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68章 逃奴?贵人?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杨婶子跟小娟一直呆到了戌时,杨婶子家的人来催了才走。

    季知欢让小阿清清理完鸡屎就去房间里照顾两个病人,自己则要准备明日去镇子上要用的东西。

    如今夏末,距离进入秋天,还有一段时间,因此天气时冷时热,反常起来会比酷暑的时候,还要燥热几分。

    季知欢从背篓里拿出了今日在山上采来的凉薯,剥了外皮,削了根须,放在郑大强给她做好的木质磨泥工具上开始加工。

    将凉薯磨成泥后,直接在木盆里加入了清水,随后换个新桶,铺上纱布,将凉薯泥舀入纱布之中,加入清水冲洗,挤出里面的水分,然后盖上了竹编的防蝇罩,将东西放在厨房角落里,静置一夜。

    随后她才开始处理野猪,留下了一些野味店不要的内脏后,将猪大肠反复处理,才开始跟卤肉一块卤。

    阿音在一旁制盐,小姑娘也忙得热火朝天,等把锅盖盖好了,阿音才到了季知欢边上道:“那人来历不明,要是明天还没醒,早点把人送走吧。”

    季知欢看她防备心这么重,笑道:“那刚才怎么让我把人带回来。”

    阿音踟蹰了一下,“也是一条人命,总不能见死不救。”

    她能这么想,季知欢还是挺开心的,证明这段时间的故事没白说,“嗯,我心里有分寸。”

    阿音也不知道她高兴个什么劲,还是帮她一起开始卤肉,“你好几天没去镇子上了,生意你不担心么?”

    “谁说我不担心了,这不是在做明天的食材么。”那些东西再好吃,新鲜感也会过的,只有源源不断的出新品,加上他们家特制的盐,压下醉仙居,指日可待。

    “怪不得刚才就看你在做凉薯呢。”

    不过凉薯那东西她都吃吐了,家里没饭吃她就去山上挖,阿音不觉得这个能卖什么好价钱。

    晚上那老妇人就发了高热,梦里面一直在说胡话,季知欢也没睡,给她打了降温的针,半夜裴寄辞起来方便,这才发现她一直没睡。

    他过来看了眼,下意识给那老妇人探鼻息,季知欢觉得好笑,睁开眼道:“人没事。”

    裴寄辞松了口气,冷静道:“就算有事,也不能死在我们家。”

    出了人命,官府就会来人,到时候如果那些恨不得爹爹死的人知道他们在陈家村还能盖房子,指不准要下狠手了。

    裴寄辞从来不会随便把人想的太好,凡事他都会先考虑最差的,再想想有没有别的出路。

    季知欢没开口,他又翻了翻那老妇人今日身上换下来的衣服。

    “这衣服料子,不像是咱们大晋的。”

    季知欢这才打起了精神,“你了解这些?”

    “嗯,像突厥那边的粗布,可是你看,她的手一点茧子也没有,不像是干苦力的人。”裴寄辞说完,俯下身打量那老妇人。

    “她生得不俗,保养也不错,这个年纪的乡下妇人,很少有这么白净的。”

    哪个不是头发花白,脊背佝偻,手脚沟壑里全是黑泥?

    可是再看眼前的人,年纪虽然摆在这了,但不难看出年轻的时候是个美人坯子,而且换一身衣服,说是养尊处优也不为过。

    “这人的身份,很可能不像我们看到的那么简单。”裴寄辞轻声说完,看向了季知欢的反应。

    “逃奴?”季知欢说出了一个可能性。

    毕竟她身上穿的衣服实在不像大户人家出来的。

    如果是逃奴的话,也可以理解为何粗布麻衣却保养得宜,毕竟好人家的嬷嬷,那跟半个主子也是差不多的。

    裴寄辞觉得这个可能性确实有,“等她醒了再说吧。”

    裴寄辞看她就这么干坐着,明日还要去镇上,怕她睡不好,又拿了蒲扇过来坐在她边上,“你睡会,我替你守着,上半夜我睡过了不困。”

    季知欢没想到这小子还是个小暖男,以前怎么没看出来还有这潜力。

    “不用了,不睡觉的孩子长不高,快去睡。”

    裴寄辞不满,他已经比同龄人高了,只是爹出事后,自己好像……确实没怎么长身子了。

    这么一想,心里顿觉一慌,他该不会,真的就这么矮了吧。

    季知欢一看他这反映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失笑道:“去睡吧,我熬一会没事,等会天也快亮了。”

    裴寄辞觉得自己这样不厚道,干脆就在季知欢旁边趴下睡了。

    等季知欢觉得他睡着了,才听他嘟囔了一句,“你也就比我大八岁。”

    季知欢心想:那可不止,真按照年纪算,你那二十出头的爹,还没我大呢。

    等鸡鸣时分,季知欢打算去给孩子们早点做早饭,就见床上的人早就醒了,一双眼睛却不似寻常老人,格外的清明。

    只是就这么看着她,不说话,怪渗人的。

    季知欢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那老妇人自己坐了起来,打量起了眼前的屋子,随后略带嫌弃地啧了一声。

    仿佛在说:什么条件,也敢救我?

    季知欢被她这么一嫌弃,心里也有点不高兴了。

    “老婆婆,你身体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么?”季知欢问道。

    老妇人闻言,没搭理她,裴寄辞听到动静也睁开了眼,见那老妇人醒了,刚伸了个懒腰,就被人一把拽了过去,摁进了怀里。

    “乖宝,乖宝姐姐可想你了。”

    “姐姐!?”饶是季知欢觉得自己上辈子什么离谱的剧情都看过,看到能当自己奶奶的人拉着裴寄辞说自己是姐姐,也是想大喊一句荒唐!

    裴寄辞更是吓了一跳,一把推开了老妇人,“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老妇人却没让裴寄辞挣脱掉,她细细打量他的脸,“乖宝,你不记得我了?”

    “你谁啊。”裴寄辞问道。

    老妇人想开口说话,顿时一噎,想了半天,又说不出来,最后迷茫地看着母子俩,摇了摇头,“我不记得了。”

    “……”

    所以真的是脑子出问题了。

    季知欢又重新给她检查了一遍,“问题的症结估计就在脑袋了,你还在发热,等身体好了,我带你去官府看看谁家走丢了人。”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