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66章 阿辞的父母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大家都被裴寄辞这一番举动给羞愧得不行。

    裴寄辞玩得一手好无辜,直到事情结束,带着林学文他们回家的时候,村民们还给他道歉呢。

    季知欢要不是知道原书里他的尿性,还当真觉得这孩子委屈极了。

    可她清楚明了的知晓,裴寄辞对于青云书院,是没兴趣的,亦或者是不大看得上,尤其是林学文那入学名帖还给他的时候,他眼底也没有失而复得的喜悦,那眼底更像是古井无波。

    回到家,季知欢去厨房亲自给林学文他们倒了自制的蜂蜜柚子茶。

    有了空间灵泉加里面的土地,想要什么时节的水果都能栽种,季知欢对这个功能还是十分满意的。

    果然,这果茶孩子们爱喝不说,林学文跟乔老夫人也挺意外的。

    不过他们不是贪图口腹之欲的人,只是针对上次对季知欢的不恭敬而道歉,更是希望以后季知欢能不计前嫌,若乔老先生有身体不适的地方,季知欢能去看看。

    季知欢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性子,当然也没打算到处树敌,等小反派们以后走了,自己还得在这过日子,能结交个朋友自然是好。

    “可以。”

    听到季知欢的承诺,林学文和乔老夫人齐齐松了一口气,看来这季小娘子不仅医术好,心胸也是极其宽广的。

    这事情谈妥当了,林学文也急着要回去了,毕竟乔老先生还在家等着被人照顾,他们不好耽误太久的。

    临到门口,林学文对裴寄辞道:“读书的事,你好好考虑,束脩分文不取。”

    裴寄辞颔首,林学文不由暗自点头,这孩子养得不错,沉静温和,就是有点太过阴鸷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等把人送走,阿清率先抱怨了起来,“后娘我饿了。”

    阿音没好气道:“可不是,真够恶心的,拿了咱们家东西还叫咱们去吃饭,结果翻船了吧。”

    阿音说着,气呼呼得撅起了小嘴,难得有了点小姑娘家的娇憨之态。

    “你们先去把衣服换了,我去厨房给你们做饭吃。”

    阿清自然是屁颠颠跟过去了,跟着后娘才有好东西吃,他要吃多多,长高高。

    裴寄辞站在院子一时没挪动步子,如果去读书,势必会影响他找暗卫,可是不读,后娘肯么?

    阿音探头见季知欢进了厨房,才拉着裴寄辞道:“大哥,你要去读书么?”

    裴寄辞看了眼妹妹,张了张嘴,“还在考虑。”

    “我觉得,你还是去读书吧,你那么喜欢看书,反正现在家里有钱了,爹爹也有后娘照顾,你总是往外去找暗卫,他们若是还在,早就来找爹爹了。”阿音说完,裴寄辞一愣。

    “你怎么知道……”

    阿音抿唇,“我又不是阿清那么傻,每天就知道吃,你早出晚归的,有时候好几日不回来,鞋子都磨穿了。”

    阿音说到这,眼睛已经染上了水雾,语气有些哽咽,“我不想你那么辛苦,他们不要爹爹了,可爹爹还有我们啊,你读好了书,将来也能照顾爹爹的。”

    裴寄辞叹了口气,看着妹妹,心里却是否定。

    读了书,顶多也就进个翰林院,想为爹报仇,想为自己报仇,这条路还远得很。

    但这些阴私算计,他不想让阿音知道。

    “大哥会考虑的,你去帮后娘做饭吧。”

    家里阿音烧火是最好的,阿清力气小,有时候还得帮倒忙。

    晚上季知欢给三个孩子简单做了蛋包饭,撒了点番茄酱,看他们吃的香季知欢也挺满足的。

    唔,这大概就是养成系的快乐?

    等吃完的时候,季知欢准备收拾碗筷,阿音率先让她坐下,自己拿起碗筷就去厨房洗了,阿清去打了热水来给季知欢擦身子,裴寄辞则习惯性的拿了蒲扇驱赶房间内的蚊虫。

    然后把她的被子铺好,三个孩子一脸十分正常的态度,让季知欢竟然有种,被人照顾的感觉。

    入夜,季知欢觉得有人在摸自己的手,她警觉得睁开了眼,却看到了裴寄辞。

    显然裴寄辞也没想到季知欢会醒过来,尴尬得收回了手。

    季知欢起身,看了眼睡梦中的阿音跟阿清,轻声道:“怎么了?”

    裴寄辞有些别扭得别开视线,“我看你手上有茧子,我给你涂点润肤的膏子。”

    他说完用余光扫了眼季知欢,见她一副懵圈的样子,把乳膏塞她手里,“既然你醒了,你自己擦吧。”

    裴寄辞说着躺回了被子里,将头脸都埋了进去。

    季知欢看了眼,哦,原来是给她擦护手霜,说起来,自己这双手从穿越前到现在都称不上是一双美手,虎口茧子多,而原主根本就是粗活干多了。

    没想到这小子还挺细心,之前看他磨磨蹭蹭进了胭脂铺,还以为是给阿音买东西。

    没想到她也有。

    季知欢拿膏药抹好后,凑近了裴寄辞几分,“睡了么。”

    裴寄辞才不理她。

    “谢谢。”

    耳根子红了。

    季知欢想了想道:“我打听过了,青云书院是这里最好的学堂,其他先生估计教不了你,去上学吧,家里有我照看着。”

    裴寄辞手一紧,刚想说自己不想去,季知欢已经下了通牒,“你就算天资再聪慧,学问也是学不完的,心有不平事,也得有这个本事去兴风作浪。”

    裴寄辞抿唇,没再说话,但是心底已经动摇了。

    是啊,他的敌人强大到,现在的自己根本无法撼动。

    季知欢给他掖好被子,拍着他的后背,陪着他入睡,月光清辉洒落室内,裴渊跟裴寄辞肖似的面容如同复制一般。

    季知欢盯着两个人看了会,几乎能确定,阿辞跟裴渊绝对有一定的血缘关系,那么他的亲生父母,究竟又是谁呢。

    裴渊出身不低,那么阿辞的父母也不应该身份卑微。

    季知欢脑洞已经开到了裴渊有什么庶出的兄长死于非命了,想了一会眼皮也有点撑不住,便夹在了两人中间沉沉睡去。

    反正无论将来如何,她因他们而来,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他们遭受书里那样凄惨的下场。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