头,都学不会闭上那张晦气的嘴。”

    陈兰兰瞪大了眼,季知欢的嘴皮子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居然敢嘲笑她?她算是个什么东西!

    “季知欢,你说谁呢!”

    季知欢看也没看她,对着几位婶子道:“这陈家大喜的日子,乡里乡亲都在呢,不知道兰兰姐又在生什么气,免得冲撞了神灵,犯了忌讳,晦气。”

    乡下人迷信,一听这话看向陈兰兰的目光也变了。

    这丫头真的是口无遮拦,耀宗的大好日子,陈家村出头的盛事,对着客人还吆五喝六的。

    陈兰兰被季知欢摆了一道,气得只能干瞪眼。

    杨婶子乐呵呵一笑,“哎呦我们小阿清现在说气话来一套一套的,这狗眼看人低奶奶听得懂,井底之蛙是什么意思啊?”

    阿清认真解释后,婶子们都明白了。

    “这都是欢欢教的?”

    “是啊,后娘会说好多好多好听的故事呢。”阿清张开了手,作为季知欢的第一捧哏,他是不会吝啬夸奖的。

    “裴家媳妇,没想到你还有这本事呢,又会治病,又会讲故事,还能赚钱,我们家春儿以后有你一半,我也就不操心了。”

    杨婶子听她们夸季知欢,就跟夸自己女儿一样,心里高兴得不得了。

    一桌子人自顾自说去,完全把季知欢一家子当成了中心,陈兰兰这个主家反倒是没人管了。

    “哼!”陈兰兰转身去找袁氏了。

    男人们围拢了一桌子喝酒吃菜,陈耀宗也被敬了不少酒,志得意满得站了起来,“各位父老乡亲,多谢大家今日赏脸来恭喜我,我陈耀宗在这保证,他日金榜题名,必定不会忘了陈家村的乡亲们!”

    这话听得大家都开心,贺喜声接连不绝。

    陈开春比陈耀宗还要开心,已经喝得是满脸通红,身子都在打摆子了,离开位置提着酒杯就满场飞,非要听人家夸他们家生了个条金龙才开心。

    “那是,我们耀宗,出生的时候,我就知道不一般!”

    与陈家村民不同的是,唯有季知欢一家是真的来吃饭的。

    乡下人甚少吃到肉,肉菜一上桌,那叫一个修罗场,现在三个孩子家里不愁吃的,自然也矜持,可惜还没等拿筷子那桌上已经没菜了。

    好在他们也不在意,后娘做的饭菜比他们这的大厨子还要好吃,等回家再吃也是一样的。

    陈开春看顶着他们好一会了,见他们一副发达了就了不起的样子,直接走了过来,女眷这桌不喝酒,他一靠近,浓郁的酒气就散了出来。

    不过他在季知欢这吃瘪了好几次,这次学聪明了,他不找季知欢,找得是裴寄辞。

    “阿辞啊,今天热闹么?”

    裴寄辞觉得莫名,但还是回答了,“热闹。”

    对陈家村而言,这排场跟成婚差不多了。

    “你羡慕不羡慕。”

    “……”并没有。

    陈开春见他沉默,笑眯眯道:“羡慕也没用,这都是命,哎我跟你说,人这命都是老天爷定的,你不是读书这块料知道么?别犯浑,家里盖了房,你就在这好好种庄稼,将来娶媳妇生孩子,表现好啊,还能跟着我们姓陈,让你沾沾耀宗的光。”

    裴寄辞觉得荒唐,定定看着陈开春,眸光里闪过杀意,沾光?他陈耀宗也配,不过是一只手就能碾死的蝼蚁。

    若不是龙困浅滩,爹爹不得挪动……

    陈开春越说越上头了,杨婶子听不下去,“村长,你跟孩子说什么呢,读不读书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个妇道人家,我们男人说话你多什么嘴!”陈开春骂完,笑道:“对了,赶紧的去把入学名帖拿来,给裴寄辞看看,他这辈子能看这么一回,也值了。”

    陈开春舔了舔嘴唇,觉得还说得不够。

    “我们耀宗啊,那以后是要给皇帝老儿做丞相的,来来来,你们多看看他,沾沾光,以后可摸不着了。”

    陈开春说罢,那名帖也从祠堂拿来了,他当着全村人的面,将名帖从木盒里拿了出来。

    陈耀宗莫名有些紧张,那名帖里会不会写了裴寄辞的名字呢?

    还没等他阻止陈开春炫耀的动作,陈开春已经把名帖打开了,还转着圈,让更多人看个仔细。

    “看看!!不认识吧,你们当然不认识!”陈开春得意极了,他觉得他这一辈子唯独今天最痛快。

    村子里的人哪里认识字啊,读书可是有钱人才会去的。

    等陈开春转到季知欢这桌的时候还怕他们看不清,陈耀宗已经赶过来了,“阿爷,阿爷这名帖我还要用,你别弄坏了。”

    陈开春挥开他的手,“看看不打紧,你就算没名帖,你难道还进不去么!”

    陈耀宗尴尬得很,心里也吊着,生怕那名帖上面是有名字的。

    世事就是如此,你越怕什么,就来什么,名帖上不仅有名字,还有林学文的私人印章。

    季知欢虽然不认识其他字,但是裴寄辞曾经教过季知欢,她一眼就看到了上面写着的赫然是他们家阿辞的名字,哪里是什么陈耀宗?

    这不要脸的陈家,看来是贪了林学文送来的礼品,更可恶的是还拿走了阿辞上学的名额,给了陈耀宗!

    裴寄辞也看到了,季知欢猛地一下拍桌而起,一把抢过了名帖,似笑非笑揪着陈开春的衣领子,将人直接拖拽了过来,这变故发生的突然,全场人都愣住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