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63章 成不了气候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他完全不敢相信,早上明明走掉的林院长,为什么现在又回来了!

    马上所有人都会知道自己说谎了,他还怎么在陈家村立足?他该怎么办?他还要考状元的,他怎么能输给裴寄辞!

    郑里正没见过林学文,但是一看村民议论纷纷,说是青云书院的院长来了,他这才反应过来,上前躬身道:“敢问可是青云书院的院长?我是里正,姓郑。”

    林学文颔首,“郑里正,若是你们村子里的其他事,我是不方便插手的,但刚才我来得不巧,正好把入学名帖的来龙去脉给听明白了,也不用找什么识字的人辨认,那入学名帖就是我本人亲自所书。”

    村民一听就懂了,那到底是裴家的乱说话,还是陈耀宗真的是冤枉的,马上就会见分晓了!

    袁氏的娘家人感觉是有人做主了,嚷嚷起来,“院长,你快告诉那裴家的恶婆娘,上面写的是我们耀宗,现在的人真的是不要脸,什么都想抢!”

    他们说的理直气壮,根本不相信季知欢说的任何一句话。

    反倒是陈耀宗的脸都恨不得埋进土里,火辣辣得疼。

    林学文一听就生气了,板着脸道:“我今日来村子里,就是为了向裴家道谢,再送名帖给裴家的裴寄辞,从未打算给陈家人送过!”

    陈耀宗闭上了眼睛,完了……一切都完了……

    所有人的目光,或惊诧、或鄙夷、或纳闷都齐刷刷向他投来。

    他恨不得这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场梦。

    族老们老脸也挂不住了,这院长怎么一点面子也不给,直接说出来了呢。

    陈开春猛地挣脱开季知欢的桎梏,红着脸酒气上头道:“你胡说,你为什么不给我们耀宗,裴寄辞凭什么去学院读书!?”

    村民都觉得老脸一臊,那人家的学堂,爱给谁读给谁读,与你何干?这管的也太多了。

    陈家人却都不这么想,觉得季知欢一定是给院长钱了,为什么没考虑更多的,主要是季知欢太丑,身材也瘦,觉得院长不至于那么饥不择食。

    林学文板着脸道:“就凭我是院长,就凭陈耀宗明知道名帖上不是他的名字,他还敢说是他,就这样的人品,他就算真的有状元之才,也永远成不了气候!”

    林学文这话算是很严重了,几乎是当着全村人的面,否定了陈耀宗这个人。

    而所有人都知道,青云书院里教书的夫子,那都是正经考过科举的,曾经也有致仕的老翰林退下来,其中的人脉关系,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想象的。

    陈耀宗腿一软,差点没站稳。

    林学文说完,并没有觉得自己有说错什么,反倒是看向季知欢道:“季小娘子,这件事情是我的疏忽,还好我回去跟师娘说了一声,她说不放心,道歉和道谢都得亲自跟你说一声,所以我们才在这个时辰赶过来。”

    不过还好是赶过来了,不然陈家村的人,死得都能说成活的,摆明了睁着眼睛说瞎话,让陈家一家独大,成了一言堂了。

    季知欢此刻倒是不讨厌这个林院长了,要不是他,今日还只能跟陈家村的打一架再报官了。

    所以她放下了袖子,还了一礼,“院长客气了。”

    乔老夫人上前进一步,“季小娘子,是我们办事不周到,才让你受了委屈,我代表青云书院,给你赔罪。”

    季知欢可不敢受老人家一拜,赶紧制止了她,“乔老夫人不必客气,诊金我已经拿了,至于入学名帖,我们家会再考虑的。”

    全村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她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那可是青云书院啊,能去读书就偷着乐吧,还有什么好考虑的,她到底知不知道青云书院是什么地方?

    乔老夫人知道这位季娘子不简单,闻言也只好站在一边,林学文扭头看着陈家村的人,包括那群族老。

    今日他们是怎么答应他的?结果背地里却又做出这种事。

    陈开春难以置信,“你这个院长是瞎了眼了吗,我们耀宗才是应该去的,我们是帮你把好苗子送进去,你不能耽误我们耀宗啊,你不会后悔的,他能当状元的!”

    他喝了酒,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觉得孙子受委屈了,他们陈家村的骄傲让人给踩在脚底下了。

    这院长指不准是个假的,不然怎么会不要耀宗呢。

    林学文的小厮可听不下去了,自家老爷是斯文人,自然不会跟这群胡搅蛮缠的在这纠缠,可不代表能随便被这群人质疑。

    “你怎么回事,你们家耀宗耀宗的,有没有本事考了科举才知道,而且我们书院是来过村子里招生的,出了题目的,你们家耀宗要是真有那本事,也用不着偷别人的入学名帖,要不要脸了!”小厮吼完。

    袁氏率先反应了过来,扑腾在地上就哭,“苍天呐,造孽啊,我们耀宗怎么会输给那个冤生!我们耀宗不应该的啊!你们就是不公平啊。”

    陈开春也被骂得酒醒了一大半,“耀宗小小年纪就考上童生的,你凭什么说他没本事,你们书院自己不行,就别冤枉我们耀宗。”

    陈家村的人也尴尬,毕竟陈耀宗是本村人,那裴家是外姓。

    林学文已经不想看他们在做戏了,“你们要是觉得不公平,大可以去报官,在下奉陪就是,只怕到时候,陈耀宗连童生的资格都没了。”

    陈开春嗓子眼仿佛被堵住了,袁氏还要再哭嚎,一下被陈开春给捂住了嘴巴。

    去官府那不是闹着玩的,那到时候就真的完了。

    陈耀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羞愤难当。

    闹成这样,真相已然大白,季知欢多留在这也遭人白眼。

    阿清也有点害怕,依偎到季知欢身边道:“后娘,我们回家吧。”

    季知欢摸了摸他的头发,“林院长,当时你送名帖来的时候,可还送了其他的?”

    林学文反应过来了,让小厮来说,小厮嘴皮子也是个利索的,“回季小娘子的话,除了名帖,还送了布匹、点心、补品文房四宝。”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